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29章 手伸裤裆摸一把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拎着馒头大的拳头,直冲上来。这老大,也拎着脑袋大的拳头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从拳头的大小,和胳膊的粗细来看,好像胜负已经决定。薛从良明显处于劣势。他那文弱书生的样子,想和这彪型大汉来斗,显然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的聪明之处,就在于,他并非以卵击石,而是想要顺利躲过这彪型大汉之后,快速救出李美玉。

    “呀呀——”薛从良冲了上来。薛从良发现,这人的薄弱之处,显然是在肋骨处,他的防护能力很差,只是一身蛮劲,一味地冲刺,没有一点的防护意识。显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箭步冲上去,身体向左一闪,头一低,立刻转移到了他的右侧,薛从良把运足了力气的拳头,朝着他的第三根肋骨处,猛击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吆——”只听得这人一声惨叫,痛得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他那里知道薛从良的速度会那么快,猛击之后,这彪型大汗想要转身,但是,薛从良的无敌大脚已经冲了过来,对准这人的屁股,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让他本来就失去平衡的身体,跌出了两米远。多亏这人体型庞大,如果是像百十斤的小身板,早已经飞出十米开外了。

    这人扑倒在地的一瞬间,薛从良一个鹞子翻身,直取架着李美玉的两个蒙面人。他眼疾手快,迅速分出重点攻击对象。

    在李美玉的右侧,那个蒙面人,手持短刀,危险性明显高于左边手持木棍的人,薛从良从怀中抽出穿甲神枪。只看到一道寒光闪亮,当对方还在琢磨薛从良手中到底是什么玩意的时候,薛从良的身体,早已经闪到了手持短刀的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当当,刺——啦——”两声脆响,薛从良用穿甲神枪,准确地挑动了那柄短刀。当时,短刀只离李美玉的脖子,只有一厘米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眼睛瞪得像是核桃,他看到的就是这一厘米的距离。穿甲神枪可以取中间零点五厘米的位置,呈四十五度角,把那柄短刀拨回,这样一来,短刀不仅不会伤到李美玉。反而会飞出那人的手掌,甚至反刺进胡同的墙壁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这一瞬间。已经把短刀的运动方向。分析得透透彻彻、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谁知道,手持短刀的人,看他消瘦,实则强壮,薛从良低估了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的穿甲神枪,试图挑飞那人的短刀的时候。这人突然发力,试图用短刀穿刺李美玉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令薛从良大吃一惊。因为他的速度过快,穿甲神枪和短刀接触的时候,产生了滑动。同时,这种滑动,突然把短刀震断,飞起的断裂刀片,冲击到那人的头部之后,反弹回来,割伤薛从良的手背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惨叫,那人的头部,鲜血喷溅。他的手里,依然握着断了的刀柄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美玉顺势蹲了下来,这时候,她左侧的手持木棍的人,迅速暴露在薛从良的面前,为了避免造成更多的伤害,薛从良迅速调穿甲神枪,利用刀柄,直接对抗那根木棍。

    穿甲神枪毕竟是五行神器,薛从良没有想到,金元素能够制化木元素,只听得猛烈的破碎声,那跟木棍,突然零散成碎末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爆裂,把那人的手臂,震得失去了直觉。手掌顿时红肿起来,“啊呀——”这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十分惊讶,本来这不是他没有想要的结果,无非是想要解救李美玉而已,谁知道,竟然造成这样强烈的冲击力,伤到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危急时刻,薛从良哪里还顾得这些。

    他这两招用出来之后,站在后边的那两个人,完全惊呆了,他们没有想到,今天居然遇到了高人。两个人,突然都僵硬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薛从良趁机左右击打了那两人的丹田部位,“哎吆——”两个人,立刻抱着肚子,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拉着李美玉拔腿就跑。毕竟这里人多势众,不是久留之地,还是走为上策。这是薛从良一惯奉行的策略。

    当他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,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李美玉直接摔倒的,并且,压在了最后倒地的两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原来,后面的老大,反应过来之后,立刻投出了他手里的绳子。这也许是他们的独门武器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薛从良和李美玉,被双双捆在了一起,而且,两个人是面对面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感受到李美玉那柔软的胸部的时候,内力差点全部泄了,他从来没有和李美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。以至于竟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绳子迅速地把两个人捆紧了。

    “哼,小兔崽子,看你往哪里跑?本想把你单独捆了,没想到,让你和这小娘们,捆在了一起,让你死前也爽一下,说吧,还有什么话,赶紧说,一会儿本大爷给你灌了药,你就要永远的安息了。这个小娘们,有那么几分姿色,我看这屁股真够性感的,回去我们兄弟们都干一次,爽一下。”这人奸诈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呸,不要脸!”李美玉气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娘们,别这么说嘛,哪个女人不想被男人干呢,嘴里说不要脸,男人干你的时候,你不是照样**啊?哈哈哈!”这人淫荡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围在周围的人,也跟着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趁着这个间隙,正在急速地想着逃离的方法,但是,他需要李美玉的配合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腰部,就是无影石放置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李美玉需要把薛从良的腰带解开了,然后才能握住无影石,无影石会在薛从良的意念引导下,幻化成无影刀,同时爆破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李美玉的耳边,耳语了一番,李美玉的脸蛋一红,但是,她已经明白了薛从良的意思。她的手,伸进了薛从良的裤子里,摸了一把,试图摸到无影石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快看呢,这小两口子啊,死到临头了,想要干点什么,再做一次吗?哦哈哈哈……”这些人的话的,让李美玉更加举得娇羞。

    突然,她摸到了一个鼓鼓的,软软的一团东西,薛从良的身体,随之一震:“不是,不是!”薛从良有些紧张,也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李美玉立刻移走了那只手,她忽然明白,刚才摸到了薛从良的那个东西……顿时觉得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那个东西。”薛从良说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就是那个东西,就是什么东西?是不是摸到了?”这些人,简直就是一群色狼。

    但是,也正是薛从良和李美玉的这出表演,让他们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李美玉把无影石拿出来之后,周围的人,都伸过头来,瞧瞧,看看李美玉从薛从良裤裆里掏出来了什么?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立刻发力,力道是最低级的力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白光立刻包围薛从良和李美玉,光圈之外的地方,空气全部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,随着强大的气流,被四散冲开,竟然被冲飞到五米开外,距离墙近的人,竟然被强烈的冲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冲到墙上的人,立刻昏迷了过去。冲出五米开外的人,早已经被摔得无法起来。

    捆在薛从良身上的绳子,早已经变得像是一堆碎布。薛从良拉起李美玉,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办?他们会不会死?”李美玉担心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会死,我只用了最低的力道,他们只是晕倒了,十分钟后,会自行苏醒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李美玉变得无比的娇羞,刚才手伸进裤裆的情景,依然让她都觉得羞愧难当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