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92章 四根手指说什么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看着这人吐出最后一口气,薛从良的心中,无比的沉重。这又是一次无能为力的挽救。薛从良为了得到最后的一句话,他让这个本已经死亡的人,重新经历了一次死亡的痛苦。这种罪恶感,让薛从良更加感觉到,起死回生之术的罪恶。

    人死了,入土为安,而自己却为了一己之私,让这个人反复遭受死亡的痛苦,这在人道主义上,是不人道的。

    很快,这死人的家属的哭声,从远处传来。薛从良迅速让开了一条道。让他们见到最后的一面。

    薛从良已经无能为力了,他在死者家属的哭声中,做了最后的检讨,同时,脑海中在反复地出现他右手所比划出来的四个手指头,以及嘴巴里所说出来的那个“还有更……”的一丝话语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谜团,薛从良最终也没有解开了。

    众人已经开始协助这死者啊家属,搬运尸体了。现场变得热闹起来,薛从良悄悄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嫣然和乔运昌的约会,瞬间就变成了这样。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这约会,从来都没有消停过。每一次,总是遭到这样那样的事故。

    但在乔运昌的脑海中,见到的那个人的黑色影子,一直重复地出现在脑海中,这是件有些可怕的事情。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乔运昌地思考这个问题,但是无法解释。按照正常情况下,人不可能出现灵魂出窍的情况,同时,即使灵魂出窍也不可能出现肉眼可以看到了灵魂的。但是,这个晚上,乔运昌确确实实地看到了这个现象。

    事情就是这样,有些事情在伏龙山这里,是无法得到解释的。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发生,看着他们经历不同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之后。乔运昌不敢再出去了,他生怕在重新看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但第二天,薛从良就来找乔运昌了。与此同时,到来的还有拐子薛、孔圣人、王大宝等一群人。这个团队。还是他们血战伏龙城之后的团队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目的,只有一个,那就是彻底查清薛潭附近,为何会出现中毒死者的。虽然已经有人报警,但是,这种事情,想让警方查清,相当的艰难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没有薛从良经验丰富,所以,众人都被希望寄托在薛从良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一片叹息中。薛从良开了口:“诸位,事情的大概我们都已经清楚了,村子里也是闹得沸沸扬扬,我们每个人,都发表一下意见。看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?有没有人能够预测到的是什么原因?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谁都无法盘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拐子薛咳嗽了一声说道:“这个问题,其实应该让孔圣人来说,孔圣人能掐会算,他或许能够得到什么暗示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孔圣人一听,有人把皮球踢给了自己。顿时有些激动:“不,不,我可没有这本事,我那三脚猫的功夫,还不都是骗人的把戏……如果分析的话,还是拐子经验丰富。”薛从良听了有些生气。这都什么人呢,推三推四的:“孔叔,你说吧,这又不是庭审,我们只是讨论一下。分析分析这件事的原因,又不是做呈堂证供,你说了也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王大宝好像有话要说:“这个,其实,这件事,我应该说几句。前段时间,我由于受了伤,卧床休息了几天,这几天,我并没有去过薛潭,在这个空隙里,竟然有人抛尸到了那里,我想,这人肯定非常了解我的工作规律。如果这样的话,这人的范围就要缩小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宝的话,不无道理,如果有些人不了解王大宝的话,肯定不会在王大宝停止工作的几天里,正好用这个时间,来用王大宝的空隙,来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乔运昌的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转,说道:“有没有这样一个可能?假如这人是王大宝的死对头,这人毒死了人,并且抛尸到薛潭附近,就是为了污染薛潭的水源,让王大宝无法再给其他人供水,从而实现自己的企图?或者,让薛潭的水源变坏,这样一来,薛潭就成了臭水潭了。我们这里所有人,都要跟着遭殃?”

    乔运昌一分析起来,就没完没了。但是,大家都是从报复王大宝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可是,薛从良隐隐地觉得,这其实是有人在报复自己,让自己的名声扫地,让伏龙山的名声扫地,从而打垮伏龙山的医药集团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开口对大家说:“你们觉得,是不是有人在报复我呢?或者说,是前几次报复的延续呢?我们都知道,上次,和那几个人的大战了几个回合,不分胜负。虽然郭去病的人被我们战胜,但是,另外一拨人,并没有被我们打败,他们神出鬼没,像是鬼影一样,一直活跃在的伏龙山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的推测,让所有人都举得很是惊讶。这么多人,怎么把这几个人给忘了呢?

    他们当时是五个人,其中一个人被薛从良活捉了之后,剩下了四个人。但被活捉的一个人,现在还躺在薛从良的医院里,大概是自残了,这人只有呼吸,没有其他的生命体征。

    另外四个人,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对,另外四个人!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脑海中迅速出现了这样一个影像,死者痛苦地死亡的时候,就伸出了四个手指头。难道,这四个手指头,比划的就是四个人吗?

    薛从良顿时明白了很多。难道,这就是他的临终遗言?意在告诉告诉大家,是四个人把他给弄死了?但是,他的嘴里,还说出了另外几个字“还有更……”这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薛从良顿时觉得,自己的猜测,可能猜中了一半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人能够提出更加完美的答案,这几个人聊了一会儿,又重新散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事情并没有就此中止。过了一天,事情就有了最新的进展。确切地说,事情应该是有了更糟糕的发展。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是王大宝:“薛医生,火速,火速,赶到薛潭,出事了!”

    薛从良夜里练完了地术之后,才刚躺下的三个小时,就被王大宝的呼叫声惊醒了。他迅速穿好衣服,背上自己的工具箱,登上摩托车,一溜烟地冲向王大宝的指定地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色微亮,但远处还是一片迷茫。薛从良的车灯,显得更加清冷。

    薛从良远远地看到,王大宝的车就停在薛潭附近,王大宝挥舞着手里的衣服。有些清冷的天气,他只穿了一个背心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从车上下来之后,薛从良好奇地问道:“大宝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王大宝叹了口气,带着薛从良就朝薛潭附近的草丛中走过去。令薛从良惊讶的是,在草丛中,一个人躺在地上,身上盖着王大宝的大衣。

    “啊!不会吧,这是谁?”薛从良惊讶的合不拢嘴了,立刻蹲下来开始给他检查脉搏和体温。

    王大宝移动了下双脚,有些无奈地说:“村东头,二麻子。”

    庆幸的是,这二麻子还有一丝体温,同时,还有微弱的呼吸。

    薛从良迅速开始采取行动,准备拯救二麻子:“没事,没事的,别担心,这个还能救活,还能救活……”薛从良脸上的汗珠子,开始哗哗的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薛庄,就连周围的几个村庄,都已经听说的了这件事。风言风语传得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但唯一值得庆幸的人,这个二麻子,竟然被薛从良救活了,或许,从他的嘴里,能够得到一些确切的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