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25章 能把美妇救活吗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李美玉的哭泣声,更加剧了薛从良的怒火。本以为,李美玉有了正规的工作,可以安心上班了,真是没想到,竟然遭遇了这样的困境。薛从良决定,一定要找到这个姓郭的,一较高低,不论他职位有多高,不论他能力有多强,只要他是个人,薛从良就有能力修理他一番。

    打过电话的薛从良,久久无法入睡,这个晚上。他正在想,这种情况下,李美玉是否还有必要再呆在这样一家医院?他家里的人,难道都愿意,掏了几万元钱,去买别人的欺负吗?

    有时候,家里人总是期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,不惜花费很多钱,把孩子送到一个他们认为很光彩的地方,然后到外边耀武扬威地说,自己的孩子多么有本事,其实,个中滋味,只有孩子自己心中明白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曾经被给予这样的厚望,薛大志曾经以薛从良考上医学院为荣,并且期待着毕业的那天,能够进入当地的医院工作,以便将来自己生病的时候,好在医院里有熟人,可以方便地获得一个床位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是很现实,可是这种想法也是不负责任,他们没有想到,自己的孩子,想要如何的发展,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?现在是个疯狂的时代,他们的老旧思想,早已经落伍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最终违背了父母的意志,而回到家乡发展,非但没有幕落下去,而且由此而获得五行神医的美名。

    现在,李美玉正在履行着他的父母的意志,成为一个中规中矩的医院的护士,慢慢熬下去,当熬成黄脸婆的时候。终归会有晋升的机会。

    是的,升上去的,能升多高?无非就是成为医院的主治医师,或者医院的管理层而已,虽然这些让外人看上去,很是光彩,可这是需要付出代价,女孩子要以自己的美色为交换,男孩子要以更多的金钱来交换,这里边的浑水。薛从良想一想都觉得头痛不堪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果断退出,他想要打造属于自己的帝国,改变这个旧有的世界,让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。美好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李美玉深陷泥潭。薛从良想。既然如此。何不激流勇退呢?

    很显然,李美玉的父母,肯定不会同意,李美玉才去了几个月,他的父母,在外边小尾巴早已经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玉。在市里的医院工作呀!”“我家小玉工作可好了,在市里医院的,你走去住院的时候,给她打个招呼。就会方便很多了!”

    呸!让谁去住院呢?

    恭维他们的人,表面上对他们是毕恭毕敬,但是,回头就是一阵恶心。这就是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直觉得,应该让李美玉回来的,呆在自己的身边,朝夕相处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另外,随着自己伏龙山五行疗养院的建设完成之后,到时,肯定需要不少工作人员,李美玉如果能够回来,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李美玉老妈,上次为了逼迫李美玉去医院工作,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,薛从良都觉得有点冒汗,不怕女人无才,就怕女人胡闹,这一闹起来,什么正经事都干不成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在自己的小卧室里,走来走去,一直在琢磨着,如何帮助李美玉从虎口中逃离出来。经过仔细的琢磨,他觉得,这需要一个过程,需要慢慢的来,只有这样,才能够把李美玉给救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薛从良把诊所里的事情,给嫣然安排停当,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,冲向的城里李美玉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薛从良本来就怒火冲天,他把摩托车开得吼吼直叫,伏龙山距离市区一二百里路程,薛从良不到两个小时,就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他来来到了m医院大门口,很不巧,这医院的门口,被人堵了。有一群人,拉着横幅,白布黑字,上面写着,“无良医院,还我命来。”

    我靠,薛从良的记忆,突然回到到了一年前,这种场景,总是让薛从良刻骨难忘。这到底是真的假的?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在医院的门口,只见,几十个男男女女,堵在门口,让医院显得异常的热闹。

    薛从良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薛从良了,他现在,对于这种情况,完全了解,处理这种事情,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热心的医生,普通老百姓的疾苦,对他来说,无疑是最大的痛苦了,失去亲人的痛苦,是任何人都无法挽回的。

    死者是一名妇女,看样子,也就三十多岁,正值年轻貌美,尤其是她的孩子看上去才七八岁,趴在母亲的身体旁边,不断的哭泣。

    虽然从医多年,薛从良的心肠,还是无比的柔软,看到这种情况,差点都要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摸了摸自己的驱邪神针,又摸了摸自己还魂水的小瓶子,都还在。

    要不要救一救这个母亲呢?如果真成功了,那将是挽救了一个家庭的幸福。这也仅仅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而已。薛从良反复想了想,最终还是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咽气多久了?”薛从良走上前去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家人一看,有人来问,立刻就围了上来。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其中一个人,拉着薛从良的胳膊就是不放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咽气……你们可要为我们负责呀。”这人看起来,是这个女人的丈夫,或者哥哥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我不是这个医院的人,也只是来看看而已!”薛从良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你不是这医院的人?那你来干什么?”这人放松了手,理智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挺可怜的,医院肯定不会给你们赔偿的……”薛从良边说话,边掀开盖着女人身体的白布,摸了摸女人脉搏。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,以后可怎么活呀?”这人说道这里,竟然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救一救她,你看怎样?”薛从良觉得,如果浪费一点功力的话,还是会有一点希望的,或许还能够救过来。但是,不可能保证真的能救活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老婆已经去世十几个小时了呀!”这个人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明白,但是你今天遇到了我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真的吗?如果你能把我老婆救活,我感激你一辈子!”这人有点手足无措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只能说试一试了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个地方,早已经围了里三层,外三层的人了,人们都知道,这里有个人,要把一个死人救活,这本身就是天下奇闻了。

    早有人把这个消息爆料给了报社,人群中,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脸孔,杜海洋,她接到指令,前来m医院,采访报道该事件,与此同时,到达的还有电视台的记者,主持人早已经以这个场面为背景,激动地给电视机前的观众,介绍起现在发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到底能不能起死回生,薛从良是不是在说大话,这里的每一个进展,都牵动着全市人的心。

    李美玉早已经从医院里出来了,由于有人围堵医院,安全起见,她换下了自己的粉色护士服,而是穿上了她自己平时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还没出门,就在二楼的窗口,看到了下边围了那么多的人,而且,人群中间的那个人,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薛从良。她找来同事,替她代班一下,自己急冲冲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到门口一看,外面早已经围了里三层,外三层的,电视台的摄像机,像是一个长颈鹿一样,伸着脑袋,试图把里边的情景,拍得更加清晰一点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