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54章 孔祖师蓄意收徒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瘦猴子听到王大宝还不会善罢甘休,立刻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他给我阉了!”王大宝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立刻面面相觑,这种事情,他们还从来没有干过,别说阉人了,现在,连手术刀都找不到怎么阉掉?难道,找两个石头,直接砸了了?

    “王大宝,你做人也太多分了,我饶不了你!”瘦猴子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这样做,是不是?”二蛋子也是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吓唬吓唬这孙子。好了,现在老子心情好了,算是你们幸运,否则,老子杀得你们片甲不留。来人啊,给他们松绑,让他们赶紧给我滚蛋。”王大宝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七手八脚地把各自身上的绳子解开去掉,二十几个人,一拐一瘸,连搀带扶的从地上站起来,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大宝才忽然觉得,浑身酸痛。这群畜生下手够狠的,把王大宝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    “这群人真是心狠手辣。”二蛋子看到王大宝身上的伤痕,也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“哼,这些人,为了利益,当然是不择手段,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,你没听说过吗?攘攘熙熙皆为利来!哪个人不是为了利益呢?”王大宝引经据典,说了一通话,更觉得嘴巴痛了。

    众人把王大宝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伏击,可谓失败。本来这是王大宝策划的一次伏击,反而成为对方伏击王大宝的行动。王大宝这次可谓吃了大亏。不过,也算是做了一笔生意,王大宝又签订了一个供水合同。接下来,他的伏龙山泉又有了销路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你这段时间,伏龙山泉水卖的不错啊,兄弟们能不能也为你出把力,挣点辛苦钱呢?”二蛋子问道。

    王大宝一想,说来也是,兄弟们跟着自己这些年来。风里来雨里去,受了不少的苦,现在自己有了这样的资源,本应该是和兄弟们共同享受的。但,王大宝怕他们泄密,一直没有同意他们也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现在,随着业务量的扩大,王大宝一个人显然忙不过来,却是需要增加人手了。但增加人手不能盲目的增加,需要有一定的策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王大宝准备把自己最亲近的几个人先拉进来。和他们签订生死合同,不论任何情况下,都要伏龙山泉水进行保密。

    这是王大宝把生意做下去的基础。一旦泉水源头被泄露出去,恐怕谁的生意都不好做了。

    “嗯,二蛋子,这样吧。我现在也需要一批人手,如果你有这个想法的话,我给你说说加入我的生意的方法……”王大宝想了想,准备立一个规矩,让和自己一起做生意的人,都能够生意做下去。

    王大宝在立规矩的同时,孔圣人也在立规矩。

    孔圣人这段时间,可谓是高兴不已。自从伏龙城回来之后,孔圣人又迎来了自己生意上的一个巅峰。

    孔圣人立在伏龙山上的广告,产生了巨大作用。不仅成为一个景点,而且,成为桃木剑的标准展示区。桃木剑的镇妖驱邪作用,被人们传得是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现在,薛庄的人们。几乎是家家户户都要购买一柄桃木剑,用来悬挂在正屋中间,镇妖驱邪。

    这不,薛从良的二婶都来购买了一把。说是家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,房间里阳气不足,容易引来各种不三不四的东西,如果家里悬挂一柄桃木剑,家里的夜里,就会安宁一些。

    据薛从良的二婶说,每到晚上,家里总是会听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,打开手电看了看,又什么都没有,有时候,还会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。所以,这不明不白的声音,让薛从良的二婶,心中很是不净。本来,山里人都有点迷信,现在,这事情被村里人传的越来越玄乎,薛从良的二婶,更是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除了薛从良的二婶说道这种情况,其他也有人家说起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薛庄上下又慢慢陷入谣言的恐慌之中。于是,来找孔圣人购买桃木剑的人,越来越多。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桃木剑只不过是村南头桃树林里废弃的桃木做成的。但是,有了孔圣人的符咒,人们的心里,好像就踏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桃木剑,镇妖驱邪,谁用谁知道,晚上睡不着,白天没精神,天天晚上瞎闹腾,桃木剑一道,万事大吉,快来试试吧。”孔圣人在村口超市门前,吆喝着,举着他的小旗子,很是惹人眼球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孔圣人的红火生意,孔圣人逐渐成为一些人偶像。

    “孔祖师,你就收我为徒吧。”突然,有一天,一个年轻人,突然拜倒在孔圣人的地摊前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小伙子,你这是干什么?我又不是什么神仙,你拜在我这里是干什么?”孔圣人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孔祖师,你收我为徒吧,你不收我,我就永远不起来。”这年轻人匍匐在地上,连脸孔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至少抬起头来,让我看看你是谁吧,你这样趴在地上,我怎么给你说话?”孔圣人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小伙子抬起头来,只见这小伙子眉目清秀,看上去有几分仙风道骨,虽然有些消瘦,但是精神抖擞,眼睛咕噜咕噜地转来转去,然后叮嘱孔圣人。把孔圣人看的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字?从哪里来?怎么要突然拜我为师呢?”孔圣人对眼前的这位小伙子,颇多疑惑。要知道,自己的这门手艺,一辈子了,从来没有人要继承,现在的年轻人,都崇尚科学了,这玩意只是个唬人的把戏,年轻人多半不想学习。

    “小生名叫孔小圣,是李庄人士,只因听说孔祖大名,特意前来拜师学艺。”小伙子像是电视上拜师学艺的人一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孔小圣?你这名字,和我竟然有几分相似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是我儿子呢?哈哈,我问你,你怎么喜欢学习我这邪门歪道的把戏呢?”孔圣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祖师,小圣自幼喜欢学习奇门遁甲,对这些兴趣颇深,十岁的时候,就推演周易,十五岁的时候,通晓八卦,现在,不仅上晓天文,下通地理,现在,对祖师的技艺,尤其羡慕,故慕名而来,请祖师务必收我为徒。”孔小圣说话铿锵有力,有条不紊,思路清晰,一看就是有思想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可别祖师祖师的叫我,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风水先生而已。这么说来,你可是学富五车呀,你是我这么多年来,见过的唯一个把古典易经,搞得这么熟悉的人。只不过,缺少点实践经验而已。”孔圣人装作经验丰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祖师说的是,我虽然理论知识丰富,但运用到实践,还是有一定的差距,这正是我想拜您为师的原因。希望您同意。”孔小圣又一次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,小伙子,你这拜师搞得有点突然,我还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呢?你容我考虑片刻……”孔圣人遇到这种情况,也是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收了吧,收了吧!”不知什么时候,孔圣人和孔小圣的周围,已经围了很多人。这些人都想看看热闹,希望孔圣人把孔小圣收为徒弟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孔圣人看了看周围的人,竟然有些羞涩,但又面露难色,这可如何是好?孔圣人的心理压力很大,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如果你想加入我的门下,还是要经过我的考验的。”孔圣人想了办法,准备考验考验这小伙子的真本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