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90章 十二点是生死之门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第二种情况,相对就比较好点了。如果是第二种情况,这拐子还是会醒过来的,不过,醒来的时间,将是中午十二点整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中午十二点整呢?”薛从良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秘密吧,这段时间以来,薛庄领域的开放时间,已经转移到了中午十二点钟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薛庄灵域?薛从良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忽然想到了很多。薛爷的面孔,小焕的面孔,还有无数人的面孔,都涌了上来。真是没有想到,薛庄灵域竟然在这个时候开放了吗?真是令人无法想象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的,薛庄灵域一旦开放,就意味着,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薛庄灵域为什么开放了?”薛从良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啊,我也猜测,是不是真的开放了,你得问这拐子了。我只是推算,我院子中的八卦阵入口,开放的时间,逐渐从凌晨的零点钟,逐渐推迟到了中午十二点钟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也就是说,拐子叔是否进入了薛庄灵域,我们还不得而知的,也有可能并不是进入薛庄灵域,而是城了植物人了?”薛从良这样理解孔圣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现在我们还不能确认拐子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孔圣人下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结论,让薛从良高兴了一阵子的,毕竟这两条消息中,还有一条是好消息,现在主要任务,就是等待中午十二点的到来。到时候。看看拐子叔是否能够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散了把吧,散了吧,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事情的原因,拐子薛应该没问题的,大家不必担心,都散了吧。”薛从良向大家宣布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薛从良的话,都慢慢散去了,大家也都放松了许多。拐子薛在大家的心目中地位还是相当的高的,毕竟,拐子薛这一生中。虽然没有大的成就,虽然没有飞黄腾达,但是却给人们带来了生命和健康,无数的个家庭,因此而得到了幸福。濒临残破的家庭,因此而得到了保全。

    所以。村里的人们。在得知拐子薛一病不起的时候,都很悲痛和惊讶,拐子薛有恩于他人的人们,都来看望拐子薛。拐子薛一生没有娶妻生子的,真是一种遗憾,但是。通过这件事情,拐子薛也可以得到安慰了,他的生死,几乎牵挂了全村的老少爷们。就连全村最趾高气扬的人,都来看望拐子薛。

    薛从良,嫣然,孔圣人,现在正守在拐子薛的身边,现在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了,距离十二点钟,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拐子薛到底是怎么回事?只有到了十二点钟,才能见分晓。

    薛从良十分担心,每隔二十分钟,就要给拐子薛号一下脉搏,但是,每次脉搏都是在极其微弱的跳动,不紧不慢,不急不骤,就像是待机状态下的电脑,等待着主人按下主机键它才会重新启动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按以来的,拐子薛连个翻身都没有,就那么一个姿势,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,身体躺的笔直,像是一个僵硬的尸体一样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干嘛呢?”薛从良忽然看到孔生人正在门口忙碌。

    “给这拐子,做个招魂幡,希望他能够早点回来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只见孔圣人不知从那里弄来的高粱杆的,然后找来了浆糊和裁成条状的白纸,把这些条状的白纸,粘贴在高粱杆上,像是一个开了花的芝麻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里吓人了好不好?这是死人的时候,才会用到的东西,你插在拐子叔的门口,吉利不吉利?”薛从良很讨厌这种不祥之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或许还会有用呢,说不定这拐子薛的魂魄,看到了之后,就回重新回来了。”孔圣人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表示无语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把让它插在门口最不起眼,最不起眼的地方,或许会有作用呢!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不论这东西插在哪里,薛从良总是感觉,它是个不祥之兆,这东西,只有在死人的新坟上,才会看到。现在孔圣人竟然把他插在拐子薛的门口,这要是让拐子薛知道了,非把拐子薛给气炸了不可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和孔圣人在外边理论的时候,嫣然还守在拐子薛的身边,一会儿给他把脉,一会儿给他量血压。但是,脉搏的跳动也就三四十。血压也基本维持在四五十的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这么慢的脉搏,这么慢的血压孔圣人是不会醒过来的。嫣然看着都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拐子叔的脉搏实在是太慢了,随时都会有停止的危险,我们要不要给他挂上水瓶子,开始输液呢?”嫣然忍不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,千万别,拐子这辈子都没输过液!”孔圣人抢在薛从良的前面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看这脉搏,跳动的太慢了,有点吓人呀!”嫣然担心地说动。

    “虽然慢,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呀,你说是吧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输液了,输液到万不得已再开始,毕竟这是西方的玩意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有个发现,这嫣然现在变化挺大的呀。”孔圣人看了嫣然一眼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变化大了?”薛从良不知道孔圣人到底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以前,嫣然脸上的胎记,非常的明显,而现在,好像真的好多了。你看,原来是黑色的地方,现在红润了起来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嫣然,听到了没?孔叔说你的胎记消退了很多呢!”薛从良高兴地说道

    “啊?真的吗?”嫣然听了孔圣人的话,突然高兴了起来。她转了一圈,想要寻找一个镜子,但是最终没在拐子薛的房间里找到镜子。于是,就拿着手机,对着自己自拍了一张。对于女孩子来说,自拍是她的特长。

    然后,打开手机一看,果然,脸上的那朵乌云,在不知不觉中,消退了了很多,就像是天空中的乌云,被风吹散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的呀,这都是薛大哥的功劳,这如果再等一段时间,肯定会完全消失了的。”嫣然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嫣然的笑声,给这沉闷的空气,带来了一丝活跃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再有十分钟,就要十二点了的,众人期待的时刻,就要来临了。科室的,拐子薛好像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让薛从良越来越着急了。如果到了十二点,拐子薛还是没有动静的话,薛从良准备采取急救措施。首先给拐子薛挂上吊瓶,然后输入强心针,用药物的力量,唤醒拐子薛。即使真的拐子薛的生命走到了尽头,他也要给大家告个别,才能离开呀,不能这样突然之间就莫名其妙地走了。

    随着钟表的滴答声,嫣然的纤细的小手,也攥得紧紧的,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,更是想要扼住生命的喉咙,让拐子薛,赶快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已经在拐子薛的床头支起了输液吊瓶的架子。孔圣人也在焦急地床头走来走去,他不断地看着表,并且在手上计算着什么?

    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,十二点钟的钟声,突然敲响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,同时把目光定在拐子薛的身上的,希望他像是闹铃一样,在十二点的时候,准时开启。

    十秒钟过去了,半分钟过去了,拐子薛竟然还是老样子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呼吸依旧,心跳依旧,但是,并没有出现孔圣人所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着急了:“孔叔,怎么办?我们是不是要才起下一步措施?”

    “先别急,再等等,或许还有希望。”孔圣人扬了一下手,示意薛从良稍安勿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