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66章 深夜巡山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拐子薛把这件事情,立刻通知了薛从良。薛从良得到消息后,也是非常焦急。这件事关系到五行疗养院和伏龙山中药院的发展大计。

    如果伏龙山中草药被人清空,伏龙山还拿什么闻名于世?

    拐子薛把这件事的计划给薛从良说了一通,薛从良现在虽然工作繁忙,但是,这件事事关生死大计。薛从良立刻同意参加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拐子薛的行动目的,其实就是抓人。

    这次行动绝对保密,因为现在尚不可知偷盗中药草的人,到底是内部人员,还是外部的人。

    晚上吃过晚饭之后。中药院和五行疗养院全部下班了。薛从良和拐子薛召集了几个人,这几个人,全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拐子薛并没有告诉他们晚上要求干什么,而是说,山上去巡山。七八个人,排着队伍,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伏龙山,没有了以前哪样的动静,晚上,已经有人敢出来活动了。在晚上,薛从良看到有人背着竹筐,岛上赏去采摘野果子,还有人到山上漫步,更有人夜宿山上,说是吸收伏龙山天地之精华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五行疗养院的后边,见到有人搭建了一个小棚子,原来,一位老人为了保养身体,但是又住不起五行疗养院,于是,学着薛从良的样子,在附近搭建了一个小棚子,自己住在里边。但是,这地方太过简陋,白天热。晚上凉,再加上没有中药的护理,老人的身体并没有保养好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的身体不行。晚上不能住在这里的,这里晚上的寒气太重了。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薛从良好心劝解这位老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的耳朵不行,听不见,你大点声。”这位老人的声音。如雷贯耳,几乎把附近地洞里的老鼠,都快给震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,老人家,这里太凉了,你到我的疗养院去住吧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钱,住不起疗养院呢,我老了,就让我慢慢老死在这里吧。”老人毫不客气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。您这说的什么话呀?我们这里不是公家的医院。您没有钱就把那您给赶了出去。我们这里,你没有钱,我就不收你的钱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。你不收我的钱?”老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嗯,你可以免费住进去。我们免费给你治疗。等你的身体恢复了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薛从良说着,给老人写了张纸条,上面写了四个字“接待一人”,“老人家,你拿着这张纸条,去疗养院,他们就会收你入院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拿着薛从良给的纸条,如获至宝,攥在手里,像是攥住了一个宝贝:“谢谢薛医生啊,你真是太好了,你真是我们的活菩萨呀。”老人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过奖了,我只是尽一点力而已,您别客气啊。”薛从良说道,能够帮助这位老人,薛从良的心中,也涌起一阵自豪感。

    “不过呀,现在的人,全都是势利眼,看到别人赚了钱,就眼红了,你们可得小心了,这伏龙山的草药啊,恐怕是保不住了。”老人冷不丁地说出这样一句话,让薛从良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说这样的话,是什么意思呢?”薛从良纳闷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啊,你是个好医生,你的大恩大德,我不能不报。我这段时间,住在山上,三更半夜起来撒尿的时候,忽然发现有人在山上盗采草药。我老头子,虽然耳朵不好使,但是,心明眼亮啊。我偷偷地走过去一看,见到有人拿着镰刀,铲子,还有铁锹,在山上一阵乱挖。他们的人不少啊,起码有二十多个人……”老人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然后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山疙瘩,意思是,他是在那里发现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要上前只制止,但是,那些人看上去非常野蛮。我一个老头子,身单力薄的,被打死在这里,也没有人发现,还是少管闲事的好。你们现在上山来了,正好经过这里,我就把这里的情况给你们说说,让你们心中有数。”老人喘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完了老人的叙述,至少发现了三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有人偷盗草药这事,是千真万确了。第二个问题,这些人人数众多,看来,并不是个别人的行为,或许是背后有人指使。第三个问题,这些人的活动时间,大概是在后半夜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人家了。我已经听明白了你的话,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,你就放心吧。”看着这位老人,收拾了简单的铺盖之后,向薛从良的伏龙山疗养院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他有些蹒跚的背影,感慨颇多。他想着,或许等待某一天,薛从良要不村里的全部老人,都带到疗养院去休养身体,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。到时候,薛庄就真正实现,老有所养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老人,薛从良看了一眼拐子薛,两个人已经明白了很多。看来,他们的行动计划,需要做一点点调整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手,是八个人,而对方,却是二十多个人,敌众我寡,显然不占上风,而且,对方是在后半夜行动。现在是上半夜,显然还需要等候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随身携带的东西,全都安排人员,布置在附近的地上。有些东西,布置在了中药草的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等所有事情安排完毕,薛从良才算是松了口气。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,薛从良就地安排休息,就在老人休息过得地方,这地方虽然简陋,对于简单的休息来说,还算是相对安全的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休息之后,拐子薛和薛从良怎么都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很久以来,第一次在这里休息了。夜宿深山,听起来有些害怕,但是,却是充满了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透过树稍,看看深蓝色的天空,天空上缀满了点点星光。周围的一切,都充满了神奇。薛从良对于这其中的所有,都是如此的着迷,他好像对着浩瀚的星空,充满了原始好奇。如果这世界上,还存在另外的生命的话,那薛从良的五行医术能否对这这些生命也进行疾病的治疗呢?看着这一切,薛从良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实在是有点疯狂。

    而拐子薛则在侧耳倾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。他做事情就是这么专注。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的眼睛如同黑夜里猫头鹰的眼睛一样,迅速咕噜咕噜地透过草丛向远处看去。谁也不可能想到,在这里地方,竟然还躺着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。

    但这些动静,大多数都是风吹草动的声音,最多也就是山上的老鼠,在草丛中钻洞的声音。拐子薛虽然年龄大了,睡眠少了,但还是挡不住浓浓的睡意。一阵一阵的睡意,像是一阵一阵的浪潮一样,不断地涌上来。拐子薛早已经是哈欠连天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个人,早已经鼾声乍起了。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,睡起觉来,也是这香甜。薛从良就没有这福气了。到现在,还是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之后,寒气下来了。露水开始打湿薛从良的衣襟。只觉得,一滴滴的雾水,像是一串串珠子,挂在眼睫毛上。接着,眉毛上,脸蛋上,全都是雾水。

    可是,这时候还是没有人上山来的动静。薛从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。要知道,等人是最令人煎熬的一件事了。并且,还是在这样的地方等人,简直是更是一种酷刑。

    希望正在逼近,远处,传来了不一样的沙沙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