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43章 晚上别上山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自黑石怪破坏伏龙山之后,薛从良的建筑工地,一直都处于停工状态。至今,已经停工一个多星期了。据工人们反应,上次黑石怪把几个工人变成石头人之后,伏龙山的各种恐怖传闻,不断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再也没有人敢来伏龙山打工干活了。以前的几个工人,虽然依然来做工,但是,还是心有余悸,每日提心吊胆的来工作,这给大大延缓了建筑的速度。

    薛从良去工地的时候发现,工人们不再那么悠闲,不再那么说说笑笑,而是以防御伏龙山妖怪为主要任务,其次才是工作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想那么多,伏龙山的妖怪,早已经被我们镇压在洞中,从此再也出不来了。大家可以安心干活,安全是可以保证的,工钱也是可以保证的,为了表达对大家的感谢,我每天再给大家每人加二十元的工钱!”薛从良在给这五六个工人开会的时候宣布。

    一说加工钱,工人们顿时高兴了起来。干劲突然之间就加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吧,薛医生是个好人,又给我们这么多工钱,哪个工地这样对待大家,又是包食宿,又是加工钱的,我们还抱怨什么?哪有什么妖怪,现在大家不都好好的吗?有薛医生在,我们什么都不用怕。”包工头站在一个块石头上说道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是,工地晚上的时候,依然没有人愿意住在上边。

    本来,薛从良还担心工地上会丢东西,但是,他的顾虑是多余的。这段时间以来,晚上谁还敢上伏龙山,就是薛从良晚上也不敢来伏龙山住。

    这是有一定根据的。薛从良为了防止工地上的东西丢失,其中在一个傍晚的时候,来动到工地。准备在工棚里住上一晚上。

    但是,夜幕降临的时候。碰见一个薛庄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这是干什么呀?准备在伏龙山上住下吗?”这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准备看着我工地上的东西呀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千万别住在这里,山上危险呀!”这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危险了?我这段时间,也听人说山上危险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也觉得很是气蹊跷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还不知道吧。我给你说,我是有亲眼所见呀……”

    薛从良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晚上,夜深人静的时候,伏龙山和以往不同了。整个山体都在颤动啊。如果这个时候,你走在半山腰上,山上的石头,都开始向下滚动,如果你不小心的的话。就会被砸中。”这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?”薛从良瞪大了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所有人也都很纳闷?这种发抖的样子,就跟人太冷的时候,裹着被子还哒哒哒地颤抖一样。”老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种情况?”薛从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晚上。东边的天空,有两个探照灯似的光柱,在半空中,一闪一闪,像是两个会发光的眼睛,发出两道光柱。这两道光柱,有时候有,有时候没有,谁也说不清楚,它到底什么时候出现。所以呀,吓人啊,你呀,晚上最好不要住山上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这老人的话,心中无比惊讶,居然有这种事情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如果这地方经常这样的话,那自己在半山腰建设的疗养院,以后谁还会来治病呢?晚上这里都住不了人,这可怎么办?这疗养院,建了也是白建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犯愁了。

    不过,薛从良已经想到了。既然这老人说,东边晚上的时候,有两道光柱,其实说白了,或许就是被薛从良和孔圣人封锁在深井中的两条龙吧。

    这说明,这两条龙,以前是沉睡状态,而现在变成了活动状态,而且,看上去还挺活跃。它们是伏龙,为什么不睡了呢?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更是觉得纳闷了。所以,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就需要找到问题的原因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薛从良还在做着另外一件事,这件事也是让薛从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就是嫣然,薛从良已经斩钉截铁地答应了嫣然,他要发挥自己的力量和聪明才智,把嫣然的胎记给去除掉。

    这个承诺,让薛从良自己都不知道如何下手。他也知道,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东西,是无法改变的。所以,即使是现代医学,也对这种问题,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在薛庄,甚至把范围扩大到周围的几个村庄,脸上有这种胎记的人,还真是不少,只不过,有的人大,有的人小,有的人颜色深,有的人颜色浅。

    薛从良终日思索这件事,以至于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薛大哥,我知道,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,你不必对自己这么苛刻的,如果无法解决,也就算了,我是不会怨你的。”嫣然说道,“你看,我用我的头发遮挡住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薛从良从一堆医书你抬起头,看到嫣然把自己的长发,放了下来,这样正好能够遮住半边的脸,看起来很是妩媚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胎记,颜色太深了,以至于把周围皮肤的颜色,都给染成了青色,看上去给人感觉不是太好。通常,女孩子的肤色都是白嫩白嫩的,俗话说,一白遮白丑,可是,嫣然的肤色,成了这样,让薛从良很是揪心。

    也许是职业习惯,他现在看到人体不正常的地方,就想要把它给治愈了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还是放不下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嫣然,你放心吧,我肯定可以找到方子的,你要相信我的直觉,我觉得,伏龙山上有这种草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。”薛从良说到。

    “哎,那好吧,薛大哥,你就是个死性子,既然这样,那你就试试吧,如果真的找到了方法,那是我的福分,如果找不到方法,我也不会怪你。”嫣然的话,让薛从良忽然有些感激这个女孩,嫣然真是通情达理的,如果不是这个胎记的原因,她绝对是个抢手货。

    男人们总是这样,眼睛里只有女色,一看到丑陋无比的女人,他们都避而远之,不过,很多好女人,就像是嫣然这样,虽然外表有些瑕疵,但是,内心却是异常的美好。这就像是薛从良找到的那些翡翠,在翡翠的外边,包裹的是一层奇丑无比的石头,而剖开这些石头之后,你就会发现,最美的东西,在这石头里边。

    嫣然继续去忙碌,这段时间,嫣然给薛从良帮了大忙了。一些小病小灾的,都是嫣然在诊断室开处方,然后又到药房你拿药,薛从良则坐在的你屋里,专心地研究药典。如果遇到特别棘手的问题的时候,薛从良才会从里屋你出来。

    为了这件事,薛从良除了翻看药典,还去询问一些老人,包括孔圣人和拐子薛。

    他知道,高手在民间,他想通过这种走访,找到一些民间秘方,或许还能从中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“良子,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这种问题,是无法解决的,除非再回娘胎里重新造一次。”拐子薛说的有些极端,但是,他就是想要说明这件事的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句话,却给薛从良一些提示,再造一次?

    如果再造一次,能够有用的话,也知道实验呀。其实,再造一次,薛从良也不是没有尝试过,伏龙山有这种条件呀。

    其实,再造的并不是人,而是通过再造的手段,把一下中药草的药性,通过再造改变它的药性,逐步实现薛从良想要的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