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74章 和美女打情骂俏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太阳已经从东方的天空,露出了半边脸。伏龙山上的雾气,开始消散。这一个夜晚,薛从良像是做了一场长长而曲折的梦。

    到底是不是真的呢?薛从良左手拿着龙鳞,右手拿着桃花,怀里揣着药草,后面更是跟着王大宝、王三宝和几位兄弟们。这一切,都在说明,所有发生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刚行走没有多远,王大宝看着荒草中新坟,感慨地说道:“各位兄弟,我们特别要感谢的是,这位徐虎兄弟和桃子小妹,是他们,引导我们在伏龙城中,得以逃生,无论什么时候,我们都要铭记他们,感谢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要不要给徐虎兄弟他们,立一座墓碑呢?以表示对他们的怀念?”王三宝现在精神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三弟说得太多对了。我也是正有此意。怎么样?兄弟们动起手来吧!”王大宝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他们几个小伙呢,在伏龙城精神方面遭到了摧残,我先给他们服药,你们几个正常的人,就开始干活吧!”薛从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,薛医生说的很对!”王大宝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,几个人从荒草中,找到了一个石板,用尖刀在石块上刻起字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晚上过去了,薛从良回到家里,疲惫不堪,手机早已经没有电了,屏幕上一片漆黑,别说老妈打电话了,就算是李美玉打电话,薛从良也无法接收到。

    是啊,李美玉其实已经打了多个电话了。薛从良的手机,刚开始是无法接通,“嘟嘟嘟”地响。后来,说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。

    这可把李美玉给急坏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刚刚把手机充上电,打开手机,就听到滴滴滴滴的手机短信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去了?怎么不接电话?”李美玉的短信瞬时而至。薛从良本来是想要好好睡一觉呢,这下子,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给李美玉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玉,我的手机出了点问题,这山寨机,真他奶奶地不靠谱,虽然便宜。动不动就间歇性罢工。这不,昨天晚上,又罢工了。”薛从良不想再提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,就把这当做一场梦,随着梦醒而逐渐消失吧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我说怎么打不通电话呢,害得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。对了。我昨天晚上。怎么梦见你陷入一个古城之中了呢?里边有怪兽,还有人类,你在里边打呀,打呀,就是出不去那座城,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。非常惊讶,真是没想到,真是夫妻连心呀,这还没有成分夫妻。就已经开始做相同的梦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我也做了相似的梦了……”薛从良也故作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你说,我做的梦,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呀?完全是巧合而已。”薛从良装作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许是吧,可能是人家太想你了嘛!”李美玉的声音,突然变得温柔甜美,娇羞迷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,我也挺想你的呀。”薛从良的嘴巴笨拙,不知道这些话,如何说得更加顺当。

    “哪你什么时候过来呀……”李美玉的声音,像是蚊子的声音一样小!

    “我过去干什么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干什么呀,你怎么这么讨厌?真是榆木疙瘩!”李美玉有些娇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没有房间呀,你们都是公共宿舍,我们怎么……”薛从良有些打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是问题了,我们还可以像上次一样啊,到附近的宾馆里……”李美玉的声音,很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啊!媳妇,你太善解人意了……不过,这两天我事情比较多,估计需要等两天才能去了。”薛从良有些遗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今天来了……不过我有件事,要告诉你哦!”李美玉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我把我们医院的那个郭去病给耍了。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耍了?怎么回事,你好好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李美玉在电话那一端,把事情的经过,原原本本地薛从良给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虽然他被暂时停职了,这并不代表他会停止骚扰你呀!”薛从良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让他好受的了,全医院都通报批评了,他还想怎么样?”李美玉有些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也不好说,有这种毛病的人,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。你可一定要提防他!”薛从良还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嗯,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抽空一定要来哦,我等着你……”李美玉最后说道,“我还有事,先挂了啊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拜拜!”

    薛从良挂了电话,心中甜美加激动,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美“耶——”薛从良自顾自地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什么事情啊,让你这么高兴?”这时候,嫣然正好从薛从良的门口经过,看到薛从良得意忘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没……没事的,哈哈!”薛从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有什么好事了!”嫣然一边说,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嫣然,你过来一下!”薛从良忽然想起,从伏龙城采来的治疗胎记的中草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薛大哥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让你瞧瞧啊,看看你见过没有这个东西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说罢,薛从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样东西。这是一枚草药的切片,有拇指粗细,是刀斜着切下去的。这个草药切片,很是奇怪,它的树皮和木质部,都是炭黑色的,看上去,完全像是一块坚硬的煤渣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嫣然也没有见过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呀,吃了之后,就可以去掉胎记呀。我把他叫做长得美。”薛从良其实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名字,只是听千手药王说,这是祛除胎记的惟一药材。任何一种药材,都无法实现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长得美?哈哈,这名字,我看它叫长得黑才对呀!”嫣然打趣地说道,“不过,也许这东西还真的有用呢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理解的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黑色入肾经,肾是人体全身的动力系统,如果真的有作用的话,也是依靠肾脏的力量,才会有作用的。”嫣然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,真是没有见过,但是,我敢确定,它一定会有用的。”薛从来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你就别管了,是从一个神秘的地方弄来的。”薛从良挤眉弄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薛大哥,你现在也学会故弄玄虚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真的不骗你,我们试试吧,你要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反正我这脸,也没救了,不过,如果你给我弄成大花脸的话,你可要一辈子赖着你了!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辈子!”薛从良有些汗颜,这女人现在都怎么了,动不动都要以一辈子作为赌注。现在这做医生,真不容易呀,动不动就要把一个辈子押上了。如果这样的话,那所有的医生岂不都是三妻四妾了?

    “不过,为了发挥药效,我觉得,需要去一个地方去做,这样成功率才会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做?”嫣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伏龙山了!不过,现在不去,我需要休息休息,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,现在困的要死!”

    “昨晚又干什么去了?是不是又在单相思了?”嫣然问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没有回答,头在长椅上一歪,鼾声轻微响起,美梦又一次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睡着了?真是的!”嫣然给薛从良盖了一条薄被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