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85章 夜深人静互撂砖头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深潭位于伏龙山的南侧,薛河的源头。伏龙山的山泉在这里冲击成为一个深潭,静水流深,这里潭深水稳,少有人来到这里,即使是在白天,也很少有人到这里来游玩。

    为了防治被人发现自己的商机,王大宝一般选择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里,前来取水。现在这段时间以来,关于晚上不要出门的消息,传的是人人自危,王大宝对此并不害怕,无非是一些无聊人,妖言惑众。

    王大宝因为一些杂事,今天出来的有些晚了。等走到薛河源头的深潭,月亮都已经挂在树梢了,时间大概已经是晚上的十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王大宝打着手电筒,如同做贼。这次取水,是为第二天的瓶装水做准备,所以,车上拉了两个大桶,还有发电机,发电机是用来带动的水泵抽水的,每天好几吨水,全靠肩扛手提,干一个晚上也难易运完。王大宝就采用这个方法,虽然有点噪音,但是这大大加快了他取水的效率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王大宝就是这样不断地把薛潭中的水,一车一车地运到了自己的家里,还有城里那家茶楼里。

    这天,王大宝和平常一样,开始继续开始工作。他的工作大概需要持续两个小时,来回拉水两次,之后他就会开着三轮车,返回到村庄,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薛从良觉得无聊,骑着摩托车,又重新来到了工地上。

    晚上的工地上的,一片漆黑,以前,工地上住人看场子的时候,还有一个长明灯,吊在场子的中央,以防治有人来偷东西。现在,这里晚上没有人住在这里了,长明灯的灯泡,也被人摘走了。所以。晚上这里连个亮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还好,这里还有唯一的亮光,俺就是半空中的月亮,在山上,月亮显得更加清亮,像是圆盘一样,悬挂在黑蓝色的天空中,真是月朗星稀,好一派晴天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喜上心头,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夜晚了。薛从良对于这里的一切。是如此的熟悉。又是如此的陌生。薛从良走进自己的工地。如同一个游魂一样,在工地上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正当薛从良慢慢走来走去的时候,忽然看到一个人影,在墙角的黑暗之处。闪了一下。这个人影,把薛从良吓了一跳。他迅速隐蔽进另外一个墙角。

    这地方,现在怎么会有人?薛从良十分纳闷,难道有人并没有完全离开?谁还会在这个地方跑来跑去呢?不是贼,就是盗。薛从良推测到。

    显然,对面那个人影,看到了薛从良之后,也很紧张,他躲在一个角落里。纹丝不动,像是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身边,捡起一块砖头,投了过去。只听得咚咚咚响。

    很快,对方回击过来一个砖头。

    “我靠。不会吧,这贼这么胆大,这可是我的工地,竟然在我的底盘上撒野?”薛从良突然来了劲。自己身边的砖头多了去了,我就不信砸不死你!我靠!

    薛从良憋着一股气,嗖嗖嗖,一口气投过去三块砖头。只听得砖头掉落在对方附近,通通作响。

    对方也没有任何声音,当薛从良的砖头砸过去之后,对方也开始反击起来。

    嗖嗖嗖,三块砖头又被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卧槽,竟然跟老子来干起来了?老子的砖头多得是!

    薛从良的臂力很大,一弯腰,嗖嗖嗖,嗖嗖嗖地把砖头像是投水漂一样,扔了出去。只见天空中,一串砖头如同抛物线一样,向对方阵地落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,对方会被砸中,然后哇哇大叫,但是,对方好像都躲了过去的,并没有任何反应,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纳闷的时候,对方突然开始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,嗖嗖嗖!”同样是一阵砖头雨,向薛从良这边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反了你了!”薛从良也来劲,像是双方同时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只见天空中的砖头的,像是水流一样从天空中喷射出来。然后在天空中交会在一起,砰砰砰地撞击在一起,冒出一阵白烟。砖头全都碎裂而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终于,薛从良忽然听到有人惨叫一声!攻击迅速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探头看了一眼才发现,惨叫的人,并不是躲在墙角投石头的人,而是从大门口进来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捂着脑袋,后背上背的东西,像是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孔叔?不会吧,门口进来的人,是孔叔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快躲起来!躲起来!”薛从良大声地喊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么一喊,躲在角落里,投砖头的人,也从角落里伸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?”对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这声音有些熟悉:“谁呀?你给我出来!”薛从良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人有些惭愧地从角落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……乔运昌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薛从良一眼认出了这人,原来是那个破落医生乔运昌。

    “啊?真的是薛医生啊!”乔运昌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深更半夜的,躲在我的工地上干嘛?我以为有人偷我的东西呢?”薛从良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也以为有人来偷东西呢!”乔运昌说,看来的,这黑灯瞎火的,乔运昌也以为,有人来偷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呀!看来,真是场误会!只可惜了我的这些砖头了,都浪费了!”薛从良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少说两句吧,先看看我的头,哎吆!”孔圣人蹲坐在地上,双手捂着脑袋。刚才的碎石块,崩落了一块,正好绷在孔圣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孔圣人这个时候出现,两个人撂砖头,不知道要撂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孔圣人检查了一下伤口,只见在孔圣人的头上,鼓起了一个大包。这没有办法了,只能等着这个大包,自行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哎吆!我这来的真不是时候,你们在这里火并的,流血反而是我,这都什么玩意呀!”孔圣人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呀!”乔运昌惭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薛从良终于腾时间,询问乔运昌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乔运昌其实是个本分的人,他把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一五一十地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不打不相识!如果你真想加入我的医院,我大力欢迎啊,哈哈!”薛从良说道,“不过,有个毛病你需要改改!”

    “什么毛病?你说。我肯定改,我不改我就是狗!”乔运昌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太啰嗦了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其实,我说话不啰嗦,我很干脆的,我也不知道,我为什么这样,其实,我也想说简洁一点,但是,我觉我说得已经很简洁了,你难道不觉得我说话很简洁吗?”乔运昌开始啰嗦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,就你这还不啰嗦呀!”薛从良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停——,停——”还没等乔运昌说话,孔圣人就有点受不了了,“我说,你们来两个别说话了行不?尤其是你这个姓乔的!你再说话,我就要跳崖自杀了!”

    薛从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的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突然传来一阵震动。

    “别动,怎么回事?我的头怎么有点晕了?”孔圣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晕了,是地在震动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地怎么会震动呢?为什么在这个时间震动,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要不要躲避一下呀,我早听人说晚上这山上有什么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孔圣人立刻制止了乔运昌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时间正是子夜时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