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12章 蔓延的洞穴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果然,半边喜来半边忧,去山上查看情况的人,很快反馈回来消息:

    山上无底黑洞,在向四周蔓延,速度很快,东边那半边山,山腰上全都变得黑乎乎的,这无底黑洞像是野火烧过的草垛一样,一片漆黑,令人恐怖的是,这些山洞是没有洞底的。

    更令人崩溃的消息是,去山上的几个人,现在均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没了踪影?他们去哪里了?”薛从良听到这个消息,立刻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播得很快,还没有在广播上通知,几乎全村的人,都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良子,又出什么事了?我怎么听说上山的几个人,都找不到了?”拐子薛也很快得到了消息,他负责点燃艾蒿的,全村“狼烟”四起之后,拐子薛的任务,就基本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得到同样的消息,侥幸回来的人,都说山上的黑洞,越来越大了,无底黑洞,这样下去,山体非要坍塌了。”薛从良预测道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意思啊,我来晚了,刚听说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刚刚起床……”一个声音在薛从良的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回头一看,这不是孔圣人吗?我靠,孔圣人还活着吗?薛从良以为,他早变成石头人了呢!

    “孔叔啊,你居然还活着啊,我们都以为你……”薛从良惊讶地说,孔圣人居然躲过了这一劫了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呀,一直蒙在被窝里,根本都不知道外边的情况……”孔圣人一脸的无辜。

    听孔圣人这么一说,薛从良已经对孔圣人情况有所了解了。他之所以没有变成石头人。是因为棉被的过滤作用。棉被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口罩,别说罩着一个人的口鼻了,简直是把整个人都给罩进去了。这可是最大的安全呀。五行红虫即使有再大的能耐,也不可能钻进这被子里的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他的媳妇,在被窝里缠绵,两个人用被子裹得严严的,所以,才躲过了这一劫。

    这事真是千古奇谭,躲在被窝里,居然也能够躲灾。薛从良有了媳妇之后,也准备和媳妇天天躲在被窝里。想到这些,薛从良就抑制不住地高兴。这真是件美事。

    想到了媳妇,薛从良忽然想到了李美玉,这段时间。李美玉怎么没一点消息了呢?就连个电话也没有打来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,自己有了好工作。有了好前途。就连自己的相好都忘记了,真是令人无语。本来,薛从良想要给她打个电话呢,但是,薛从良忙得四脚朝天,哪有时间。也没有心情和李美玉谈情说爱了。

    也罢了,等这件事过去之后,再给李美玉打电话吧,也不差这三两天的。

    上山。山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薛从良还没有亲眼去看一下呢。

    诊所关门,嫣然也和大家一起去山上看看,嫣然现在已经成为薛从良的得力助手。她了解的知识,简直可以和薛从良相媲美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,薛从良,嫣然,拐子薛,还有孔圣人,以及另外几个年轻小伙子,一起上了山。

    这个队伍,看起来有些浩浩荡荡。被拦在薛庄的游客们,看着这群人,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更有人拿着手机拍照,开始在网络上传播这里的状况,引得网络上很多人关注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情况不容乐观。薛从良一行人,刚到达山脚下,就感觉到了异样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感觉到没有?一种细微的震动?”拐子薛突然停下来,侧耳倾听状,专心地感受一下来自地下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感觉到了,停——,大家都停下来!”薛从良站在地上,一动不动,众人也不敢再走动。生怕把这片地踩塌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呢?”孔圣人也有些胆战心惊了,“我媳妇还在家里,我得回去,我不能死在山上,我得回去一下……”孔圣人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老孔,你能不能爷们一点,多亏你还是这里长辈呢,人家年轻人都没打退堂鼓,你吆喝什么?你要是临阵脱逃,我打断你的腿!”拐子薛说道,他最烦孔深人这种胆小怕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我们还是小心为妙,这声音明显是从地下传过来的,我们要小心啊!每一步,都要注意脚下。”嫣然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!大家都要小心点,一旦出现问题,我们就采取紧急措施,走为上策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便知道了行事准则,万不得已,就撤下山区,学学孔圣人,这是孔圣人的绝招,也是薛从良的绝招。

    薛从良感觉到这种底下的震动,就像人走在长长的桥上,同时桥上行驶过一辆重型卡车,那种颤巍巍的震动感。这种震动,让半个伏龙山,都好像在震颤了。

    红虫的巨洞,还在半山腰,想要到达那里,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。

    伏龙山的东边,薛从良很少来到这里,山里人也很少来这里,所以,这里的开发显得有些落后,山上长满了丛生的灌木,各种叫不上名来的树木,有粗的,有细的,还长得乱七八糟。更显得东边山体的荒芜。

    一条小路,蜿蜒而上,这是山里人在山上采集草药、野果的一条小路。即使是在白天,这条小路看上去也是阴暗不堪。潮湿而阴冷,更是加重了人们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在最前面,嫣然走在薛从良的后边,在后边依次是拐子薛、孔圣人,和另外几个年轻人,年轻人毕竟年轻气盛,对这些阴冷,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说这伏龙山东边,为什么没有人上来采集野果呢?这里树木这么繁茂,肯定有不少的野果、草药的,为什么人们上山之后,总是朝西走了呢?”闲着无聊,薛从良发现了这个现象,就随便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这个问题提得好啊,你这么一说,到时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来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啊,说来让我们都听听。”薛从良最喜欢听故事了,后面的几个年轻人,听说有故事客听,也都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别听拐子瞎掰……”孔圣人也很烦拐子薛讲什么故事,即使有故事,孔圣人也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先别说话,让我拐子叔说说……”薛从良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其实呀,这个故事,和伏龙山的名字有关,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这伏龙山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龙?”拐子薛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,走在路上,月亮照着伏龙山,伏龙山的山脊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龙啊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其实,伏龙山的得名,就是这样得来的,因为伏龙山的外形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龙。”拐子薛说道,“但是,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这龙哪头是龙头,哪头是龙尾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倒是没有注意到……”薛从良说道,他确实没有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当然东边是龙头了。”后面一个小伙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东边就是龙头,你们看到没有,东边的山峰,高高耸起,就像是一个高高挺起的龙头。同时,东边是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,所以,龙头当然要朝着东边了,第一时间接受来自太阳的阳光啊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觉得有点像!”薛从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了这么一个传说,你说山里的人,谁还敢朝东边来呢?那可是在龙头上动土啊,这是山里人最忌讳的事情,就好比在太岁头上动土一样,是对家人和后代都不利的,当然,这是迷信,但是,就是没有人敢来这里!”拐子薛说得有理有据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