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69章 罪恶的计划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一棍,把薛药香给打得眼冒金星。尽管脑袋晕晕,他咬着牙,一个转身,按着木棍,来了一个扫荡腿,向后边扫去。

    这一扫,扫了个空。只见,后边那个黑影,腾空而起。顺利躲过他这一棍。这样,薛药香已经获得了时间。他迅速起身,搜索那黑影所在,就在五米开外,一个和倒在地上的合影一样的木桩子,站立在一棵树下。

    令薛药香心惊的是,这人的脸部,竟然是一个骷髅。当薛药香看到这个样子的脸孔时,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这人不过是戴着一个面具而已。

    薛药香卯足了劲,冲了过去。没料到这人身手十分敏捷。再加上现在的天色已经亮了,几乎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人影。两个人的行动,更加方便了一些。

    天色的明亮,让薛药香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虽然他对武术并不精通,但是,在学校的体育课上,他多少学过几招长拳,现在拿来临时的运用一下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由于这人行动敏捷,薛药香一直追在他的后边。从半山腰,追到山顶;从山体的东侧,又追到山体的西侧。追得薛药香是两腿发软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既然追不上,何必一直追下去呢?何不直接把晕倒在地上的那个人,绑起来,带回去一问,不就知道他们是谁的人了吗?

    薛药香拍了拍脑瓜,幡然醒悟。那个人跑得快,就让他们跑去吧。薛药香直接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待薛药香返回到晕倒的那个人所在的地方时。发现,地上竟然空空如也。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。薛药香这才意识到。自己是中了另外一个人的计了。他明显是在引开薛药香,帮助另外这个人逃跑。

    “哎,我怎么这么笨呢?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活的,反而又放跑了,哎!”薛药香毕竟是白面书生。没有那么多心眼,在捉人方面,还不太在行。

    不过,经过他的寻找,薛药香终于在草丛中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一个白色的小纸片,在草丛中显得根外显眼。薛药香弯腰从地上捡起那个巴掌大小的小纸片,翻开一看,发现。那竟是半张被撕破的合同书。

    这合同上,只有几个别字还能够看到:

    一拨人负责铲平……一拨人负责找到名贵药材,直接采集后,上交。

    这些只言片语,最后竟然有个落款,名字是郭去病。

    薛药香一看,这不就是直接要审问的内容吗?虽然这两人走了,但是。他却把最重要的东西,扯下来了一半,哈哈。真是天助我也。

    薛药香把这个东西小心地折叠起来,装在口袋里,回去之后,好方便交给他们。毕竟,薛药香并不知道郭去病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的脑门。竟然有些疼痛,用手一摸,竟然有个大包。刚才,他这一棍,真是不轻啊!

    本来,薛药香还想要准备继续采集些药材,但是,脑门疼痛难忍,也就算了吧。这次打斗,也算是没有白搭,反正有了些收获。

    薛药香有些困顿,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个郭去病!”当薛从良看到薛药香带回来的纸片时,立刻火冒三丈。真是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就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,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原来,郭去病为了拯救m医院,准备把薛从良的药草,全部搬到m医院来,作为医院的资源。他派了两拨人前来,第370章团。这些人,受到法律保护,要想治他们于死地,谈何容易?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召集疗养院和中药院的人,大家齐集一堂,共同商议一个最好的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但是,大家经过反复的讨论,并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揍他,揍他们这些鸟人,我们伏龙山的人,不是好欺负的。”最后,孔圣人最终做了高度总结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伏龙山的人,不是好欺负的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。”薛药香摸着脑袋上的疙瘩,气冲冲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,全部人员的目标,都统一到了事关伏龙山荣誉这件大事上。只要这个目标统一,所有人都精神抖擞起来,大家都是为了伏龙山而战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大家的意见,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看了看拐子薛。

    拐子薛德高望重,处事沉稳,薛从良就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赞同。但拐子薛淡淡地说:“这事,你们决定!”

    拐子薛这种态度,显然已经是默认刚才这群人义愤填膺的话了。但是他作为一个老者,不能纵容这些晚辈们一同去打斗,所以,也就不再表示意见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我明白了。”薛从良对拐子薛了解甚深,他已经明白,拐子薛现在不表态,其实,已经表过态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另外几个人,都拥挤到另外一间屋子里,商量着对策。

    这时候,躲在伏龙山北部的一辆小轿车里,显得颇不平静。

    这轿车里,坐的就是郭去病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的合同书,被扯掉了一半?”郭去病一听到这两个披风人汇报情况时,大吃一惊。这就意味着,自己的狐狸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当时天太黑了,我们也是身不由己,深山老林里,谁知道哪里会藏着一个人,我们都是被吓得屁滚尿流!”受伤的那个披风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笨蛋,一群笨蛋。你们精通武学,同时,又精通医道,找你们来,就是让你们办成事的,现在好了,你们竟然连个毛头小子都搞定不了。我一天给你们一千元钱,真是白费了我的钱了。”郭去病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既然说这样的话,我们也不再奉陪,我们都是打工仔,破着命上,你反而说我们无能,你如果这样,你自己去干吧!”

    听郭去病这么一说,这披风人瞬间把披风摘了下来,老子不准备再干了。

    “吆喝,你们这是要将我的军呢!得了,反正我们现在是相依为命,你们离不开我,我离不开你们。算我的不是!”郭去病自叹现在的人,不守约定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不想在你这里呆了,你现在没有医保,没有公积金,我们待下去没有一点希望。工资又不高,我们确实没法干了。”两个披风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们这是要反了!”郭去病火冒三丈,但是,又强压住心中的怒火,深深感叹,现在招工的不易。动不动就要医保医保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你们这样说了,我给你们提工资,你们觉得怎样?每天再给你们每人加五百,一人每天一千五百块钱,这次行了吧。你们一定要给我把伏龙山药草,彻底铲平,争取十天内完工。本来说要一个月的,现在,给你们加工资了,你们的劳动强度,也要加大。”郭去病觉得自己很吃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