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31章 只剩一间客房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见到这个破落医生乔运昌之后,心中有些兴奋,也有些同情。这就像是,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样。当年,自己不就是这样吗?在城里的一个角落里,开了间诊所,也曾经遭受过同行的排挤和压迫。

    而自己满胸的抱负,无处施展,真是人生的一件憾事呀。不过,这一切,都在伏龙山得到了改变。现在,看到这个乔运昌之后,薛从良的悲悯之心,又来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薛从良还想把这个破落医生,收入自己的囊中。这个乔运昌,绝非等闲之辈,一方面是他长期接受家庭的医学熏陶,医学造化相当深厚,另一方面,薛从良看到了他独特的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。这不是一般的医生,所拥有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电话号码留给乔运昌,是想某一天,如果两个人真是有缘分的话,这个乔运昌能够加盟到自己的五行疗养院,和薛从良共同创造一个天下绝无仅有的医院。

    这就是薛从良的一个设想。他的决心,是要把普天之下,所有与自己同样命运,与自己同样有奇才的人,一同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下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后,乔运昌的心中也相当的高兴。他没有想到,这天最后一位客人,竟然是自己的同道中人,这可真是难得呀。自己干了这个行当几年来,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一个能够和自己说道一块儿的人。虽然秉xìng不同,但是,讨论起医道来,这个姓薛的人,竟然比自己明显高出一截。何况,两个人还都是同乡,这在乔运昌的心中。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再说了,伏龙山距离自己的家,也不过几里之遥。他要在伏龙山上,建设最好的疗养院。自己站在家门口,就可以看到。所以,他准备某天回家的时候,看看这个薛从良说的,是否是真的事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李美玉的引导下,两个人来到了温馨宾馆。没想到,这个小城。人口不多,宾馆在晚上倒是紧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开两间房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位小伙子。我们这几天,宾馆房间特别紧张,没有两间房了,只有一间,你们看?”这位老板有些遗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间了?”薛从良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只有一间房了。”老板看了看这一男一女,似乎在猜测这两个人的关系,小小的眼睛,里边流露出得意的申请。

    “小玉,要不我们再去找找其他的宾馆?”薛从良试探着询问李美玉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?这么晚了。也不知道其他的宾馆有没有了?对了,我记得这周围还有一个如梦宾馆,要不我们去问问?”李美玉说到。

    “如梦宾馆呀,那是我弟弟开的,你们稍等一下,我帮你们问问啊!”这老板看起来还挺热心,抓起前台的电话,熟练地拨出来一串号码,对方即传来了嘟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我问你,你们那边还有房间吗?我这边有两个客人,想要两个房间的,你看你那边有没有了?”老板吆喝着问道,“这么紧张啊,没有了?哦,还有一个?好的,好的,我给客人说说。”

    老板放下电话,给薛从良和李美玉说道:“不好意思,你们都听到了,如梦宾馆,也只有的一间客房了。要不,你们就先凑合着住?”老板试探着说道,眯着眼睛,瞄着眼前这两个人,他看得出来,这两个人是对情侣。

    “凑合着住?可是我们一男一女,怎么住在一起呀?我们还没有结婚呢?”李美玉有些娇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妹子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们这宾馆里,是个单间的,但是里边有沙发,也有床,你可以让你男朋友睡在沙发上啊,这样,你们不就可以凑合一晚上了吗?房间里什么都有,卫生间,热水器,各种生活用品都有,甚至连男女保健用品都有……住着舒服着呢!”这老板真是一张伶牙俐齿。

    “那好,反正这么晚了,再到别的地方,也不太好找了,不如我就睡沙发,你睡床上,你看怎么样?”薛从良给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,说好了啊,你睡沙发的!”李美玉羞涩的小脸,涨的有些通红。

    “那好,老板,我们就开这间房。”薛从良哪出身份证和押金。

    老板在登记簿上写写画画了一阵子,然后递给薛从良一把钥匙,“在三楼,316房间,上楼梯后,前行右转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收下门卡,朝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这宾馆老板,得意洋洋,一男一女,住在一个房间,不发生点事情,才算怪呢,这是每个宾馆老板都了解的事情。开房的时候,双方都扭扭捏捏,到了房间,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?少男少女,的,一个晚上指不定要烧几次呢?

    促成一件美事,让这个老板高兴不已,他哼着小曲,在门口挂上了“客满”的牌子,得意洋洋地拿起拖把,悠闲地擦起地板来。

    二楼已经传来有节律的震动的声音,还有女人的呻吟声,看来,二楼那对男女,已经开始运动起来了。这个时间点,宾馆里,又要进入的一个热闹的时期了。

    宾馆老板,对这些声音,早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因为只要有这些声音,就意味着,自己放置在床头的男女保健用品,就要卖出去了,这东西,一本万利,每天晚上一个房间,消耗四五个,利润都快赶上住宿的的费用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扶着薛从良上了楼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伤口,还没有愈合。只是用纱布,包扎了一下,是从乔运昌那里找来的纱布,当然了,消毒用品和纱布,乔运昌都没有收钱。

    两个人打开了316房间的房门,灯打开之后,里边看起来,还说的过去。确切地说,应该算是一个标准间。

    在门口,是个两米多长的沙发,小圆桌摆放在中间,房间正中间,是个双人床,看起来,足有一米八的宽度,睡上两个人,绰绰有余。再朝里边走,是一个卫生间,里边的洗浴用品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一个沙发,一个床啊,那得了,我睡沙发,你睡床上。”薛从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李美玉没有应声。她调转了话题说道:“你不是带了伤口愈合的药吗?半个小时伤口就会愈合,你要不要涂上啊?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我的伤口,你一说,我的伤口还真是疼了起来。”薛从良一边说,一边把白sè的纱布,解开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啊!”李美玉毕竟是专业人士,护理了起来,格外用心。

    在这个房间里,李美玉突然坐到薛从良的身边,让薛从良全身的血液,都加速流动了起来。李美玉秀发上散发的清香,让薛从良忽然来了一股冲动。同时,李美玉的温热的呼吸,吹在薛从良的手上,都让薛从良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啊!”李美玉说道,然后拿出薛从良背包里的药膏,帮助薛从良涂在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“涂在伤口边缘,对对,就是那里。最好不要涂在伤口里边。”薛从良说道。这种药膏具有很强的愈合伤口能力,使用之后,能够在半个小时之内,愈合伤口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”当药膏涂上去之后,薛从良捂着伤口不停地叫喊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了?怎么了?”李美玉也很着急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,可能是正在长出新肉来,伤口奇痒无比,但是又不能挠。”薛从良紧张地捂着伤口的地方,几乎是在地上转圈圈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别出什么事了?”李美玉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..

    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