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37章 孔圣人遭虐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当薛从良骑着摩托车,飞速到家的时候,嫣然正在诊所里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同时在外边等候的,还有死者的其他家属。其实应该说是患者的的其他家属。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拨人,这些人都扛着长枪短炮,摄像机、照相机,全都上阵,好像要对这起事件进行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,还不得而知。薛从良躲过了城里记者们的一阵追击之后,没想到又等来了另外一拨记者的追击。这不想出名,都难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距离诊所还有五百米的时候,把摩托车给熄了火,推着车子,艰难地靠近自己的诊所,像是做贼似的。

    这些记者,有很多人并不认识的薛从良,他们对于这个风尘仆仆的人,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哎呀,薛大哥,你终于回来!”嫣然在门口看到薛从良止不住地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啊,你让我们等的好苦啊!”病人的家属立刻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蹲坐在诊所周围的十几个记者,顿时精神一震,像是一群苍蝇,闻到了一个臭鸡蛋似的,立刻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,薛医生,这人已经死去了,你是怎么做到起死回生的?你对于现代医学,有什么新的见解?”有记者已经开始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呵呵呵!”薛从良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,现代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呗,和自己关系真的不大,自己现在的进步,都是不入流的邪门歪道的东西,即使说出来,这些报纸也不会刊登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医生的天职呀。不论死的活的,都要救,只有救,才有希望起死回生啊!”薛从良的回答,驴头不对马嘴,马马虎虎地应付着记者们的追问。

    薛从良顺利通过了这道人墙,嫣然已经拿着薛从良的白大褂子,等候在诊所的门口,薛从良清洗了一下双手之后,立刻走向病房。像是大医院那些走穴的专家一样,准备开始给病人们开刀手术。人家是一刀下去几千块,而薛从良却什么都不图,只是为了救活眼前的这个妇女,这个母亲。这个妻子,这个在家庭中担当重任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从良在小城中的震撼举动。早已经成为城里的爆炸性新闻。薛从良就是爆炸性新闻的主角。他不论走到那里,都会有一群记者相跟随。

    在当天的报纸上,刊登了薛从良在m医院门口,当街义诊的活动,同时让死者起死回生的消息,就刊登在报纸的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乔运昌订阅的也有报纸。报纸送来的时候。这个破落医生,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的诊所有些昏暗,他拿着报纸,走到外边。借着阳光,竟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靠,这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薛医生吗?那个手上受了刀伤的薛医生吗?

    乔运昌惊讶之余,迅速地看了一遍,在m医院门口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好啊,太他妈的好了,这简直是为我们这些小诊所,出了一口气呀,谁说我们这些小诊所没有一点作用,我们小有小的优势,我们成本低,服务态度好!”乔运昌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,乔运昌的心里,有所触动,没想到,自己昨天晚上,无意之间竟然遭遇了一个神医呀,这是何等的幸运!

    他从自己的房间里,拿出那个电话号码,想要做点什么,但是,又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己该做点点什么呢?虽然在这城市里,人很多,但是来到自己这小小诊所的人,少之又少,一天也就赚那么十几块钱,连房租都支付不起。”乔运昌想了想,既然有这样的机会,他准备改变一下自己的人生轨迹,如果可能的话,自己可以回乡发展,这样不仅距离家里很近,而且,成本低廉,如果真的如薛从良所说,到时候他的诊所发展成为全国最好的疗养院,自己到他那里,谋个一官半职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!”乔运昌拨通了薛从良的电话。电话响了三四遍了,那边一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?”对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个,不是薛从良薛医生的电话吗?”乔运昌有些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他这会儿在忙,我叫嫣然,你有什么事情,可以先给我说。”原来,接电话的人,是嫣然。

    “哦,也没什么事情,你就说,我叫乔运昌,昨天晚上见到他的,方便的时候,让他给我回个电话,我有点事想给他说。”乔运昌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有说出口,这种事情,还是需要给薛从良直接说的话,比较好。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乔运昌的心里,好像看到了希望,这个薛从良或许真的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乔运昌拿了一本书的,开始在门口继续钻研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给我站着。”在孔圣人的家里,一个女人的怒吼,忽然传出来,随之从孔圣人的院子,突然跑出来一个人。这人跑得飞快,像是一阵风的,但是,也没有后面的扫帚疙瘩飞得快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只听见这老头一声惨叫,扫帚疙瘩重重地打在屁股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看到了,都憨笑起来: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笑,笑,笑什么笑?”孔圣人有些生气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,不是我们笑你,是笑你跑出来的次数也太多了。我坐在这里大半天的,你都跑出来三次了。每次都是扫帚疙瘩赶出来的。你都不会把扫帚疙瘩扔掉,让她没东西砸你?”外边的人,给孔圣人出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要是把扫帚扔掉了,她拿着砖头砸我怎么办?”孔圣人嬉皮笑脸地说道,“这叫策略,你们懂得吗?”孔圣人对自己的主意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在外边唧唧歪歪干什么呢?赶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院子里又传来了一声吼叫的,孔圣人乖乖地向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孔圣人和新娶来的老婆,矛盾日益突出。其实,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,孔圣人的生意实在是惨淡不堪。

    他的桃木剑,不仅没有人买,以至于造成院子里堆积了大量桃木剑废品,他老婆现在烧锅,都用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为了挣点小钱,孔圣人又重新回到村口超市门口,扛着小旗子,给人算卦看相,虽然,不能挣到什么大钱,但是,日子也算是过得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新老婆现在很是生气,以前孔圣人一天带回家的钱,都是几万几万的,现在带回家的钱,都是几十几十的。这种天上地上的落差,简直快让她疯掉了。三天两头开始和孔圣人吵架,动不动就对孔圣人脚踢拳打,同时还投掷扫帚。

    孔圣人现在每天为了躲避扫帚的攻击,练就了一身百米冲刺的速度,每天冲出家门十几次,是最底线。

    门口逐渐聚集了一些老头,他们表面上是来晒太阳,闲聊的,实际上是观赏孔圣人的百米冲刺表演的。

    每隔一会儿,孔圣人就会伴随着一阵大骂,从院子里冲了出来,这给门口这些老头们,带来了莫大的欢乐,这比在电视上看百米赛跑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何况,孔圣人每次跑出来之后,还会和这些老头们,说说每次的不同原因。这次是因为什么了?上次是因为什么了,每次的原因,都不相同,但是,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子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孔,你们什么时候,会有娃呀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是我的一个计划呀,得想办法让她生个娃呀!”孔圣人的回答,让大家充满了期待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