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84章 恐怖的夜晚别出门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为什么会在这个桃木剑上出现龙鳞呢?薛从良走近仔细看了看,发现,在这柄桃木剑上,除了有龙鳞,还有少量的红色血液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说明,井底之物其实并没有被完全困在境地,它还是能够通过桃木剑构成的防护网,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薛从良不寒而栗,如果这两条小龙还能够钻出来的话,它们会跑到哪里呢?这个八卦阵岂不是形同虚设了?它们是如何突破这桃木剑的限制呢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,让薛从良有些头晕。但是,事实摆在面前,这些事实就是在说明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天色刚刚暗淡下来的时候,夜幕刚刚来临。

    薛从良找了一个地方,隐蔽起来,拿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孔叔,给你说件事情,现在啊,我忽然发现,你的桃木剑镇压在井底的怪物,好像是逃出来了?”薛从良给孔圣人劈头盖脸地说道,或许孔圣人能够解释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良子吗?不可能啊!我的桃木剑具有镇宅的作用,而且,八卦阵形成的一张防护网,完全能够镇压任何的邪门歪道的东西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先别说这么多,我给你说,现在我在洞口的桃木剑上,发现了龙鳞和血迹,你不信的话,可以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你说的可是实话?”

    “孔叔,我良子什么时候给你说过假话了?”薛从良有些生气,他最烦别人怀疑他说的话,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“良子呀,其实,有件事情,孔叔要告诉你。”孔圣人像是承认错误一样,苦口婆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你快说呀的,不会是你的桃木剑根本就是一堆废柴吧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这个意思,其实。这桃木剑的八卦阵,在晚上子时,存在一个漏洞,也就是说,在子夜时分,时间开始变换为第二天的时候后,这八卦阵的镇妖作用会消失一个时辰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,不会吧,你是说,晚上。中间有两个小时。这个井口的东西。都形同虚设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是自然的规律,我也是没有办法。不过通常情况下,没有妖怪发现这个漏洞。如果按照你发现的情况,说明这井底的伏龙,发现了这个漏洞了,它们利用这个漏洞,晚上出来为非作歹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怎么办?我们有办法镇压住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首先需要观察一下,他们是否晚上真的跑了出来,如果并没有跑出来,那我们的猜测就是错误的,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复杂了。如果晚上他们出来了。那我们再重新采取行动。你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现在就在山上,你晚上要过来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那我晚上也过去吧,不过,现在伏龙山上。晚上已经没有人再上去了!”孔圣人有些犹豫,貌似并不想在晚上上山。

    “我说孔叔啊!你男人点行不行啊?不就是离开你的媳妇半个晚上吗?就能少你一块肉吗?”薛从良郁闷地说道,他深刻了解孔圣人,他肯定是在家抱着媳妇呢!一刻都不想出来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也知道,自从有了媳妇,我的生活幸福指数,直线飙升啊,现在,我晚上基本上都不想出门了。不过,为了全村人的幸福,我就再出来一次吧,也算是给你一个面子!”孔圣人出来一次,真不容易,需要这么多前提条件,好像薛从良要欠他多少人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赶紧吧,现在都几点了,等你走到这里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薛从良有些生气,不停地吼道。

    孔圣人虽然挣了不少的钱,但是,依然保持着勤俭节约的传统,就连一辆电动车都舍得买的,不论去哪里,都是采用最绿色环保的交通方式——步行。所以,薛从良就说他,等他走到伏龙山,黄花菜都凉了,天都要大亮了。

    孔圣人唉声叹气,十分无奈,放下怀里的媳妇,穿上了外套,准备离开家,向伏龙山出发。孔夫人小雨,好像有百般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雨,我去山上看看,待会儿就回来了,你先睡觉吧。”孔圣人安慰了夫人一番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同前往伏龙山的,还有李庄的懵懂少年乔运昌。

    乔运昌完全是出于好奇。他也是个冒冒失失的家伙。你说他大白天不去薛从良的工地上看,反而在夜深人静了,自己一个人瞎跑些什么?

    乔运昌并没有在路上遇到孔圣人,因为他要比孔圣人早出发一段时间,而且,他骑着电动车,跑得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他发现去伏龙山的路上,连一个人都没有。白天里的熙熙攘攘,与晚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白天总会看到三五成群的人,进出于伏龙山,而到了晚上,乔运昌发现的,路上的人,消失的一个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经过薛庄的时候,村口的一些小超市,也半遮着门,好像随时都要打烊了一样。村上的其他人家,更是大门紧闭,偶尔能够听到人家院子里的狗叫声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们,都睡得这么早吗?现在才晚上的**点钟,人们都已经开始睡觉了吗?”乔运昌一路走来,一路的纳闷。心中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当他即将经过薛庄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个老头儿,从路对面的厕所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,小伙子,你去干嘛?”这老头也看到了乔运昌,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到山下拿点东西,我的包忘在伏龙山下的一棵松树下了。”乔运昌编了一段谎话。

    “别去,现在天已经晚了,千万别去,你听你大叔的话,没有错。你的包啊,不会丢失的,明天白天再去找,也不迟。”这老头神神秘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晚上不能去?我小时候晚上经常在山脚下玩呀,我熟悉地形。”乔运昌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你小时候,就是我小时候,也经常去玩呢!现在今非昔比,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说完,这老头也不再废话,径自朝自己的小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劝说,让乔运昌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同时,也加重了乔运昌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晚上都跟老鼠见到猫似的,头都不敢伸出来?

    乔运昌调转车头,想要回去,但是,又仔细一想,不能啊,我都走了这一大半路了,不能半途而废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把车头调转了过来,骑上电动车,犹豫了一下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乔运昌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倒是要看看,会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乔运昌出发了之后,孔圣人紧随着乔运昌从村子里出来了。两个人谁也没有看见谁。孔圣人的速度走得太慢,而且一路上心不在焉的样子,哼着小曲,恨不得带着收音机,一路上听着依依呀呀戏曲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山上等的无聊,就决定,先到自己的工程里去看看,那是孔圣人的必经之地的,所以,薛从良在哪里等着,肯定能够遇到孔圣人。

    随着夜越来越深了。同样在忙碌的,还有王大宝,自从王大宝发现了自己独具特色的生财之路以后,王大宝一方面开始制作瓶装水,另一方面开始给茶楼的老板供应伏龙山甘冽的清泉。

    伏龙山的水,取之不尽,王大宝的钱,当然也是取之不尽。再说了,他作为当地一霸,谁敢和他抢生意呢?所以,在这附近,王大宝的生意算是独一份,没有第二个人抢他的饭碗!

    晚上是王大宝采水的时间,他正开着自己的三轮车,朝附近一个深潭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