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30章 破落医生是块金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看着身后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的几个人,薛从良得意地笑了。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得意,从此,薛从良可以摆脱心理上的yīn影了,以前自己是个弱者,现在他妈的终于强了起来。再不是以前那个熊样的笨蛋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阵疼痛让薛从良的手背发麻,这是怎么回事?薛从良把手抬起来一看,发现右手上的刀痕,依然在流血。

    “呀,薛大哥,你受伤了!”李美玉惊讶地说道,脸上写满了心疼和焦急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小伤,一点皮外伤而已,刚才那人的刀,崩断的时候,被弹到了……”薛从良毫不在意。虽然疼痛难忍,但是薛从良在李美玉面前,还是要装男人的,忍得了疼痛,流得了鲜血,正所谓流血流汗,不流泪。这就是男人们所谓的硬骨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刀口,绝对有三厘米长了,里边的白肉都露出来了,怎么办呢?需要消毒啊!”李美玉心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内衣上撕下一块布条,缠在了不断流血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带的有改良之后的云南白药药粉,涂上之后,半个小时伤口就能够愈合。现在我们需要找个地方清理一下伤口,防止感染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,李美玉是护理专业的高手,现在面对薛从良的伤口,她竟然不知所措。爱情就是这样,能够令人大脑短路,以至于更重要的事情,都没有办法去做。女人在这种面前,只会流泪。

    “找诊所,找点酒jīng。”薛从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。李美玉才擦了擦眼泪,好像幡然醒悟了一样,赶紧去找周围的诊所。还好,距离胡同出口不远的地方,有个看上去比较破烂的诊所。

    李美玉搀扶着薛从良朝这个诊所走去。

    诊所里是个年轻人,一看,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生。薛从良对这种白脸医生,现在很不看在眼里。这样的小医生,就和自己当年一样,是个一无所知小白脸而已。

    “喂。小伙子,有酒jīng吗?最好再有点棉球。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姓乔,请叫我乔医生!”这小伙子把眼睛从一本厚厚的医书上抬起来,看上去有点严肃的眼神,但是。一副眼镜,让他看上去很是渊博。

    这个形象。让薛从良感觉到了一丝安慰。还好,这不是传说中的一个庸医,起码是个有点良心的医生。

    “哦,乔医生,你好,我需要点消毒用的酒jīng和棉球。你这里有……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吆,你的手,怎么回事?是刀伤啊,你给人打架了。还是被人打了?”这个姓乔的男孩,怎么看上去这么二蛋呢?

    “嚷嚷什么呀?我要你拿棉球,你就拿棉球,你嚷什么嚷?”薛从良最烦人大呼小叫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我得为你负责呀,你这看上去,挺严重的!”乔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有完没完?快,拿酒jīng给我消毒!”薛从良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这就给你拿,顺便给你说一下,我这里有我最新研制的伤痛愈合膏。我告诉你啊,我这膏药啊,比什么狗屁西药,强多了,很便宜的,不是医药代表销售的,没有加价,你要不要试试……”这个乔医生看上去一脸的真诚,同时,又把一瓶酒jīng棉球给薛从良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薛从良想要发作,但是,一看这人也并不是像是骗子,看来,虽然眼前这个男孩,虽然穿的破破烂烂,但是,是个有理想有技术的青年。

    消毒要紧,薛从良不理会这男孩的话,兀自低头开始拿出卫生棉絮。

    李美玉立刻前来帮忙。两个人,低着头,清理着薛从良手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以我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,给你一点建议,你受了这么重的伤,最好打一针破伤风针,小心感染啊!”这个乔医生,还在一边唠唠叨叨,“另外,我告诉你,这附近晚上你们别出来乱走,不安全,尤其是在这m医院附近,乱着呢?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薛从良冷不丁地打断了他的唠叨。

    “我?我今年二十二了,别看我小,我家世代都是医生,中医世家,我从小就熟读医书,懂得医学,所以,你不用怀疑我的医术……”乔医生唠唠叨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薛从良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像是审犯人似的,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本人名叫乔运昌!”这个乔医生硬着脖子说道,像是英勇就义似的。

    “乔运昌,乔运昌,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查户口啊,本人是伏龙山东南方向,李庄人士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是伏龙山的?”薛从良听到这句话,心中忽然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阁下也是伏龙山的?”这个乔运昌很有古人风骨,就连说话也像是古人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伏龙山薛庄的!”薛从良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,老乡啊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啊,没想到我们两个地方,距离这么近。”乔运昌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说伏龙山附近,多出医生,这次真是相信了。可是,乔老弟,你这诊所,怎么开在这样一个地方啊?而且,还这么破烂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一言难尽!这里是m医院的天下,你是不知道,这个的院长,霸道着呢!周围都不让有别的诊所,即使是个小诊所也不行,他都会极力打压,让你无法在这里工作。我的诊所,本来做得很算不错,自从这个人来了之后,我们都遭殃了。和我一起的还有四五个诊所,分布在这个医院的周围,他们生法找你毛病,这不,周围几个诊所,全被他挤兑走了,我这里因为有独家的秘方,勉强生存了下来,但是门面被严格限制,只能开一个修车铺一样大小的门面,而且,还不得装修……”乔运昌说到这里,显得很是无奈,本来年轻的脸上,满是愁容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种事情,真是无法无天了。”薛从良很是生气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薛大哥!”李美玉还在给薛从良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想不想有更大的发展,我姓薛,我在伏龙山上,建了座疗养院,正准备开业,将来,这将是未来全国最好的一家疗养院,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。如果你有兴趣的话,可以来我这里上班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呀,那距离我家可近了。如果真的能到那里上班,我就可以天天回家了!”乔运昌显得很是兴奋,“可是,我不知道,你对医生有什么要求啊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一是你有最起码的职业道德,其次你要有一定的医术。我的诊所,要求的都是对医学有较高领悟力的人,领悟力你明白吗?而不是多高的文凭,文凭算个狗屁,一张废纸而已,那是没有本事的人,一张遮羞布而已,现在有钱了,谁买不来这东西,所以,别拿什么狗屁文凭来找我。”薛从良说到文凭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对对,薛医生,你绝对是个世外高人,我觉得你肯定会发展起来的!”乔运昌开始对薛从良无比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过奖了,这不仅是我的一个理想,也是我们作为医生的所有人第一个理想。”薛从良说道,“将来,有了大的发展,我第一个要收购的,就是m医院这种无良之背,什么狗屁院长,全都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“对,让他们滚蛋的,不给人治病,算什么院长,作为医生没有一点良心!”乔运昌也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,我们还有事的,这次见到你,真是缘分,你是一块金子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!到时候,别忘记给我打电话!”薛从良把电话留给了乔运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