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77章 旧账新账一起算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幻想终归幻想,事情哪里会有想象的那般容易呢?薛从良的美梦还没有开始,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,真是令人无法解释。难道,这就是命运不济吗?

    薛从良每次梦想开始的时候,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倒霉事。就像刚开始做医生的时候,就遇到了医闹的骚扰,结果,卷起行李,逃之夭夭。现在,刚刚开始有所起步,又遇到了h医院集团的骚扰。这社会,其实比兽族的世界,都要复杂。

    在兽族的世界中,只有以大吃小,而在现实的社会中,除了以强欺弱,以大吃小之外,还有勾心斗角,明枪暗箭。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啊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郭去病抬回去之后,又重新开始给郭去病进行了治疗。

    这家伙,真是薛从良的冤家,自从遇到了这家伙之后,薛从良的日子,是一天都没有安生过。不是受这人的欺骗,就是受这人的连累,还有,自从这家伙出现之后,李美玉也是天天遭到欺负。这都是什么人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拿着手术刀,恨不得把这人腿上的一根筋挑断了。但,薛从良毕竟没有动手,这可是职业道德问题,如果真的挑断了一根筋,这家伙就会终身残废,但是,对于薛从良来说,他可以说是医疗事故,不过,心理上的可能会懊悔终生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是这样的人,他无论怎么说,都是个有底线的人,不会做这种没有良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小时的手术,郭去病被人打折的小腿,又被薛从良重新接上了。俗话说,伤筋动骨一百天,郭去病这次算是要老实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是给他用了价格不菲的药物。按照这样的药效来计算,郭去病的短腿,只需要一个月。就可以完全恢复了。所以,薛从良的药物。充满了神奇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郭去病觊觎薛从良的原因。如果m医院,也有这样的药物,那m医院,必定能够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“老弟,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呀。现在,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了,我们做笔交易。你看怎么样?”郭去病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想做什么交易?”薛从良现在听到郭去病说道交易,就警觉了起来,自己还被这人害的浅吗?现在做交易,必定要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“其实。不论你多么强大,我心中都不服……”郭去病还嘴硬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不服又怎样?你现在已经躺在了我的病床上了!”薛从良听到这话,心中也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不服的原因,你知道吗?因为你有我们没有的药物。有我们没有的器械,如果,这些我们都有的话,我相信,我们肯定比你们强!”郭去病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你说着话,我不爱听!任何事业的起步,都是从无到有的,我当初,也不是白手起家,难道,我的东西都是偷来抢来的?这是我用汗水和心血,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。五行神器是我通过战斗找到的,珍贵的药材,是我通过流血换来的。还有,我的钱都是我从事正当交易换来的。哪像你,通过倒卖医疗器械,赚了几百万,就开始神气了,如果我也是这样的话,你们还有生存的余地?你早已经死翘翘了。做人,要有底线,要有职业道德,这你懂不懂?”薛从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试图把郭去病的一切,都抖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说的好,你有职业道德,我没有;你有底线,我没有!可是,你想想,这社会,是经济社会,如果你不同流合污,医院几百口子人,吃什么喝什么?现在好了,你发财了,我们要倒闭关门了,你这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啊,你知道吗?你搞得多少人失去职业,没有了经济收入?搞的妻离子散,搞的大家都喝西北风?”郭去病竟然振振有词地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现在我成了罪人,我搞的所有人妻离子散?你他娘的,你有没有良心?就你们那破医院,治死了多少人,你们知道吗?这几十年来,活着从医院抬进去,死着从医院抬出来,你们医药费照收不误,动不动就打人亲属,你们的生存,是建立在别人的死亡之上,天下这么多医院,哪个医院像你们这样没有良心?你不倒闭,谁倒闭?你不死掉,谁死掉?”薛从良听到郭去病说道上边的话,顿时火冒三丈,脱去白大褂,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甩,叉着腰,吼着嗓门,和郭去病大吵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病房的门口,就拥挤了很多人。这些人,听了薛从良的话,都开始指指点点,说着郭去病的不是。但郭去病是个病人,众人只能窃窃私语,也不好意思直接说他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该倒闭,我们该死。可是,你看问题不能这么片面。我们医院,接收的病人多,但救活的人,也是不计其数,有些病人,他病入膏肓,他要死了,就是神仙也就救不了他,难道我们也能救活吗?我给你说,你以后做大了就会知道,医生不是神仙,不是救一个就活一个!从整体上来说,我们能救活的,都救活了。救不活的,我们也没有办法,我们没有起死回生之术,没有让死人复活的本事……”说到这里,郭去病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,就算是你们没有这样的本事,但是,你们雇黑帮,找打手,任意驱逐医院周围的小诊所,把他们都逼得没有任何生存之路,你们这就是在行医济世吗?你们这明显是在搞垄断,打压同行!”薛从良细数郭去病的罪行。

    “打压同行,并不是我注意,那是姜院长的注意,我只是执行而已,何况,我也是个好人,每次我们执行任务,都是以驱逐为主,从来没有把人往死里打,这事乔运昌最有感触,你问问,我们这段时间,殴打哪个医生了?”郭去病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反正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,当时又没有录像,我说你打人,也没有任何证据……”乔运昌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就算了,我们医生天下有的是机会,不在你们医院附近,照样有饭吃。”薛从良说道,“另外一件事,你绝对脱不了干系,你说,你糟蹋了多少小护士?”

    “我说薛医生,这件事你就别搀和了,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,你我都是男人,这种事情,你比我最清楚,哪个男人在外边没有三妻四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搀和了,你当初把李美玉……怎么了?”薛从良说道这里,突然把声音压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很负责人地告诉你,李美玉我是半点光都没占着,这丫头鬼精鬼精的。反而把我玩的团团转,我怎么可能把她怎样了?”郭去病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薛从良稍微消了口气,刚才的紧张气氛,稍微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算你说句人话,如果你真的把李美玉怎么了?我卸你一条腿不可,再把你的根子给拔了。”薛从良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,你这明显违反职业道德。”郭去病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得了,我们的恩怨就算到这里,以后再给你清算,你说,你要做什么交易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样想的,薛医生,你帮人帮到底,救人救到底,能不能直接把我们m医院也给救了?”郭去病大言不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救你们医院?你没有发烧吧?”薛从良拿来电子温度计,嘀的一声,测量了郭去病的额头,显示三十六度七,温度正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