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19章 全村焚尸(求月票!)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嫣然扶着受伤的薛从良,薛从良已经是筋疲力尽,身体有些孱弱,甚至无法站立时间太长。

    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,一直震颤不已的山体,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,山上的石头,早已经不再滑落。天空中的红雾,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薛庄和周围的几个村子,都是狼烟四起,看来,薛汉中这件工作做的不错,很快把防止五行红虫的消息,散布到了千家万户,人们都纷纷点燃艾蒿,驱赶红虫。

    这些红虫的寿命,其实很短,只要过了这段时间,红虫必然自行灭亡,危害就会降到最低。经过这次大规模的熏蒸,估计,薛庄今年夏天的蚊子,要少了很多了。蚊子照样害怕艾蒿燃烧之后气味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左边是嫣然,右边是拐子薛,两个人,架着薛从良开始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之后,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的,真是没有想到,这一天,竟然是这样度过的。

    但是,事情好像并没有的完毕,受损失最大的当算是薛庄了。

    庄子上的牲口和家禽,由于没有防护措施,各家各户的损失都不小。石头鸡,石头鸭子,甚至石头猪,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有些石化之后的东西,经过几个小时之后,也像人一样,产生了攻击力,纷纷开始攻击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很多人家,只要看到这种变态之后的牲口,直接灭掉。

    薛从良家也是同样。当薛从良回到家的时候,正看到老爸薛大志,站在院子里。手持一把菜刀,气势汹汹的样子。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……你这是在干嘛呢?”薛从良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些鸡都疯了,我直接把它们给宰了。”老爸薛大志指着地上的一大堆东西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才看到,地上早已经堆了一堆堆僵硬的鸡的尸体。这情景实在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,你快进屋里去,关上门。”薛从良还没有说话,老爸一个箭步冲过去。只见,一只发飙的鸡,扑棱棱向薛从良和嫣然飞来。

    薛大志挥舞着菜刀,朝着鸡脖子就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嫣然看到这种情景,失声惊叫了一声。只见,这只鸡早已经身首异处。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令人奇怪的是。并没有鲜血流出来,而是露出了脖子上白色的鸡肉。不,更确切地说,应该是僵化了的鸡肉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把鸡都杀了,我们怎么吃鸡蛋呢?”薛从良惊讶之余。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呀,现在全村都在杀鸡,不杀这些鸡,这些疯掉的鸡子。就要杀人呢!”薛大志大开杀戒之后,血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啊?全村人都在杀鸡吗?”薛从良听说之后,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不仅仅杀掉鸡,如果猪感染到了之后,同样要杀掉了。村南头有个大坑,那边正有人焚烧病鸡,你去看看。”薛大志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没想到村里竟然都在焚烧家禽牲口?

    “走,嫣然,拐子叔,我们去看看。”薛从良说着,就要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劳累一天了,不休息一下吗?”嫣然有些心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还有时间休息,给我一瓶水,我要去看看!”薛从良伸着脑袋,想要到外边去看看。

    一杯水下肚,薛从良稍微觉得轻松了一些,他接着又啃了一个馒头,才有点力气。看来,薛从良大部分时间,是太过劳累的缘故,再加上一天没有来得及吃饭,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起,向村南头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达村口,就看到灰暗的天空下,一大片火光,轰隆隆地燃烧着,在火坑的周围,站着一二十个戴着口罩的村民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挥舞着手臂,指挥着人们把大堆大堆的东西,投入火坑中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个有些消瘦的背影,就是薛汉中。

    “汉中叔,你们在干什么?”薛从良有气无力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良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薛汉中回头一看,只见薛从良有气无力地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没事,就是太累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只见,有三轮车,从村里边,一车一车的;拉来了很多猪啊啊,鸡啊,鸭啊。三轮车把车屁股,对准火坑,轰隆隆地把车上的东西,自动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到,除了身体僵硬的鸡鸭鹅之外,还有四脚朝天的猪牛羊。它们全都被感染了五行红虫,身体石化,然后被主人杀掉了。

    可谓损失惨重啊。看到这种场面,就连薛从良都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这可是庄户人家的财产啊,一年的收入,也只不过就是这些东西而已。这么以来,今年算是白干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不这样处理,也是不行的,就像薛从良的老爸薛大志所说,如果不杀掉它们,它们就要杀掉人们。所以,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只见,另外十几个人,站在大坑旁边,手持铁锹,把没有堆进火坑中的尸体,又重新掀进火坑中。

    还有人拿着一根长长的树棍,把这些东西,挑来挑去,试图让它们燃烧得更加充分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燃烧了之后,人们又挖来土,把它们全部都掩埋了。这样看来,就安全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**点钟,还没有结束。通天的浓烟,把周围几棵杨树的枝桠,都熏得黑乎乎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再也坚持不下去了。他需要休息,眼睛都干涩得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在早些时候,已经回去,现在只有嫣然搀扶着薛从良。这时候,薛从良忽然想起,晚上要给李美玉打电话的,但是,时间这么晚了,李美玉不知道是否已经休息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回去吧。”薛从良说。

    “好,走吧!你也需要休息了。”嫣然回答说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薛从良睡意朦胧中,耳朵出现了问题,还是嫣然的声音和李美玉相似,刚才嫣然说话的声音,几乎和李美玉一模一样。薛从良心中一阵,这不是李美玉吗?

    “小玉,是你吗?”薛从良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我是嫣然呀!”嫣然有些迷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玉?”薛从良只听到了嫣然说“薛大哥”的声音,而没有听到“我是嫣然”的回答,这让本来有些迷糊的薛从良心中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会回来的,你会的……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嫣然知道,薛从良所说的小玉,其实就是以前薛从良的相好李美玉,看来,薛从良是有些迷糊了,甚至有点分辨不出眼前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玉,给我拿一颗益元神丹,给我水……”当走回诊所的时候,薛从良说到。

    嫣然一听,益元神丹主要用于恢复男人和女人的元气,具有滋阴补养的作用,薛从良要吃这东西,会不会出现意外?到底该不该给他吃呢?

    后来一想,薛从良今天劳累过度,吃一粒这种东西,或许对恢复元气,有一定的帮助。那就给他吃一颗吧,也许吃了之后,等第二天,薛大哥就能够恢复精气神了。听说这种药,效果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嫣然把薛从良放在诊所的床上,然后,到药房里拿出了一颗益元神丹,并倒了半杯开水给薛从良吃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眼皮,半睁半闭着,已经非常的疲劳了。

    嫣然把这颗药,放进薛从良的嘴里,薛从良喝了一口开水之后,就倒下睡觉了……

    这晚上怎么睡觉呢?嫣然的卧室,就在这间房子的里边一间,虽然有一扇门隔着,但是,这孤男寡女的,毕竟还是同处一室的,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,别人不说三到四才怪呢!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