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79章 不祥之光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几天晚上,拐子薛依然没有放弃搜寻夜晚白光的事件。

    这件事,说来真是蹊跷,这白光到底是什么玩意,拐子薛还是没有搞清楚。现在,拐子薛已经排除了孔圣人妖言惑众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,正是这道白光,让薛庄及附近的村庄,所以人家都无法安睡。这也给了孔圣人大卖桃木剑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问题出来了。很多户人家购买了桃木剑,效果几乎是零。晚上该出现什么事情,照样出现什么事情。在门后,在窗户下,在厕所里,在洗手间里……凡是人看不见的地方,总是会出现嗑瓜子的声音,这声音,可以持续十分钟到二十分钟不等。

    有些胆大的人,悄悄起来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。这些勇敢的人讲的故事,就很快传遍村庄。说是有个男人,晚上听到这种声音之后,拿着手电筒,趴了起来,循声走去,想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他慢慢走近发出声音的地方时,这声音,突然停了。当他转开门看的时候,一声像是老鼠一样的怪叫,连同一道白光,从门口窜了出去。没有看清是什么玩意。只看到,这白光大概两米长,行动极为迅速。

    这个事件,成为人们了解白光的唯一近距离接触的事件。其他人,再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或者说,没有胆量再近距离接触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,人们一直是传来传去,没有一个确切的回答。

    糟糕的是,流言传的是越来越猖獗了,而且,传的越来越神奇。村子里开始有人对着白光。进行膜拜,甚至开始烧香,以便驱除这种不祥之光。

    拐子薛对这件事的调查。一直没有停止。但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线索。再加上中药院的事情越来越忙,拐子薛也对这件事。慢慢的放松了调查。

    直到这白光突然出现在中药院。

    那天,薛药香同往常一样,半夜里三点起来熬制中药。在走进中药房间的时候,忽然听到房间里,传来一阵咳咳啪啪的声音。这声音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嗑瓜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药香心中一惊,难道是有人在药材库里偷东西?

    他顺手从门口拿了一个木棍子,蹑手蹑脚地打开了药材库的防盗门。刚打开门,还没来及看看是怎么回事,只听到一声老鼠的尖叫声,接着。一道白光从门缝中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把薛药香下了个坐墩子,他蹲坐在地上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查看了防盗门,防盗门完好无损,又察看了窗户。窗户关闭的很严实,同时,他又看了看通风口,通风口也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这可就奇怪了,这玩意是怎么进来的?薛药香一直听说这道白光。但是,一直没有亲眼见过,这次,亲眼所见,真是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他立刻把拐子薛叫醒了,让他也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拐子薛也是惊叹不已,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跑到了自己的中药院作恶。

    作恶?其实,这白光在里边也没干什么?拐子薛仔细地察看了每道中药的放置位置和多少。最终确定,没有任何变化。也就是说,没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玩意到底是什么?它突然来到我们中药院,是怎么回事?”薛药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现在我们还不太清楚,但现在我们发现,这东西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,但是,它这样偷偷摸摸的,有点烦人。”拐子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我就被它给吓了一跳。差点摔倒在地。”其实薛药香已经摔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没有任何损失,我们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,继续干活吧。如果有什么问题,我们再讨论。”拐子薛打着哈欠,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薛药香一个人,在药房里,竟然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但这白光,后来再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事情,当然要引起孔圣人的注意了。因为孔圣人的桃木剑现在不灵了。

    他找到拐子薛,有些质问地说道:“拐子,你做了什么妖法,让我的桃木失去作用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做了什么妖法?我告诉你,我现在还在纳闷,到底是什么玩意,把这莫名其妙的白光,引到我的中药院的呢!”拐子薛气呼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也到你哪里了,你赶紧买我的桃木剑吧,不买我桃木剑,这东西镇压不住的。”孔圣人趁机推销桃木剑。

    “屁,现在人们都知道,你的桃木剑已经不灵了,骗骗别人还行,想要骗我,哼,没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。现在,这妖怪呀,他进化了,什么叫进化呢,就是一把桃木剑镇压不住它了,需要两把才行。你发现了没有,凡是购买两把桃木剑的人,现在的日子过得都很安稳。”孔圣人解释。

    拐子薛暗自惊叹孔圣人的营销头脑。没想到,这家伙在任何时候,都能够把他的桃木剑卖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你的桃木剑有作用,你能给我解释一下,这道白光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拐子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,我给你解释一下啊,你发现没有,现在这个季节,他就是个神鬼乱闯的季节。村子里还有周围几个村子里,每年死了那么多人,但是,现在人们都不注意风水了,这就导致,有些魂灵得不到安置呀,或者尸体放置的位置,和风水相互冲突,他就会出现入土而不安的现象。”孔圣人试图用它撇脚的风水理论加以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了吧,我问你,这到白光,你近距离接触过没有?他有多长,他发出什么声音?”拐子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,这我倒是没有发现过。它的长度,是可以变化的,他的声音是比较吓人,不过,想要驯服这东西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孔圣人显然有些理屈词穷了。

    “哼,连这东西是什么,都不知道,还说什么除妖啊?”拐子薛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我们这行啊,其实不用见到这玩意,就可以清理掉的。”孔圣人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孔,我是谁你知道吗?我对你了解有多深你是知道的,何必在我这里装蒜呢?你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拐子薛知道孔圣人找他,肯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哎,拐子,不瞒你说,我确实在晚上也听到这种怪声了……”孔圣人最终屈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听到了吧。你的院子里,桃木剑可是最多,这些你信了吧,知道了吧,桃木剑再多,也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,这事你得替我保密,否则,别人都来退货,我可不就赔大了吗?”孔圣人有些担心地说,“当时,是夜里一点多,我和媳妇刚睡下,就听到窗户外边,咳咳啪啪的。本来我以为,是我家老公鸡跑出来了,就没有管它。谁知道,这声音,一直在外边响啊,响啊,有十多分钟。后来,我抽出桃木剑,到外边去看,刚打开门,就看到一道白光瞬间朝大门口窜去,之后,迅速消失不见了。你说奇怪不奇怪。”孔圣人小声和拐子薛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事呀,我们早听说了,你还是属于后知后觉型的。”拐子薛毫不客气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切,刚才你还说的头头是道,现在竟然问起我来了,我哪里知道?”拐子薛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不是瞎胡扯的吗?我们江湖人士的话,你可千万别相信。”孔圣人说道,“我这次来,就是想找你看看,要不我们联手看看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整体闹得人心神不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