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15章 井底猛兽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不敢再向前走了。这个洞穴看起非常异常,灯光打进去,竟然看不到边际。或许是太过黑暗的缘故,薛从良的手电筒的光芒,是如此的微弱。

    这是洞中之洞唯一的一条洞穴了。从这里看上去,可以看到里边无边的黑暗。但是,那粗重的呼吸,依然从里边传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了几步,忽然觉得,绳子绷紧了,吓了他一跳,好像有人从后面拉住了他似的。

    “谁?”薛从良低声地喊了一声。声音在洞穴中,显得非常沉闷。并且,在四壁上相互碰撞,然后消失掉了。

    看来,绳子的长度,只有那么长了,薛从良本想系着绳子向里边爬行,但是,现在看来,有了点问题,想要向里边爬行,必须把绳子解开,如果解开了绳子,就意味着,危险更近了一步。一旦遇到危险,想要立即爬出去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就解开一会儿,解开一会儿。”薛从良这样安慰自己的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薛从良终于决定,把绳子解开了。他从地上摸了一把,找到了一根短粗的木头,把绳子的这头,绑在了这个短粗的木头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放下来的时候,弯了一下腰,本来是想轻轻地放下绳子,但是却无意中发现,这地面上的短粗的木头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多木头呢?

    薛从良解开绳子之后,自由多了,他猫着腰,把一根木头拿起来仔细地端详。只见,这根木棍,看上去有人的手臂一般粗细。长度大概在二十厘米,重量却显得有些轻了,像是晒干了之后的重量。

    拿起来闻了闻,薛从良惊讶的是,这木棍闻起来,一股腥臭的味道。很是奇怪。薛从良脑袋一转,不会吧,这应该不是一根木棍,看起来应该是更像是,更像是——一块干燥的大便。

    我靠。不会吧!

    薛从良顿时明白了许多,他啪的一声,把这长条状的大便,扔在了一边。真脏啊,拿着大便仔细看了这么长时间。薛从良闻了闻右手的手指。依然有一股腥臭的味道粘在手指上。他立刻在裤子上反复擦了擦。但是,这种味道。依然难以去除。

    现在关键是找到白烟的发源地。从这里里边来看。这白烟还是在慢慢地冒出来,像是有人在抽烟一样,源源不断地冒出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不敢取下口罩,但是,他觉得非常的憋闷。这是什么鬼地方啊,真是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再向里边走。脚下有些杂乱了,甚至有些硌脚。

    薛从良灯光一照,立刻冒出一身冷汗来,只见地上堆满了白骨。这些白骨,有动物的头盖骨,有白白的盆骨,还有各种长短不一的腓骨,肋骨,胸骨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这些骨头最为敏感。从一大堆的骨头中,薛从良一眼都认出了,其中也竟然有人类的胸骨。骨头上面,连一点肉都没有,被剔得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我靠,里边有食肉动物!薛从良身上的鸡皮疙瘩,浮起了一层,是进是退?现在退出的话,估计还来得及,如果,继续朝前走的话,估计生死难料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东西,让薛从良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,这里边到底是个什么玩意,它在里边干什么,让薛从良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退出呢,现在薛从良竟然不自觉地继续向前走。他希望,从这能够发现伏龙山更加鲜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秘密的发现,总是伴随着最大的危险,最大的危险,也总是携带最大的秘密。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,薛从良决定奋战到底。

    他悄悄地从身上拿出穿甲神枪,这个东西拿出来的时候,像是宝剑出鞘,竟然发出轻微的金属清脆的咝咝声。

    他一手握着手电筒,另一只手拎着穿甲神枪,或许在紧要的关头,还能够派上用场,救自己一命呢!

    蹑手蹑脚地向前走,薛从良躲过这累累白骨,越走越深了洞中能够听到水滴的坠落的声音,滴答滴答的响声。

    看来,这里已经是足够的深了,伏龙山上面的水,已经渗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侧耳倾听的时候,手电筒照到的前方,突然闪了一下反光。这反光,立刻引起薛从良惊奇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薛从良把灯光打上去,定睛一看,不会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。只见洞穴的石壁上,向内凹陷的地方,长了一排的小树。这些小树,不足一米高,上面长满了金色的叶子,但是,这棵树的树干,是黑色,不是植物的树干,也不是金属的树干,而是一种叫不上来的物质的树干。

    薛从良兴奋地走上去看到,其中一棵小树,趴在地上,仔细地观看这棵树,脑海中忽然跃出了一个名字来:摇钱树。

    摇钱树?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个词,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不会吧,我薛从良要发财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急不可耐地把树上叶片,摘下了一片,放在手中一看,果然,这些叶片,就是黄金做成。不知是这树上本来就生发出来的,还是有人在这里打造的。

    这个巨大疑团,在薛从良的脑海中盘旋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饥饿的人,扑在面包上,把衣服里的袋子都打开,开始疯狂地摘取这些摇钱树的叶片。心中满是激动和兴奋。这次真是没有白来呀,没想到,竟然又一次搞到了金子。

    兴奋往往会令人丧失理智。当薛从良在兴奋地摘取树上的金子叶片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了沙沙的声音。像是一条蛇,在悄无声息地爬过来,但是,这种声音是如此的微小,薛从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不是一条蛇,更确切地说,是与蛇同族。

    它只在黑暗中,露出如同蛇头一样的大嘴吧,这个大嘴巴里,冒着白烟,朝着薛从良的头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在兴奋中,只觉得,一团白烟突然袭来,并且,还有一团热气,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反应敏捷的薛从良,眉头一皱,拿出穿甲神枪,转身向后边戳了一枪。与此同时,这张血盆大口,同时合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胳膊,突然被吞进这张大嘴之中。一阵钻心的疼痛,让薛从良几乎失去意识。穿甲神枪也深深地刺进了这张大嘴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薛从良在大叫一声的同时,后面这东西,也是大叫到了一声,同时张开了嘴巴,它呼出的气体,就像是喷气发动机一样剧烈,一下子把薛从良给推出了三米远,薛从良重重地摔在一根骨头上,硌得屁股,一阵生疼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是个有心之人,就在他摔倒在地的瞬间,他举起手电筒,朝那个东西照了过去,只看到了一个尾巴。这东西长着像是鹰爪一样的四脚,拖着像是鲶鱼一样的尾巴,长着像是鲫鱼一样的鳞片,迅速消失在洞中。

    吓得薛从良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去采集金子了。慌乱中朝后退去,还好,绳子还在,他拿起地上的绳子,匆匆忙忙地系在了腰上,手电筒不停地向后边照去,生怕这东西又重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咚咚咚,薛从良震了三下绳子,一股巨大的力量,把薛从良的向上边牵引,这时候,薛从良才感觉到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很快,他被这四个人给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受伤了?怎么搞得?”拐子薛一眼就看到薛从良的手臂上的血洞。就是刚才的被咬伤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有怪物,有怪物!”疼痛令薛从良几乎无法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嫣然正好携带的有消毒用品,她立刻走上前去,帮薛从良包扎伤口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