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89章 谁没逃出死亡魔咒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四周一片宁静,此前双龙戏珠的场面消失了,只留下一片满地的泥泞和泥水。两条龙早已经消失而去,其中也潜入水底,另一个直奔伏龙山而去。

    从这可以看出,它们生存的范围,还是有所不同的。从目前来看,薛从良对这两条龙,是没有任何办法的,它们太过强大,以至于任何人都无法接近它们。即使能够接近他们,想要逃脱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薛从良发愁的问题。这两条龙不除去,别说薛从良的伏龙山疗养院无法开业,就算是薛庄都不得安宁。这两个家伙,能干出点什么事来,还是未知。

    不过,从前段时间发现这两条龙之后,分析,除了上次五行红虫肆虐薛庄之后,这两条龙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行动。他们主动攻击人类的事情,并没有发生过。难道这两条龙并非薛从良想象的恶龙吗?

    给这两条龙定性,现在看来,还为时尚早。

    四个人,脱掉了湿漉漉的衣服,准备回去了。虽然遭受了重创,王大宝依然发动了自己车子,他今晚必须把这些水拉回去,以保证给青音茶楼的原水供应。自己的分装水业务,可能要暂停了,本来还想来一次,再拉一车水呢,看来这次算是彻底不行了。

    薛潭的水,全都被这两条嬉戏的龙给搅浑了,本来清澈的水,现在开始变得有点浑浊了。这想要再平静下来,看来今晚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骑着摩托车,驮着孔圣人,乔运昌自己骑着电动车,而王大宝开着自己的拖斗车,向薛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薛从良就去敲拐子薛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拐子叔!”薛从良叫了几声,把里边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拐子薛家本来就没有院墙,也没有大门。薛从良趴在窗户上的,就能够看到拐子薛的床的,他的床就对着窗户,外边天色已经大亮,薛从良能够隐隐约约地看到拐子薛正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拐子叔!”薛从良又喊了几声,里边的拐子薛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以前,拐子薛一般很早都起床活动了呀!今天这是怎么了?敲了敲门,敲了敲窗。咚咚咚。咚咚咚。薛从良搞了很多动静,就连邻居家的狗,听到动静,都汪汪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拐子薛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一阵恐惧袭上心头。薛从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拐子薛遭遇了不测?

    薛从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,给镇住了。不可能,前几天,拐子薛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不行,得赶紧进去看看。由于拐子薛没有什么亲人,既没有媳妇,也没有孩子,所以,也算是孤寡老人。

    薛从良迅速动手把拐子薛的房门摘掉了。拐子薛的房门。还是农村的那种老式木门,可以轻而易举地摘掉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门倒在一边,然后直接跑到拐子薛的床前。只见拐子薛神情自若,看似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!”薛从良摇了摇拐子薛的胳膊。拐子薛依然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薛从良试了试拐子薛的鼻子,几乎感觉不到呼吸的气息。

    啊?不会吧。拐子叔,你别吓我呀!薛从良拉出拐子薛的胳膊,迅速地把手指放在拐子薛的脉搏上。

    还好,脉搏还在,只不过是非常的微弱的跳动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呀!”薛从良疯子似的,摇着拐子薛的手臂。一瞬间,他忽然想到了急救的措施,掐人中。

    薛从良虽然是个专业的医生,但是在这个时候,却无法镇定下来。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。真是医不自治,拐子薛虽然不是自己的亲人,但是却胜似亲人,在面对自己的亲人的时候,薛从良往往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叫喊声,早已经引起了邻居们的主意。已经有一个村妇,抱着孩子前来察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这个村妇发现了拐子薛之后,迅速冲了出去,大喊大叫起来:“快来人呢,死人了!快来人呢!死人了!”这喊叫声,立刻把她怀里的孩子都吓得嗷嗷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,几乎半个村子的人,全都从门口出来,涌向拐子薛的家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在大汗淋淋的拯救拐子薛,但是,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怎么回事?”这时候,嫣然也闻讯赶来,她背来了薛从良医药箱子的。

    “快,我的银针!”薛从良试图通过银针,针刺拐子薛的穴位,试图把拐子薛叫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嫣然急急忙忙地把薛从良银针从盒子里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针刺下去,并没有任何反应,银针如同刺在了一块豆腐上。这让从医经验无比丰富的薛从良无比惊诧,不可能的,不能的,即使是临死的人,针刺人中,也会有所反应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再次把手指放在了拐子薛的手腕上,脉搏依然是不紧不慢的,显示漏水的瓶子似的,滴答,滴答地轻微跳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薛大哥。”嫣然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清楚,只有心跳和脉搏,其他没有任何反应!”薛从良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!”嫣然把葱白一样的手指,放在拐子薛的手臂上,也试了试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……”嫣然一边摸着脉搏,一边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瞪大了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就是所谓的植物人?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植物人,不可能吧!”薛从良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怀疑是这样的情况。”嫣然推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拐子叔的身体,一向很好的,再说他又是医生,不可能对于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,如果有什么异常,他肯定会提前通知我们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外边围观的人们,也点头称是,据他们所见,这段时间,拐子薛精神着呢!昨天中午还躺在门口的槐树下面睡午觉,怎么今天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呢?

    拐子薛久喊不醒,而且脉搏微弱,成了薛从良的一大难题。薛从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让一下来,让一下!”这时候,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众人迅速让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抬头一看,只见孔圣人才人群中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孔叔,太好了,你终于来了!”薛从良看到孔圣人,像是看到了希望,毕竟,孔圣人还是有些西门歪道的功夫,能够治疗一些邪门歪道的病症。

    “我看,我看看,哈哈,这拐子,终究还是没有熬过我呀,走在了我的前面!”孔圣人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别开玩笑了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!”薛从良看着孔圣人有顽皮的样子,一点都不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给你分析分析,这拐子不醒过来,其实有两种情况……”孔圣人把薛从良拉过来,好像有什么悄悄话要给薛从良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你快说呀!”薛从良最烦孔圣人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个情况的,比较糟糕,第二个情况,比较乐观,你想先听哪个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先听糟糕的吧。”薛从良一向习惯先苦后甜。

    “糟糕的情况就是,我们前天从伏龙城里出来之后,这拐子并没有逃脱伏龙城的魔咒,也就是说,凡是进入伏龙城的人,都要死。”孔圣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啊!那岂不是我们几个都要死!”薛从良被孔圣人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不过,也有例外情况发生,也许我们几个活着的,就是例外。而拐子并没有成为例外,所以,就要先走一步了!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头冷汗:“那第二种情况呢?你快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