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68章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次战斗,虽然不是恶战,但是,也是受伤人数不少,因为,都是小伤。皂角刺,虽然不能把人刺死,却让人浑身上下是血空。

    薛从良打着手电筒发现,地上的草叶上,沾满了斑斑血迹。这些人,受伤不轻,几乎是一半以上的人,都受了伤。血迹一直沿着山路,向山下延伸,惨状十分撼动人心。

    薛从良几个人看过之后,也是唏嘘不已。这年头,作为一个偷药贼,也是不容易的。不仅需要药理知识,同时更需要偷盗的技巧。

    薛从良觉得,天已经快亮了,大概不会有人再上来偷东西了,七八个人,全都沿着血迹斑斑的道路,下山而去。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薛药香想着,天已经快亮了,不如再等两个小时,直接在山上采摘晨雾药草,这样的药草药性更好,效果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于是,薛药香一个人,独自留在山上。

    “薛药香,你一个人留在山上,害怕不害怕呀?不如直接更我们下山吧,不差这两个小时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薛药香是个脾气有点倔的人:“没关系的,拐子叔,我一个人经常在这山上活动,没一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这样,你就留在山上,如果遇到危险,你就跑,学学当年的薛从良,要跑得越快越好啊!”拐子薛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拐子叔,你们回去吧,我就在刚才的简易帐篷里再睡一睡一会儿。”薛药香说道。

    其余七个人看薛药香的胆子挺大的。而且,反正已经是快要天亮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吧。他们都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薛药香说是不害怕,但是。这深山老林的,一个人睡在这里,只能够听到自己的心,突突直跳。地上的蟋蟀。蹦来蹦去,一直在薛药香的身上,跳来跳去。当周围的一切,都安静下来之后,虫子的开始吟唱起来。叫不上来名字,一阵一阵的,像是在演奏一场巨大的音乐会。

    薛药香听着这场音乐会,慢慢的进入梦乡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反正。天还没亮。他在朦胧中。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。山上的小路上,堆满了落叶,这声音。就是脚步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薛药香迅速警觉起来,睡在地上。瞪大了眼睛。奇怪了,这显然是重物踩在地面落叶上的声音,但是,却看不到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薛药香的心,突然就紧张起来。不会是遇到鬼了吧。这个想法一在脑海中生成,薛药香立刻紧张得要死。

    他虽然自称胆大,但是,当一个人的时候,也同样是胆小如鼠。

    薛药香试图更换一个地方,这地方说不定已经被这东西发现了。他带着自己的背包,像是一个大狗熊一样,趴在地上,缓慢向附近一个大石头旁边移动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很慢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,就连周围的昆虫,都没有惊扰,他们依然在在演奏者音乐,完全没有被薛药香打扰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的动静,还是惊扰到了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扑棱棱——”一个像是翅膀拍打的声音,突然从远处传来。把一片落叶,都震得掉落一片。

    “谁?……”薛药香压低了声音,喊了一嗓子,但他喊了之后,就觉得后悔,因为,这样自己也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薛药香躲在大石头后边,觉得安全了许多。后背倚在山坡上,左边是大石头,只有右侧和前方露在外边。

    薛药香得以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。由于光线太暗,隐隐约约地看到树林中一个人影,在缓慢地蠕动,这人影看起来有些奇怪,几乎是个黑色的木桩子,只有一米五那么高,难道是头上顶了个布单子吗?从外观上看,怎么都不像是个人。但是,他分明是在沙沙的割草。

    哦不,应该也是在偷割中药才是。

    薛药香一看,心中立刻明白了许多,原来,是有人乔装打扮,出来偷药草了。不论你扮成什么样子,老子都能把你认出来。

    薛药香找到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头,用足了力气,对着那个黑色的木桩子就掷了过去。谁知道,正好砸中那木桩子的顶部。只听得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这木桩子突然展开翅膀,跳到半空高,发出一阵尖利的鸣叫。展开的翅膀,足有三米宽。

    薛药香立刻被瞎蒙了。这是什么玩意?难道不是一个偷药的贼吗?但是,还好,这东西并没有冲着薛药香飞过来,而是跳了几米高之后,又原地落回去,继续沙沙地在地上活动。不知道到底是在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……淡定,淡定!”薛药香抚摸着自己的心脏,有些不堪重负了。这还得了,这玩意自己是第一次见到,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正面发起攻击,已经不太可能,薛药香明显出于劣势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一个胳膊粗的木棍,引起了薛药香的注意。他伸长了手臂,想要把这根木棍攥在手里。试了试,还差那么四五公分的距离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敢出去。一旦被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发现了,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薛药香,男人点,男人点,我一定可以的。”薛药香给自己的打气,他试图鼓气勇气,去把那根木棍攥到手里。

    最后一公分,薛药香猛的向前伸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动作,迅速引起了那个怪物的注意。这东西,也像是遭到了惊吓一样,嘎的一声,重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一跳,他几乎像是闪电一样,出现在薛药香的面前。

    薛药香还没抬起头,就发现,面前突然多了一堵黑乎乎的墙。差点被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薛药香哆嗦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这东西没有回应,直接从黑乎乎的被单里,抽出来一把明晃晃的东西。薛药香一看,竟然是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坏了,快跑啊!薛药香一看到这东西,像是听到了发令枪一样,拎着木棍,瞬间冲出四五米远。很显然,薛药香并不擅长在荒草满地的山间奔跑。他还没跑出十米,就被地上的荒草给绊了个狗啃地。

    后面这东西,迅速冲了上来。举起钢刀,对着薛药香的脑袋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在危急时刻,总是能够激发潜能。薛药香不知哪里来了一把劲,从地上抓了一块石头,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石头,足有十斤重,扔出去之后,被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迅速躲了过去。石头顺着山坡,轰隆隆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就趁着这个机会,薛药香迅速出击,手持木棍,直接打在这木桩子的顶上。只听得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这木桩子竟然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薛药香来不及看分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惨叫,第二闷棍迅速又打在这东西的中间部位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东西像是被打折了一样,一声不吭地倒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很快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薛药香依然惊魂未定。手持木棍,一个劲地发抖。但是,看这东西没有动静,他重新镇定了下来。他举着棍子,来到这东西面前,才发现,这黑乎乎的东西,竟然是用黑布做成的。经过精心的剪裁,被做成了披风的样子。

    掀开披风一看,发现里边竟是一个人。这人个子很矮小,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,由于天还不太亮,看不太清楚脸孔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人是被打晕了。薛药香毕竟掌握了一点医术,他立刻对这人进行施救。

    按压胸部,掐人中,有拍打脸蛋,把薛药香累的是满头大汗。还好,他逐渐苏醒过来。薛药香除掉他的披风,试图让他呼吸顺畅一些。

    “说,你是谁?谁让你来的?”薛药香问道。正在问的时候,薛药香的脑袋上,突然被猛击一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