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44章 追捕约会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两个人,你一言我一语,在小树林里,说来说去。当然,要属乔运昌说话最多,嫣然几乎没有说什么话,但是,嫣然却一直在聆听。

    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。嫣然竟然喜欢乔运昌这个说话罗里啰嗦,办事罗里啰嗦,干什么都婆婆妈妈的男孩。或许,这个男孩也有什么独特的魅力?

    在嫣然的心目中,有一个男孩对自己好,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,要知道,在他的生命中,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对自己一见倾心。也许是因为,自己长得太难看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不同了,嫣然完全是个大美女。胎记的消失,让嫣然的皮肤白皙,所谓一白遮百丑,嫣然就是这样。再加上嫣然天资聪颖,说话办事那是别具一格,与众不同,嫣然的魅力,更是不可小觑,所以,对于乔运昌来说,这个女孩,简直就是美若天仙。

    乔运昌是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,所以,对女孩也特别的专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本来,他要回城里的,他的药店还关着门,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店铺,而且,还遭到m医院的打压,但是,作为一个医生,他的职业不能丢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见到了嫣然,乔运昌就像是着了迷一样,时时刻刻都想见到她,一分钟见不到她,他就心烦意乱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嫣然,我是个直来直去的人,说话不打圈子。我们都不小了,要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,女孩子,这种事情还要赶早不赶晚,否则,被剩下了,可就不好了。我有个朋友,别人表白的时候,她不在意,现在,没有机会了。她就很后悔。嫣然,我觉得,我们挺合适的,要不……要不,我们做个男女朋友,你看怎样?”乔运昌说了一大圈子。就是为了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乔医生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该怎么回答你。这事,太大了,要不给我点时间,我回家问问我的父母。看他们是否同意?毕竟我们才见过两次面,彼此都不太了解,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,你说呢?所以,我现在,还真不能答应你,否则。我这不是在欺骗你吗?”嫣然很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女孩子,还是要保持点矜持的。尤其对这种事情,才见了一次面,就准备开始交男女朋友,这种事情,真是风险不小。乔运昌虽然是薛庄附近的人,但是,嫣然和他的交往,毕竟还是见了两面而已,并没有什么深入的接触,所以,谨慎起见,嫣然并没有同意乔运昌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借口吧。并不代表嫣然就不喜欢乔运昌,一个女孩子,不喜欢一个那孩子,她是不可能出来和他约会的。其实,这已经在表名,女孩子喜欢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乔运昌听到嫣然的回答,刚才的热情,像是被泼了冷水。激动地表情,突然消退下去,脸上浮现了一层的乌云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次表白,竟然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嫣然看他心中不快,也很担心,她不忍拒绝任何一个人,拒绝是痛苦的,所以,嫣然感同身受:“乔医生,你才高八斗,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所以,你一定要努力,把医学成绩做到最好。现在,我们都还年轻,以后,见面的机会,还多着呢!你不是也要去薛医生的伏龙山疗养院吗?到时候,我们不是同样可以见面吗?”嫣然耐心地疏导乔运昌,希望他不要失望,继续努力下去,不仅是工作的努力,还有爱情的努力,千万不要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嫣然也在担心,自己遇到的第一个表白的人,被自己的拒绝给击退了,这可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嫣然有个打算,如果,乔运昌真的喜欢自己,等乔运昌第二次表白的时候,她就准备一口答应下来。虽然乔运昌有些毛病,比如很是啰嗦,但是,这个男孩还是个潜力股,虽然现在不是很有钱,也没什么建树,将来,不一定就没有钱,没有成绩。

    交朋友要向远处看,乔运昌不仅精通中医,同时也善于研究,在城里诊所林立的情况下,他发明了自己的丹药,并且生存下来,本身就是一个不一般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准备加入伏龙山疗养院,现在,还不知道薛从良是否同意,他总是说我啰嗦,而且,对我的印象很差,我担心他最后会变卦了,不要我了。”乔运昌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薛医生是个不错的人,接触的时间长了,那就知道了,他这人说话算话,诚信的很,我就很信任他,不仅是我,周围的很多人,对薛医生的印象都很好。”嫣然把薛从良夸赞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希望真的如此。不过,我还得再反回一趟城里,把我的诊所物品,处理一下,毕竟,那是我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,就这样抛弃了,也有点不舍。”乔运昌想到自己那个半死不活的的诊所,就有点遗憾,这年头,想要办成一件事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那你,赶紧把诊所处理掉吧,反正,依我看,伏龙山疗养院估计很快就要开门营业了,到时候,我们就可以一起到宽敞明亮的医院工作了。这地方,山青水秀的,是个好地方,我们在这里工作,其实也是在这里养生,你说呢?以后,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呀,你何必死求在水泥森林的大都市里,过着人鬼不如的生活呢?”嫣然现在也变得有些啰嗦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拿着扫把从诊所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说嫣然被人骗走之后,尤其是被乔运昌骗走之后,心中窝火。这都什么玩意,搞了半天,原来是引狼入室。这个乔运昌,到底想要干嘛?

    “你别乱发火,说不定,这是嫣然的一次机会呢?”李美玉在后边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我就吓吓他们。”薛从良答应着,走出诊所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这地方,竟然也能谈恋爱。”薛从良诊所的附近,其实没什么安静的地方,现在是车来车往的,“对,小树林。”

    附近,唯一算是安静的地方,就是那片小树林,这小树林,是村里的集体土地,所以,村民们都在那里种树,算是站上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小树林草木茂密,果然是个约会的好地方。不过,薛从良在小树林你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这人到底去了哪里呢?”原来,乔运昌和嫣然两个人说完了话,就从小树林的另一端出去了,然后,去踩马路。这样的事情,不去踩马路,真是太遗憾了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扑了个空。他拿着扫把找了半天,像是猫捉老鼠,也没有找到人。

    乔运昌和嫣然两个人,走在通往薛河的路上,这条路,人迹罕至,只有两道车印,显然,这时王大宝拉水的车印,所以,这里算是安静了。一向说话很多的乔运昌,现在话突然变得很少了,一直跟着嫣然,向前走啊,走啊。

    “乔医生,你以前经常来这里玩吗?我看,这里真是一个好玩的地方,当初,白姐姐让我来这里的时候,我还不乐意,现在,彻底喜欢上这个地方了。”嫣然打破沉静,找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,我经常来,但是,父母不让到薛河里玩的,这里的水,太深了,发生过意外,所以,村里的人,都对自己的孩子,严加看管,从来不让到这里玩,这里也就成为一个禁区了。”乔运昌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竟然有这样的事情?这里发生过什么危险?可否说来听听?”嫣然对薛河的故事,颇感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