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13章 洞中玄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听着这样的故事,突然之间,觉得伏龙山活了起来,好像真的像是有一条黑色的巨龙,盘梗在伏龙山的山脊之上。

    多亏现在是傍晚,倘若是深夜的话,别说薛从良,就是孔圣人和另外几个年轻人,也都会被吓得止步不前的。薛从良为自己前段时间,经常晚上来到伏龙山而惊叹不已。看来,自己是经常在龙身上动土啊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讲的这些,是真的吗?”薛从良走在最前面,有些怀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,这事呀,谁也说不清楚,但是,传说就是传说,我们只当是听个故事了,到现在为止,谁也没有见到过是否真的有龙,盘在伏龙山中,但是,伏龙山这个名字,就则样叫开了,这座山的名字,就叫了伏龙山。”拐子薛像是总结发言一样,做了总结。

    是啊,这座山,就叫做伏龙山。薛从良叫这个名字叫习惯了,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名字的含义,原来,这名字和这山的故事,都是连在一起的,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情,竟然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,又在瞎胡扯了,后生都被你给骗了,我孔圣人,大名鼎鼎的江湖神算,都没有见到过什么龙,你在这里瞎掰什么?”孔圣人对拐子薛最是不服,任何时候,总是要唱反调。

    “老孔,你不信也就算了,谁让你是个死脑筋呢,我是在传授伏龙山的传统文化,让这些后生们,都听听,了解一下伏龙山的故事,到时候。我们死去了之后,不是还有人知道伏龙山的故事吗?”拐子薛说得也是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薛从良连连点头,拐子薛说的是,任何一座山,都会有自己的传统文化存在,而伏龙山,存在的传统文化,也真够多的。从五行,到珍宝,再到龙山传说。真是多得让薛从良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行人早已经到达山腰了。

    同时,山体的震颤,在这个时候,却显得更加猛烈。那种震颤,就像是人在冬天。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。一阵一阵的。轰轰隆隆的响,山上的碎石头,一阵阵滚落下来,好在这山上树木繁茂,虽然有些地方,被野蛮的人们开采。被挖的像是秃子一样,但是,大多数的地方,依然被草木所覆盖起来。

    冒着白烟的山洞。就在前面不远处。其实,也是薛从良前天晚上来察看的地方,这里是一片平底,山腰上有一片平地,正好和山体西边的鸳鸯坡相互对应,真是邪门了。

    前来掩埋山洞的人,果然没了踪影。本来是让老韩头带队的,现在,居然连老韩头,都找不到了。但是,在地上,横七竖八地扔着几把铁锹,还有一只男人的运动鞋子。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蹲下来,察看地上的脚印,像个大侦探一样,仔细寻找着任何的蛛丝马迹。但是,很是遗憾,地上除了人们凌乱的脚印之后,竟然没有找到任何其他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们好几个大男人呢,都去了哪里呢?”薛从良一边查看情况,一边询问拐子薛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好判断呢,不过,从脚印的情况来看,他们很慌张啊,说不定发生了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。你看这些脚印……”拐子薛指着地上那片凌乱的脚印。

    薛从良点了点头,这些脚印,确实能够说明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危险的地方,就会有意外的收获,所谓福祸相依,悲喜并存,我看,大有玄机呀。”孔圣人故弄玄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的意思是,这里有什么大好事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只是随便感慨一下,这都是卦象上所说的,并不是我说的。”孔圣人有时候总是让人琢磨不透,这就是他的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倒是有所期望的,作为伏龙山东边的世界,五行属木,木代表着生机蓬勃,万物复苏,是最旺盛,最富有希望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一个地方,不发现点什么东西,薛从良自己都会感到失望。现在,这是大好的时机呀。当然,薛从良的意思是发现一些珍宝,发个大财。

    在薛从良的脑海中,伏龙山的珍宝,当然是第一位的了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拐子叔,你们过来看。”这是嫣然的声音,她好像发现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首先到达洞口察看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看,这洞口,确实在蔓延,你看洞口周围的土壤,在慢慢的漏下去。”嫣然的观察力相当的强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上去一看,果然,这一直冒着白烟的山洞,就像是一口井,本来,它的直径只有一米左右,观察发现,它是垂直与地面的,现在,井口周围的土壤,也在慢慢地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看上去,这个洞口是在不断扩大的,尤其是随着山体的震颤,这个洞口,也在不断的震颤,洞口的泥土在不断坠落。

    “小心,别站得太近了,下面的洞口突然有些塌方,小心掉下去了。”薛从良谨慎地给大家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洞口,明显扩大了许多,洞口直径,几乎有两米宽了。

    从洞口看下去,里边黑乎乎的一片,但是,如果仔细看的话,好像能够看到洞底的水面,在轻轻晃动,但是,由于烟雾太浓,谁也无法判断晃动的水面是不是洞底。

    “嫣然,你觉得呢?这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的心中没谱,止不住地问了嫣然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很难解释了,从这里来看,难道是山体自然形成的一口井吗?可是,他的成因也太扑朔迷离了。”嫣然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这些人都掉进井中了吗?”薛从良猜测。

    “老韩头?老韩头?”薛从良对着井口喊了一句,这声音,开始在井中回荡,曲曲折折到达井底之后,反射回来一阵回音。

    但是,不是老韩头的回话。

    山体突然猛烈震颤了几下,山上的石头,轰隆隆滚落下来的,吓得不远处站着的几个年轻人,慌忙躲闪。

    从搜索周围的情况来看,失踪的几个人,没有找到任何踪影,所以,从这里可以判断,他们几个人,绝对是掉进这个井里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,到井中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绳子,你们带的有绳子吗?”薛从良喊道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要干嘛?你要下到井中吗?很危险的。”拐子薛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危险,我们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井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呢?”嫣然也并不建议薛从良下去。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吧,顺其自然……”孔圣人在一边默默地说道,他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,有一搭没一搭地呓语。

    “圣人蛋,你就别在这掺乎了,滚开。”拐子薛听了孔圣人的话,心中很烦,哪有这样当长辈的?纵容薛从良亲自去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很危险的,但是,我们分析一下,我们的四五个人,还有老韩头,都消失在了这个洞中,这洞中,到底有什么玄机,我们不下去看看,谁能够说清楚呢,何况,我们的人,有谁想下去救呢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有个年轻人拿来了随身携带的攀岩绳子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把绳子系在我的身上,如果有什么危险,你们立刻把我拉上来就可以了。我先下去探探路,看看什么情况。”薛从良说道,“你们还有人愿意和我一起下去吗?”薛从良顺便看了看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人答应,即便是周围的几个年轻人,也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在上面等着,我先下去看看……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