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33章 隔壁的战火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声音薛从良再熟悉不过了。薛从良本来就想象力丰富,一受到这种情况的刺激,立刻就竖起了耳朵。他顺着声音的方向,像狗一样,伸着脖子,探着脑袋,朝一面墙移动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李美玉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你听!”薛从良打了个小点声的手势,示意李美玉仔细地倾听的声音,“隔壁,隔壁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李美玉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?也学着薛从良把耳朵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隐隐约约地听到,对面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,是一男一女的声音,由于墙壁隔音效果很差,听起来是嘤嘤嗡嗡的那种声音,但是,具体说的什么,却听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薛从良激动起来,没准这晚上还有一场好戏呢!他顺着墙根慢慢走去,终于找到一个声音最大的地方,那个地方应该是和隔壁的床对应的,听上去,那边两个人对话的声音,更强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听见,那女人一阵阵地发出撒娇的声音,好像说的是,“讨厌,……讨厌……”声音娇滴滴的,听得薛从良都觉得有些激动不堪。

    床上响了几次之后,这两个人的声音,开始从卫生间传来。流水声哗啦啦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里边不断地传来打情骂俏的说话声,让薛从良听得心脏突突突地跳动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薛从良的屁股上就是一巴掌,“薛大神医,你这是在干什么呀?”李美玉终于明白,薛从良原来是在听隔壁的两个人男女在洗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你小点声,别打扰人家隔壁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听去吧。到人家的房间听去吧,少在这里烦人,真是个大色狼。”李美玉娇嗔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美玉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。这其实还是她第一次住宾馆,以前不是住在宿舍,就是住在家里,哪里听到过这种声音。她同样对这种声音很好奇。想要知道,这个隔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人家一男一女同处一室,都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这和薛从良想的是一样的。这种事情。听到声音,更加具有诱惑力。薛从良迫不及待的心情,显得猴急猴急的。

    反正,自己是在李美玉的面前,也没必要装什么假正经。李美玉已经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,没必要在她面前装正经。于是。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听着隔壁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恨不得在墙壁上钻一个空。这样看起来肯定无比的刺激。就如同看一场不雅大片,那感觉肯定超爽啊。

    随着卫生间的声音,逐渐小了下来。一个声音趿拉着拖鞋逐渐走到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是个男人在咳嗽。

    薛从良很快明白,男人已经走了过来。接着,就听到床上咯吱一声。这人重重地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好戏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美玉已经脱了外套。和衣而睡,只穿了里边的粉色的秋衣和秋裤。

    薛从良回头一看,李美玉赶紧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:“不许看,闭上眼睛!”李美玉低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瞪眼一看。李美玉的秋衣里,还有胸罩的痕迹,看来胸罩都没有脱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把内衣也脱了吗?你不觉得太紧吗?”薛从良捂着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管了,我想脱就脱,不想脱就不脱……”李美玉一边说,一边像条美人鱼一样,钻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“哇,身材真好啊!”薛从良看着李美玉的身体,止不住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美玉虽然钻进了被窝里,但是胸部的被子还是被高高的顶了起来。一点都没有挡住被窝里的春色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,不理你了。你爱睡不睡!”李美玉一个翻身,脸朝里边睡去了。给薛从良留下了无限的想象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着,如果这时候,真的钻进李美玉的被窝,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?李美玉会有什么反应?

    当薛从良正沉浸在想象中的时候,忽然听到,隔壁的洗澡流水声音,骤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,突然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个情况?薛从良支着耳朵听了听,只听得有个女人,又在嘤嘤嗡嗡地说话。

    夜深了,周围安静了许多,隔壁的声音,听得更加清楚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慢慢地躺在了沙发上,同样能够清楚地听到隔壁的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只听得床体被压得吱呀呀的响。

    那个女的声音说道:“这宾馆,什么破床啊,怎么这么响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都几点了,谁还能听得到,快,来吧。”男的答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对话,偷偷地笑了起来,这就叫隔墙有耳呀。没想到,他们的对话,被薛从良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女的突然传来一声呻吟的声音,“你轻点,轻点!”

    “好,够轻了,我的手粗糙……”男的答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隔壁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不到了任何的声音,只听得两个粗重的呼吸声,呼吸的速度越来越快,尤其是那个女的,一阵细微的声音,像是从地下钻出来一样,开始是那种低低的,轻轻的,后来声音逐渐加大。如同火苗,刚开始是星星之火,后来慢慢的开始燃烧起来,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,甚至开始向四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听得薛从良都浑身燥热,下身开始慢慢地肿胀起来,把身上的内裤和薄被子都高高地顶了起来,像是一个小帐篷。

    只觉得嗓子越来越干,薛从良不断地向下咽唾沫。

    李美玉突然翻了身,然后用被子蒙住了头。看来,李美玉并没有睡着。她也是在装睡而已。时不时还偷偷地半睁开眼睛,看看薛从良在干些什么?

    薛从良躺在床上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专心地捕捉来自隔壁的任何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只听得,当隔壁的呼吸,变成喘气的时候,床上突然咯吱一声,好像是一个翻身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我要!”是女的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声音,立刻全身酥麻,紧接着就是一声女人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得是全身发抖,像是自己翻身上马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候,隔壁的声音,开始逐渐有节奏起来。床每咯吱一声,那女人就随之“啊——”了一声,就像是在划船,每滑动一下,船桨就吱呀一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节奏,一直持续了五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声音开始突然变得剧烈起来,节奏明显加快了很多,如同快马加鞭,哒哒哒,哒哒哒,更像是机关枪,横扫一阵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喊叫声,突然变大了很多的,如同置身于旷野之中的,肆意地叫喊,这种声音,不论封闭得多么严密的窗户,也不可能被隔断的。

    李美玉突然翻身,把专心致志的薛从良给吓了一跳。李美玉掀开了被子,又重重地盖上,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明显是在生闷气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只听得隔壁这阵机枪的扫射之后,忽然传来男人的低沉的呻吟声。与此同时,女人的喊叫声,也达到了最高峰。

    这阵声音之后,隔壁突然安静了下来。只有喘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你快把我顶死了……”女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……”这男人好像完全没有力气说话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薛从良才发现,自己紧握的拳头,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在了手掌里。

    对面又传来哗哗的水流声,看来,两个人又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心,却无法平静下来。李美玉的心,同样的也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在床上,翻过来,翻过去,好像都有点焦躁难安,他们本来平静的心,被这隔壁的声音,给点燃了,薛从良明显感觉到,自己在燃烧起来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