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24章 流氓加色狼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么一问,李美玉抽泣得更加厉害了,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薛从良莫名其妙,李美玉从来不是这样的啊,怎么突然哭泣起来了呢?她的风格一向是大大咧咧的,什么事情都毫不在乎。难道,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情?不可能,不可能啊,这才多大一会儿呀,李美玉不可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来想去,反复揣摩着李美玉的心思,但是依然是一无所获。女人心,海底针,薛从良自称对李美玉有些了解,但是,对这种毫无来由的哭泣,薛从良也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小玉,怎么回事?有什么问题,给薛大哥说,薛大哥用铁掌一掌劈死他。”薛从良有些夸张地说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李美玉终于开口了:“薛大哥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,你刚才说过的,你要劈死他的……”李美玉停止抽泣,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,你说谁?谁欺负你了,你给我说。”薛从良一听,忽然明白了许多,果然是有人欺负李美玉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郭去病啊,那个姓郭的。”李美玉说到了一个名字,并且是压低了声音说的,生怕被别人听见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?

    “郭去病,郭去病?我怎么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啊?”薛从良重复着这个名字,认真地回味着,到底什么时候,见过这个名字,倒是忘记了。怎么想,都想不起来,真是奇怪了。薛从良满脑子都是昨晚上发生的事情,对于郭去病是谁,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薛大哥。你都什么记性啊,才过去多久的事情,你都给忘记了,我真想打你一顿。你记不记得,上次那个拿着照片敲诈勒索你的那个人,自称是什么医师协会的人,记不记得了?”李美玉停止了哭泣,开始专心说起过去的事情,让薛从良认真回忆一下。

    李美玉这么一说,薛从良倒是想起来了。这个郭去病。原来就是上次敲诈自己的那个人,后来,敲诈未遂,反而遭遇了车祸,被薛从良救了条命。当时。他还感恩戴德,说是要报答薛从良。怎么现在又突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。想起来了,就是上次那个人了,怎么了?你在医院遇见他了?”薛从良无比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遇到啊,简直是太倒霉了,他是我们这个系统的直接领导,我们这些员工。全都是他手下的人,你说倒霉不倒霉。我也是后来参加公司培训的时候,才发现这件事情,后来。才知道,他是我们的直接上司。”李美玉激动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挺好的吗?当时我救了他的命,他肯定会对你很好的,你就在那医院里呆着吧,这多好啊,医院里有熟人了……”薛从良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啊,就是这个人,你不知道,这个人是个坏人呀,你知道吗?”李美玉气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坏人?上次我们见到他,不是他不是挺好的吗?看着像模像样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人模狗样的吧,你是不知道,他完全是个色狼加流氓!”李美玉生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,你是说来让我听听,他怎么流氓了?”薛从良到时想要听听,这人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“听我们同科室的姐妹们说,这个姓郭的,对女人,尤其是没有结婚的人,特别上心,晚上不让人家下班,说是给人培训专业知识,其实就是找美女聊天呢,一聊就是两三个点小时。还有啊,给女人打招呼,不是普通男人那样见面打个找回也就得了,他这人,见了女人,就拉着人家的手,嘘寒问暖,抚摸着人家的手,问道,看你的手,都冻红了,多心疼人啊……”李美玉说到这里,都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“啊?他是这种人啊!真是没想到……”薛从良也是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有更加火爆的消息呢?听姐妹们说,凡是想从这个部门升级的,都得过他这一关呀!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了,人家是你们的领导,你们升级,肯定要过他这关了!”薛从良觉得,理所当然啊。

    “薛从良,你想不想活了?”李美玉在电话那头,大喊了一声,“你知道,什么是过他这道关吗?就是要和他上床,你懂吗?上床!”李美玉强调了最后两个字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两个字,极度震惊:“什么?上床?这都什么狗屁地方啊?简直就是禽兽医院嘛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从我们这里走出去的几个女孩,都被他……”李美玉说到这里,心情显得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你呢?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?”薛从良很关心李美玉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现在关心起人家来了,你就知道忙你的诊所,一点都没有想到关心我……”李美玉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sorry,sorry,我知道错了,你说说你现在的情况。”薛从良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欺负我,……”李美玉上来就说了这句话。这句话,突然把薛从良的怒火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姓郭的!!”薛从良立刻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上次,我到他的办公室里,去报销办公室物品的款项,他磨磨蹭蹭就是不给签字。后来,我就一直在他那里不走啊!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后来呢?”薛从良急于想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“他说,如果想要报销这笔款项,是有办法,但是,只要我按照他的要求去做,以后有任何的款项,他都二话不说,给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他的办公室是两间房子,他说,现在他经常坐办公室的,腰酸背疼的,需要每天有人来给他按摩一下肩膀,每次半个小时,如果我能够过来的话,我们的交易就算是达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行啊,你不是跟我学的按摩吗?多少也会那么两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后来我就同意了他的要求,本来我就是员工啊,员工听从领导的安排,也是理所当然的嘛,后来,我们就到了他办公室里边的那间。这间房子,是他的临时卧室,里边有一张床,还有两把椅子,一个衣柜。他说,在办公司按摩,外人看到不好,就把门给关上了,之后,他坐在椅子上,我坐在床边给他按摩,刚开始时候,他很老实,后来,他便开始有非分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非分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按摩的时候,他开始用后背蹭着我的腹部,后来,他竟然摸了我的大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反抗啊!真他妈的色狼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反抗了,我大声的喊叫,但是他忽然捂住了我的嘴,说如果我继续喊叫的话,他就开除我,让我进来时候掏的钱,全都打水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个郭去病,我非劈了他不可!”薛从良早已经怒不可遏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完呢!我当然不敢喊叫了。他站起来,顺势把我抱在了怀里,然后,他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又怎么了?”薛从良急不可耐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又厚颜无耻地摸了我的……我的胸部!”这时候,李美玉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,又一次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郭的,我非要废了你不可。”薛从良把桌子砸得咚咚响。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,这次,算是彻底发飙了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一定要帮我教训他啊,他太嚣张了……”李美玉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,我知道了,他奶奶地,这郭去病简直是活腻了!你看吧,我非要揍他不可。”薛从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薛从良的拳头里,冒着一团火焰,这次,薛从良是要来真的了……郭去病,你等着!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