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37章 死而复苏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时刻,就要到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准备撤去无影石的罩子,这就意味着,这妇人的血流速度加快,刀口愈合的地方是否会崩开,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嫣然拿着绷带,准备随时应急突然事件,一旦伤口崩开,血花四溅,嫣然就要立刻上去止血。

    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,撤!

    当薛从良数到一的时候,银色的罩子,突然消失。而这妇人刀口,也突然变得像是红色的月牙。

    “顶住啊,顶住!”薛从良看着伤口越来越红,似乎可见布满血丝的皮肤,随时都有决堤的危险。

    嫣然手持纱布,担心得嘴巴都快咬着手指头了,紧张得几乎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血压正常,呼吸正常,体温正常!”经过三分钟的观察,最终,这妇人的身体指标,一切都正常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一切都正常啊!这是不是说明,我们已经成功了?”嫣然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别急,虽然身体的指标都正常,但是,你没有发现吗?人还没有醒来呢!”薛从良有些担心地地说。

    嫣然恍然大悟,不论身体指标多么正常,最重要的是,人要醒过来呀。人没醒过来,一切的努力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呢?她麻醉剂的作用时间,大概是一个小时,刚才,我们手术不知道进行了多长的时间?”嫣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罩子里的时间,只有现实中时间的六十分之一,估计,我们没有用多少时间。”薛从良看了看表,预计了做手术消耗的时间,“大概也就是三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三五分钟?那说明。我们还得需要等候五十分钟呢!”嫣然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,这样最好了,在这五十分钟,她的伤口其实还是在生长,如果她突然醒来,就会造成血压的骤然升高,伤口崩开的可能性,就会越大。到时候,大出血的话。那就是内出血了,情况会非常糟糕。”薛从良预测。

    其实,嫣然也早已经想到了这些,病人的醒来,血压当然会升高起来。所以。还是耐心等候的好点。

    “对了,薛大哥。手术之前。一个叫乔运昌的人,给你打电话,我不认识这个人,他说,他认识你,想要加入你的门下。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这家伙,肯定是看到了报纸上对我的吹嘘。好的,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,我给他回个电话。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想法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薛从良忽然想起自己和嫣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嫣然,你没事吧,那天晚上,我迷迷糊糊……”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啊?你是说那件事情吗?薛大哥,你怎么这么讨厌呢?又提起那件事情了,我都说过了,是我自愿的……”嫣然有些羞涩地说道,一边说,一边娇羞地转过身去,背对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你的肚子没有不舒服吧,要时刻注意肚子里的动静哦!”薛从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什么动静的,因为是在安全期,薛大哥,你就放心吧,我知道配不上你的,我是不会缠着你的。”嫣然有些沮丧地说到,“你这样对我,其实,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,也许,这仅有的一次,或许就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,和男人同床,以后也不会再有了……不过,这次已经足够了,够我回忆一辈子了。”嫣然说到这里,脸上充满了幸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呢,嫣然,我会帮助你的,你将来也会幸福,首先我要帮助你,把你脸上的胎记去掉,其实,这个胎记去掉之后,你的美丽,绝不亚于章子怡。”薛从良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嫣然抚摸着自己的脸庞,幸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说话还有假吗?我可是说一不二的人,你相信我就对了,等我把你的胎记去掉之后,你将会迎来完全不同的人生哦。”薛从良给嫣然描绘了一幅美妙的前程。这掀起了嫣然对自己人生的期望。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你恢复了容貌,你还会在农村呆着吗?到时候,你会不会直接离开了呀?”薛从良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薛大哥,看你说的,好像你真把我的胎记给治好了似的。我给你说吧,胎记是从娘胎里带出来,根本无法治愈的,我是学医学的,我的心里最明白了。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医学会有奇迹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当然相信了,可是,这种奇迹,毕竟是凤毛麟角的,怎么可能降落到我的头上呢?”嫣然还是对薛从良的话,没有什么信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就走着瞧吧,我会让奇迹降落在你的头上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水!”当两个人还在为是否有奇迹降临的时候,忽然听到身边的妇人,有些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?醒了?醒了!快!”嫣然首先听到这妇人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激灵,立刻来到了妇人的身边。首先察看了妇人的伤口,伤口完好无损,除了像是红色的月牙,没有任何的异常。薛从良担心的伤口崩裂,完全没有发生。这说明,手术非常的成功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成功了!”薛从良高兴地喊道。

    嫣然已经从暖水瓶中,倒了一杯温白开水,帮助这妇人把水喝下去。其实,输液的时候,薛从良已经给这妇人加入了足够的葡萄糖和生理盐水,病人口渴,是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,口腔极度干燥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杯开水润喉之后,这妇人慢慢睁开了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活着吗?”这妇人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你还活着呢!而且,活得很好,是我们的薛医生,救了你。”嫣然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薛医生了!”这妇人心中感激无比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,你躺在床上就好了,现在不要乱动。你的亲人们,都在外面等候消息呢,我开门让他们进来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外边的那拨人早已经等候在耐力,几乎快一个小时了,里边没有任何动静,可把病人的家属给急死了。还有那些记者们,他们的焦急更是无法忍耐,因为他们还要急着写报道,把现在的情况,早点报告给报社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薛医生,怎么样了?”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,薛从良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一拥而入,如同失控的水流,几乎把薛从良都给冲倒了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边的是病人的家属,跟在后边的是,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。

    薛从良趁机把路给闪开,自己的诊所,还真是没有这么热闹过。

    “安静,安静,大家请保持距离,给病人家属让个位置……”嫣然在里边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薛医生,能采访你几个问题吗?”当薛从良站在门口,准备好好松一口气的时候,忽然被人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为什么不去给病人拍照呢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想,您才是这次拯救活动的主角吧,所以,我们想反其道而行之。”这名记者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否认识一个人,叫杜海洋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呀,认识,她现在是我们采编部的主任了!我们是一个单位的。”这名记者兴奋地说:“怎么了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何止认识,简直太熟悉了,她的老公,都是我们给她介绍的呢!”薛从良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有个好消息呀,我们的杜主任,已经有了身孕了,她快要做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个消息,心中突然高兴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