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56章 暗夜白光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拐子薛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里。发现,本来生龙活虎的那条狗,现在睡得比懒虫都要香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拐子薛踢了那狗一脚,狗儿像是一堆烂泥一样,瘫软在地上,跟一个醉汉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这狗真是,晚上该你看门,你反而睡得像是死猪,到底怎么回事?”拐子薛用随身携带的夹子,夹起地上的一块食物,闻了闻,一股香喷喷的味道,涌进鼻腔。这是“三步倒”的味道。所谓“三步倒”,就是吃了这个东西,走三步就会倒下,药量如果不是太高,不足以致人死命,而如果药量过高,必定置人于死地,这狗儿像是一滩烂泥,说明药量不是太高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狠心,竟然来毒杀看门狗。是来偷东西的吗?还是来抢劫的?”拐子薛带着诸多的疑问,向这家人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本来关的严丝合缝的房门,现在开了一个缝。

    拐子薛蹲坐在门缝旁边,倾听着里边的动静。只听得静寂的房间里,不断地传来像是老鼠嗑瓜子的声音,“咳咳啪啪,咳咳啪啪!”

    这种声音之后,又传来“啊呜,啊呜!”的低吟声。这声音,像是从地下传出来的。甚至无法辨别它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夜色之中,周围一片静寂,四周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,本来,人们就很恐惧,再加上这种声音,晚上出来撒尿的人,或者半夜偶然醒来的人,不知道要害怕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拐子薛隔着窗户看进去。发现,卧室里的两个人,都用被子蒙住头,在被子里。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都以为是房间闹鬼了呢!拐子薛心中明白,这绝对是有人在作怪。到底是谁在作怪,待会儿,从房间里出来,拐子薛就可以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各种奇怪声音。断断续续地传来,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把拐子薛的腿,都蹲的发麻了,里边的“鬼怪”,还是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操蛋,这是谁呀?到底想干什么?”拐子薛在外边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正当他有些瞌睡的时候,忽然,听到一阵骚动,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。这脚步声,如同行走在草丛之上。“沙沙”作响。

    忽然,在门口闪出一道“白光”!嗖的一声,射出十米远。

    把拐子薛惊得心脏突突直跳。真他妈的有鬼了吗?

    拐子薛还没来的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,这道白光就已经射出了门外。只听得大门像是被风吹动一样,晃啷啷响个不停。把在门口等候的打更人,都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“是个什么东西?你看到没有?”拐子薛从院子里追出来。问道。

    “鬼……鬼,真的是鬼啊!我看到一道白光,一闪而过,其他再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!”这打更人吓得上牙打下牙,瑟瑟发抖,几乎说不出来话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,老爷们有什么好害怕的。他朝哪个方向去了?”拐子薛虽然嘴里不说害怕,但心中也确实担心,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,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像是朝东边去了……东边!”打更人说道。

    东边还有几户人家。难道这东西又藏到东边人家里,去祸害东边的人家了?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看!”拐子薛手执自己的精钢拐杖,指了指东边。

    “拐……拐子叔!你自己去看吧,我……我不太敢去!”打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就这就把你吓趴下了?我半辈子。还没见过鬼呢!正好开开眼界。你如果不去,那就自己回去吧!”拐子薛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打更人看了看黑漆漆的夜里,当然不敢独自走路了,只好跟着拐子薛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过一座麦秸垛,又走过一片荒芜的大草堆,终于来到另外东边的几户人家。

    但还没有走到东边的人家门口,就听到一阵怪笑!

    “咯咯咯!咯咯咯!”这声音突然传来,令人毛骨悚人。打更人直接被吓得蹲坐在了地上。拐子薛也是吓得扎住了防御的架势,恨不得立刻开始攻击入侵者。

    “谁?到底是谁?有胆量出来单挑!”拐子薛喊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,立刻引来周围看家狗的注意,它们的狂吠声,响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嗖!”就当拐子薛朝着东边寻找时,只觉得西边一声风声传过来。

    拐子薛身手敏捷,精钢拐杖,立刻朝西挥舞了一下,只听得“刺啦”一声,是棉布撕裂的声音。一道白光闪过之后,一片像是羽毛一样的东西,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拐子薛弯腰把片东西捡起来,拿在手里端详了一番,发现这是一片破布条而已。这绝对是那道白光留下来的东西,刚才拐子薛挥舞拐杖的时候,扯下了他的一片白布。

    有了这片白布,拐子薛的心里,有了谱。看来,这东西不是什么鬼怪,绝对是有人在从中作梗。但这人是谁,从这片白布里边,大概还看不出什么结果来。

    拐子薛拿着这片白布,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一股男人的臭汗味,有搓了搓,是那种粗布衣服,特有的质感。又放在手里撕了撕,柔软而富有弹性质感甚至比丝绸都要优良。

    从这里可以判断,这绝不是一般的人家所能穿得起的衣服,应该是具有一定资金实力的人家,才能够穿得起这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就有两种可能,一种可能是这人从富裕户人家里偷出来了这种衣服,然后穿在了自己的身上,装神弄鬼。另外一种可能就是,他本来就是有钱人,穿上这身打扮,出来的吓唬人,然后达到他的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拐子薛先到这里,在心中默默清点薛庄村里所有的有钱人家。除了孔圣人,其他的人家都是安分守己的,出现这种情况的人,很少。薛庄里大部分人都相处和谐,不可能谁有这样的癖好,半夜里出来吓唬人。

    拐子薛想到这里,很快就陷入了迷惑。孔圣人现在每天都躲在被窝里,陪着媳妇共度良宵,也不太可能出来搞这种把戏呀。那到底是谁,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出来装神弄鬼呢?

    拐子薛又把村里新来的几个年轻人,在心中过滤了一遍。这些年轻人,拐子薛并不熟悉,他们到底什么脾气,什么秉性,却是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所以,拐子薛还是觉得,这几个年轻人的可能性要大些。

    “乔运昌,你出来!”拐子薛突然叫出来一个名字。把站在旁边的打更人,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找出来是谁了吗?”打更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这是冒碰的,或许,能找出这个人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棵大树下,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,但依然是没有任何头绪

    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拐子薛也是筋疲力尽。他拿着的那片白布,也解不开这背后的秘密。没有办法,他顺势把这块白布装在自己的口袋里,准备回去之后,天亮了和薛从良一起商量商量,看看有没有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“走吧,看来,今天晚上,是不会有什么进展了。我们回去再说。”拐子薛收了收自己的精钢拐杖,转身即将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终于要回去了。我以后,是坚决不做什么打更人了。这活儿,现在风险太他妈的大了,弄不好就被鬼给吃了。”打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风险与机遇并存,我告诉你,查清了这件事,你可能收获不少好处呢!”拐子薛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真的吗?什么好处?如果真有好处,那我就继续干!”打更人听到有好处,立刻就又趣味盎然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