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81章 脸上脱落黑色薄膜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虽然没有缠绵,可是,这种努力依然令薛从良和嫣然累的满头大汗。确切地说,应该是件体力活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这种方法,其实也是尝试,不知道是否会有效果。一切都要看后期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古代的人,真是奇葩,竟然发明了这种治疗女人疾病的方法,不愧是高手啊。而且,弥补外传,只有中医之家,才会懂得这种医术。而且仅限于夫妻之间。

    随着社会的越来越开放,跟多的女人,为了开始知道这种方法。这样的后果可能会越来越严重,医学院里的男生,岂不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情况,也仅仅是陷于小范围而已。

    嫣然艰难地从薛从良的怀里,挣脱出来。头发有些凌乱,满面红光体内正升腾起的一股热浪。

    这正是进行下一阶段治疗的绝佳时机。但是,这对于薛从良来说是一种损伤的,他不仅需要消耗体内的肾气,同时要消耗自己的功力。

    薛从良打起精神,盘腿而坐。

    而嫣然,又把薛从良从伏龙城里才来的中药“人中”汤药,喝了一口。这种药物苦涩难忍,可是,良药苦口利于病,从来不喝中药的嫣然,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大口。

    然后,又坐下来,开始重新给嫣然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这次的治疗中心有所转移,目的在于运行气血。将借助的伏龙山的力量,把刚刚自己体内的真气,帮助嫣然驱除体内邪气,开始运行起来。从而实现良好的气血循环。

    只有通畅的气血循环,才能够把嫣然脸上的胎记冲散。冲散只是刚刚开始,就像冰山之一角。只要冲散的第一步成功之后的。接下来就能够在气血循环的作用下,引导胎记积累的色素,慢慢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打通气血,预计会消散胎记色素的百分之四十,以后会慢慢逐步消散。整个过程,需要持续一到两个月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第一股真气打入嫣然体内的时候,就感觉到了来自嫣然体内的强大的阻力。这种阻力更像是一种反作用力,让几乎让薛从良无法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放松,嫣然,放松。进入无意识状态,大脑中想象一些美好的事物。”薛从良在嫣然的背后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很快,嫣然背部的肌肉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,啊!”嫣然忽然喊叫了起来,“我的脸。怎么这么烫啊,像是着火了一样!”

    “别动。别动。需要的正是这种感觉。”薛从良淡定地说,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很快,治疗进入佳境。薛从良觉得这种的阻力,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同时,还闻到了嫣然的皮肤发散出来的焦灼的味道。

    嫣然的脸上,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红扑扑的。尤其在胎记的地方。更是显得异常发红发黑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一个阶段,嫣然脸上的焦灼感消失下来,脸上到时多了一层硬皮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了,第一阶段的治疗。终于告一段落了。你感觉怎么样。”薛从良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    嫣然摸了摸脸蛋,脸上还是有些烫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脸上还是有些烫是怎么回事?”嫣然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这只是说明的,刚才升腾起的真气,还没有完全消除,待会儿就会消除掉了。”薛从良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的胎记的颜色,淡下来了吗?”嫣然把脸转过来,让薛从良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的话,感觉还是没有,好像颜色看起来更加浓了。”薛从良疑惑地说道,“这不可能啊,刚才的治疗,绝对会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们哪个步骤出了什么问题?”嫣然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你要相信你薛大哥的能力,没有把握的事情,我们是不会做的。”薛从良是说道。

    附近正好有一条山溪,清澈的河水,从山上朗朗流下。

    嫣然穿好了衣服,来到小溪边,准备清洗一下发热的脸庞。薛从良则在草地上,收拾过户外防潮垫等物品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只听得嫣然一声尖叫,像是发现了一条蛇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薛从良闻声而来,只见嫣然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,被附上了一层,黑乎乎的东西,像是一层薄膜,又像是一层煤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是从那里弄来的?”薛从良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脸上,我的脸上!”嫣然惊慌失措地喊叫。

    薛从良低头一看,瞪大了眼睛,只见,在掉了一层皮的地方,露出了一淡淡的黑色。与周围的其他的胎记上的黑色,已经淡下去了很多。果然是传说中的百分之四十。

    薛从良信息不已,淡定地说:“嫣然,你照照镜子看看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从口袋里,掏出来自己的手机,手机上有一个平面镜,正好可以当镜子来照。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真的有效果了吗?”嫣然忽然发现,从脸上掉下来的那层黑色的薄膜,就是胎记的颜色。

    嫣然惊喜不已,她冲洗掉手里的黑色,重新捧了水,轻柔地冲洗面部。每冲洗一次,就会从上面掉下来一层黑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经过三四次冲洗之后,这种黑色东西,越来越淡了。

    冲洗之后,她再次对着镜子照了照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快看呀,胎记的颜色真的淡了很多了。”嫣然惊讶地叫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怎么样?效果不错吧,我们这几天的功夫没有白费。”薛从良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创举呀,薛大哥,这个方法如果传出去的话,你盖名垂青史了。”嫣然照着镜子,高兴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方法,是传不出的,因为,这个方法,不合道德呀,那一个女孩,会让一个医生给占了便宜了呢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out了,现在女孩子,都开放着呢,你没有听说吗?很多女孩子,为了美容,为了丰胸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出了事的多着呢!”嫣然对城里的女孩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不过,这治疗方法,还是会遇到难题,如果每个医生,都给自己的患者,进行体液的交换,那医生肯定要累死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薛大哥,你想得美呀。你居然还想吃遍全天下的女孩子呀。不过,体液的交换,也是关键的一环呀,如果没有体液的交换,女孩子哪里得到药引的呢?”嫣然琢磨着说道,“哎呀,我有了!”

    嫣然这句话,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:“什么?不会吧,这么快你就有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啊,薛大哥,我的意思是说我有办法了!”嫣然神采飞扬地说道,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什么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薛大哥,女孩子得到这些,非要用医生的吗?她可以从她老公哪里,从他的男朋友那里得到药引啊!”嫣然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也是个方法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?”薛从良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“嗯哪,这样的话,这件事不就可以顺利成章地办成了吗?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些女孩子,就是因为脸上的胎记找不到男朋友和老公的呢?比如你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是个问题了。不过,总有办法解决的。……算了,别想那么多了,我的胎记你还没有给我完全出呢,还想着给别人除胎记呀!”嫣然妩媚地瞪了薛从良一样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嫣然的表情,眉开眼笑起来。嫣然脸上的红晕,还是没有散去,散去之后,黑色会不会恢复,尚不可知呀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