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55章 拐子薛夜探黑院子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孔圣人对这个小子,其实也有些许好感,但毕竟,自己作为十里八乡的成功人士,不能说收徒弟,就收徒弟,这以后,如何在众人面前立足,起码,也让众人看看,想成为孔圣人的徒弟,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这样,一方面抬高自己的身价,另一方面,也提高徒弟的素质。否则,到时候这徒弟学艺不精,外传出去,岂不丢自己的脸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先在这里给我坐镇三天,如果你能过关,我这就收你为徒,并且给你举行拜师仪式,昭告天下,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孔小圣是我孔圣人的徒弟。”孔圣人义正词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向嘻嘻哈哈的孔圣人,自从来了这样一个尊称为自己孔祖师的小伙子之后,孔圣人觉得自己地位提高了很多。也开始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坐镇的主要任务有两件,第一件事是推广我的桃木剑,如果销售效果好的话,这就可顶替你的学费,如果销售不好的话,你就给我上桃园砍树,当做你的学费。第二件事是,招揽顾客。招揽的顾客越多,你的成绩越好,知道吗?这样,我就会缩短你拜我为师的时间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孔祖师,我怎么觉得,我是来给你推销东西的呢?我不是来做销售的,我是来学艺的。”孔小圣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孔小圣,任何事情的学习,都是从最基层开始的,你不知道客户的需求,怎么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呢?我告诉你。你要好好在基层锻炼,到时候,你就会发现,为师的并没有欺骗你。即使你学艺不精,也能够学得一个销售高手的本领,别像那个拐子薛,一辈子只会给人看病,销售方面,一点都不行。到现在还是贫困潦倒,所以,我这些都是前车之鉴,你要好好学习,自会有所收获。”孔圣人觉得自己真的成了祖师,说话都声如洪钟,拉着官腔,像是在训斥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孔祖师教训的是,我以后,保证听你的话。争取早日学到真功夫。”孔小圣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孔小圣说这话,孔圣人有些脸红。自己何德何能,这辈子没学到什么东西,连一点正规的教育都没有接受过,无非就是根据自己的经验,给人看看宅子。看看风水。这些被称为封建迷信的活动,在农村,尤其是这些偏僻的小山村,反而十分盛行。

    孔圣人也由此被大家称为圣人,其实,孔圣人肚子里有多少墨水,自己心里清楚,那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。现在,收了这徒弟,自己倍感压力。从来没有总结过自己的知识的孔圣人。也开始在闲暇下来的时候,编写教材,把自己的所得所想,记录下来,以备后人来阅读。

    他有个愿望。那就是自己的这些文字,也能够出版成书,到时候,广为流传。这些东西,都是不入流的内容,在民间流传还有可能,但要想到正规出版社出版,有些玄乎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孔小圣,能力非凡。在坐镇的第一天,孔小圣就开始把桃木剑卖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桃木剑,世界首富的都买了三把,你还犹豫什么?聚财、镇宅,剑中极品。有学生的家庭,买了桃木剑学生保证考上青华大学,有男孩的家庭,买了桃木剑,保证取上如花似玉的好媳妇,有女孩的家庭,买了桃木剑,保证嫁个百万富翁!有老人的家庭,买了桃木剑,老人身体健康,活到一百零八岁。”这是孔小圣的声音。他的声音被循环播放机录了下来。在人来人往的村口,循环播放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孔小圣还把孔圣人的摊位升级。做了六个小旗子,一个个竖在摊位旁边,每侧三个小旗子。这小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,十分招人眼球。

    这无意中,让孔圣人的摊位,更加明显,所以来观看桃木剑的人,突然增加了许多。再加上这是旅游旺季,来伏龙山旅游的人,也是如过江之鲫,汽车,摩托车,行人,交织在一起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请问,我家近来总是有一种怪声,每到晚上十二点之后,这种声音就一阵一阵的响起来,真是怎么回事?你的桃木剑,能不能镇宅呢?”其中一个购买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可以。我们这桃木剑,是孔祖师经过九九八十一道程序,修炼而成,对于房间各种杂音,还有莫名其妙的动静,都有震慑作用。”孔小圣说道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这些人把宝剑买回家之后的当天晚上,房间里的异常动静,机会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,引起了拐子薛的注意,拐子薛是不相信什么鬼怪的,所谓半夜三更房间里的声音,必定是有原因的。所以,拐子薛觉得揭开这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当外边的喧嚣平静下来之后,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一点多钟。拐子薛带上自己的精钢拐杖,从房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夜色如水,周围一片静寂,四周全都是青蛙的鸣叫声,哇哇哇哇,此起彼伏,源源不断。偶尔传来几声狗叫,更是显得夜色的清幽。

    拐子薛在村庄的小路上,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一切都很安静,几个打更的人,打着手电筒,给拐子薛打招呼:“拐子叔,还没睡呀,这都晚上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大了,睡眠越来越差了,这不,出来溜达溜达,养养精神,待会儿再回去睡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段时间,村里不平安,我们这打更的人,也不得安宁,对了,你听说没有,有些人家,三更半夜里,总会有异常的声音,就像是老鼠在挖洞,又像是有人在走路,噗噗的走动,非常的吓人。我们这些打更的,每天晚上,都会碰到好几家人,晚上惊叫呢!”打更人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这种事情,我早听说了,实话告诉你吧,我晚上出来,就是想要对这件事,一探究竟呢!无奈,在这里转了这么久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这几天,听说有户人家,闹鬼闹得严重,总是时不时的转到那家,我看,我们先到那家看看情况,如果真的碰上了,我们一定要把这内鬼给揪出来,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?”打更人是个小伙子,胆子也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,我倒是要看看,现在这社会了,怎么还会有邪门歪道的东西存在。走,你带着路,我们去看看。”拐子薛找到了线索,立刻让打更人带路,他们两个向村南头走去。

    村南头这段时间,很多人家都开始养狗了。以防止晚上莫名其妙的动静再次出现。不过,也有人购买了桃木剑作为镇宅只用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养狗的人家,并不管用,而购买了桃木剑的人家,却平安无事。有些人家,就算是养了狗,照样会在半夜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而狗在这个时候,并不叫唤。

    拐子薛和打更人走到村南头,最外边的时候,只听得周围的狗,在不断的叫唤。但是,就在最南边这家人的院子里,狗儿没有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户人家叫小刚。拐子薛和打更人走到他家门口,借着月光,隔着门缝,朝里边看了看,发现,里边并没有动静。更糟糕的是,他家的狗,也没有什么动静,像是睡着了一样,躺在院子里。在狗嘴旁边,好像有一块肉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有情况啊!”打更人有些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情况。我们这样,你守在门口,我进去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拐子薛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