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42章 找黄金享快乐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本来还高兴的心情,突然就像是被泼了冷水。金子到底在哪里?薛从良冒出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的床单被罩,好像被洗了。难道,老妈什么时候跑进来给自己洗了被罩,然后把金子给扔掉了?这不大可能,金子又没有在被罩里边。

    薛从良翻找了自己的抽屉,发现自己的黄金翡翠都还在,惟独没有找到的是,薛爷承诺说给自己的一百两黄金。难道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吗?

    金子,金子,我的金子,去了哪里?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是不是在做梦啊,怎么可能得到那么多的黄金?我了解你,你一向喜欢做梦,哈哈!”李美玉做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做梦?怎么可能?你不知道,我在伏龙城浴血奋战,杀敌无数啊。”薛从良坐在椅子上,稍微喘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看,开始做梦了。我就说吗,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?”李美玉完全不相信薛从良所说的话。这可把薛从良给急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证据啊!”薛从良忽然想起,自己离开的时候,小超的母亲英子送给自己的东西,这时一串水晶果子,现在依然新鲜可口,薛从良从背包里把这东西拿出来,发现,他们早已经变成了一串玛瑙了。

    依然晶莹剔透,而且看起来光彩夺目。是紫sè的水晶,在人间,如果想要买到这种东西,可能xing并不大。如果去玉器厂,买到的多是赝品而已。多为人工打磨的,像这种天然的紫sè水晶,是在是难以找到。

    “哇,不会,薛大哥,你竟然有这么漂亮的水晶项链?”李美玉看到之后,惊讶不已,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样的水晶果子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。她送给我的时候,是一串果子,现在怎么忽然就变成了一串晶莹剔透的水晶项链了呢?真是奇怪呀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你看错了,难道你真的去了伏龙城了?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”李美玉现在才相信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这样的事情,我怎么会欺骗你呢?而且,一百两黄金的事情。我同样不会欺骗你的,我想它们肯定在某个地方。”薛从良又开始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说会不会它们还没有被送过来?或者,正在送过来的路上,毕竟,这么多的黄金。他们也需要慢慢筹措才是,你说是不是?”李美玉平静地说道,“何况,我们有这些黄金又怎样?不要总是被外物所役使,要学会假于外物。”李美玉竟然说出了一番大道理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小玉,你出去了一段时间。长进真是不小啊!”薛从良感叹道,他十分惊叹李美玉竟然有这样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,这时我本来就有慧根的,否则到外边的花花世界,能学来什么?大灰狼那么多,还没有在家中清净呢?这都是我逐渐悟道的。哈哈。”李美玉听到薛从良夸奖自己,毫不谦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这样的思想,已经超过我了。我的野心太大了,我曾经还给药王说过,我要做全宇宙最强的神医,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,还全宇宙最大的,现在,连小小的伏龙山都还没有冲出去呢?还做什么最大的神医?”薛从良觉得自己的思想,很可笑。

    “这很好啊,你只要有理想,敢于想象,就有可能做到全宇宙最大的,到时候,可以给外星生命看病,也给万物生灵看病,这就是你最大的事业啊。”李美玉更会想象,竟然想到了给外星人看病,这还了得。哈哈哈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李美玉的超级想象,更是忍俊不禁。不过,就当这是个笑话,说出来,过过嘴瘾,想要做到,就是天方夜谭了。只能作为平时的闲聊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奢望了,只要做好我的本质工作,把我的伏龙山疗养院做好,做jing,做的全国人都知道,都来我这里看病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薛从良依靠在椅子上,做了个悠闲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样想,就对了,别整天想那些没用的,想点实际的东西,行不?”李美玉说到。

    “想点什么实际的东西呀?”薛从良平静下来之后,眼睛里的血丝,消失了不少,白眼球和黑眼球,也分明了许多,这时候,他才发现,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见到李美玉了,心中甚是想念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我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,你都没有想念吗?”李美玉娇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想念了,一直都在想念,当我在伏龙山看到桃子的时候,我就开始想你了,当我在伏龙城看到英子的时候,也同样想到你了……还有,当我看到……”薛从良的排比句还没有说完,李美玉就瞬间把薛从良冲过来,像是疯狂的小狗,见到了主人一样,在薛从良的身上,拱来拱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抱着李美玉的头,满头的秀发,挠的薛从良的脖子痒痒的,自己的脖子,脸蛋,还有胸膛,像是被一个柔然的小吸盘一样,一遍一遍地吸了过去,还有呼出的热气,也把薛从良弄的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痒啊!”李美玉的头发,在薛从良的胸膛,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“哼,谁让你不给我打电话,不去看我,不在晚上去找我呢?人家都快想死你了,你还是不来,晚上人家都睡不着觉,你知道吗?”李美玉咬着薛从良的脸蛋,把他的脸蛋,拉得起来好长。

    “哎吆,哎吆,我的脸蛋,疼!”薛从良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美玉这才算是松了口,像是出了好大一口气,但是,她还是没有罢休,一下子砸在薛从良的身上,像是买了一个肉垫子似的,美美地窝在薛从良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哎吆,你压得我都出不来气了,我快被你压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压死你,谁让你不理我呢?哼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?”李美玉撒娇不止。好像只有这样,才能够发泄她心中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?现在是大白天的!”李美玉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大白天都不能做了,这是我的房间,门已经锁好了,不会有人来的。”薛从良兴奋起来,双手不停地忙碌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外边那么多人,会让人听到的,你可是神医,要注意你的形象,你忍到晚上还不行吗?今天晚上我又不走!”李美玉一边劝说,一边从薛从良的身上坐起来,然后扣住自己被薛从良扭开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燃起来了,又不让,真是!”薛从良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咦,不会,你看你的柜子下边,什么东西在金光闪闪?”李美玉无意中看到,柜子下边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一个鲤鱼打滚,翻身而起,头伸到床下边一看,果然有金sè的光芒,“咦,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薛从良钻到柜子下边,伸手把那东西,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,不会,他们果然说话算话,把金子给送过来,是金子呀,是金子,小玉,我们要发财了,一百两黄金呀!”薛从良像是一个孩子似的,高兴的跳了起来。并且,迫不及待地在李美玉的脸上,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太好了,有了这些钱,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了。比如,购买一些医疗器械了,还有购买汽车了,你的摩托车,也该鸟枪换炮了。”李美玉也跟着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有自己的想法了,我的摩托车,就不换了,我要给村里做件好事。”薛从良脸上红扑扑的,像是吃了蜜也一样的甜美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件什么好事?”李美玉满怀期待。(未完待续。(.)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