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94章 与高人恶斗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树上有东西,啪嗒,啪嗒的掉落下来。黑色的,像是一团羽毛。

    薛从良强打精神,站起来查看,到底是什么玩意。他打着手电筒,看了看,一看,睡意全无,竟然是掉落下来的鸟儿。这些鸟儿不是在树上睡得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就掉落下来了呢?

    能够听懂一些鸟语,是薛从良的一项本事,但是,这些鸟儿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叫唤一声,就掉了下来。而且不是一只,是很多只,它们从树上掉落下来,并没有死亡,好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同时,掉落下来的,还有薛从良家里的鸡。他们本来是在鸡笼里卧着过夜,但现在全都栽在地上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这个夜晚薛庄特别的寂静,狗叫的声音,慢慢的消失掉了。薛从良说是要人们都提高警戒,不知道这些人们是否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睡意朦胧,如果不是他运作真气,否则,自己也会像这些鸡呀,鸟啊,全都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薛从良立刻给拐子薛打电话,电话打过去之后,没有一个人接听。

    薛从良又立刻给孔圣人打电话,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,薛从良突然意识到,可能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出问题的不只是这些人们,还有这薛庄的空气,难道是有人在放毒气,把所有人全都给搞得睡着了?薛从良警觉地走到门口,对着天空照了一下,果然,在天空中出现一个长长的光柱。

    很明显,薛庄上空,布满大片的烟雾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。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像是一阵风一样,噗噗噗地从薛从良身边跑过去,一阵冷风让给薛从良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薛从良竟然有些害怕了。薛庄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过。全村人都睡得如同死猪一样。没有一个清醒的。就连这地上的狗,全都呼呼大睡。这还得了。任何一个在这里清醒的人,都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薛从良提了一把气,迅速追了过去。但是,或许是因为空气中含有毒素的缘故。薛从良举得浑身有些无力,体内的力量,不能够得到有效的发挥。

    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口罩,戴上去,过滤了一下空气,这样才感觉的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薛从良边追边喊:“什么人,站住!”

    刚才还是四个人。薛从良追着追着,就剩下了三个人,后来,剩下了两个人。再后来,剩下来了两个,最后,剩下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在薛庄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剩下的这个人,健步如飞,脚尖似乎都没有落地。薛从良在后边追的是狼狈不堪。没想到,自己快如闪电的轻功提纵术,在这人这里,简直如同龟速。薛从良暗自惊叹这人功夫了得。看来,自己这是遇到高手了。

    追认都追不上,还说什么功夫高超。薛从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像是两个欢迎一样,只见影子,不见人,一直围着村子,飞速地前进。在三分钟内,已经围着村庄转了六圈了。

    经过观察发现,这人虽然跑得快,但是有一定的规律,就像是火车在铁路上飞驰一样。既然如此,薛从良顿生一计。

    趁着前面那人不注意,在地上拉了一条绳子。看他还能跑多久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下一轮的竞赛中,这人跑到这里,哪里看的到地上的绳子,突然一下子,就被绊飞了起来。他没有惊叫,好像在看电视图像,只有图像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这人也像是树上的鸟儿一样,掉落下来。但是没有扑通,而像是一个气球一样,轻轻落地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要睡上去,这人突然冲了过来。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心中一惊,薛从良一低头,躲了过去。两个人迅速交换了位置,各自摆着防御的姿势,在烟雾缭绕的村庄,要展开一场恶斗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人功夫出众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高手,心中有些暗自称奇,人间居然也有这样的人才:“这位老兄,是何方神圣,功夫如此了得,请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这人也毫不客气:“男子汉大丈夫,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本人h医院集团全球安全干事草上飞,转为h医院集团在全球扫除障碍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草上飞。这人拐子薛曾经见到过,但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,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既然报上名了,就要说说来干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伏龙山作甚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这人不屑的说:“哼,还能做什么,当然是收复你这个妖医!”

    我晕,妖医,薛从良大名鼎鼎的医生,在这里竟然被称为妖医。真是天下奇谈。被称为妖医的,应该是h医院集团才对。

    “滚蛋,你们才是妖医,你们妄想吞并全球的医院,这可谓是狼子野心,胃口不小。”薛从良早已经对h医药集团,有所耳闻。现在,终于看到他们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今天,我就是要灭了你。”这人说罢,就从手中打出一个飞刀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到寒光一闪,他立刻转了身子,飞刀沿着再自己的胸部,贴飞过去。眼疾手快,薛从良伸手捉到飞刀的刀柄,迅速把这飞刀抓在了手里。这种囊中取物,让薛从良颇为自豪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打就打,薛从良学了这么多功夫,还从来没有和人战斗过,今天,棋逢对手精神爽,薛从良兴奋不已。战斗马上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薛从良运了三成的力气,以他的经验,三成的力气,足以打死一头三四百斤重的牛,对于眼前这个一百多斤的人来说,简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当着人冲上来的时候,薛从良一个侧身,躲了过去,迅速地,他又重新转身,那人的后背正好在自己的前方,薛从良的三成力气,都在这拳头上,他对准这人没有来及躲闪的后背,砸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听得如同一阵鼓响声,咚的一声,这个矫健的身躯,在薛从良的强力攻击下,迅速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结果,这人抽身转了过来,虽然腰部有些疼痛,但是,他迅速运足气力,把体内的淤血,迅速打通了,重新扎了马步,站着。

    薛从良暗自惊叹,这人功力的深厚,能够吃下自己一拳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人迅速的改变了战术,他的特长就是武器,而非肉搏。当薛从良还在由于如何战胜他的时候,一排飞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,根本看不见,薛从良都是在依靠听觉,来判断。

    飞针穿刺空气的声音,非常微弱,可以判断,这些飞针并非金属针。薛从良循声而动,果然,是一排松针打了过来。这人居然有洒豆成兵的本事,顺手都可以搜集来武器。

    除了他打出的松针之外,他一掌披下来,树枝迅速被震断,紧接着,又是一团木质的飞刀,白花花地,像是一群鱼儿一样,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顿时有些慌张,他挥动手中的一根木棍,这木棍迅速转成了螺旋桨,无数的木质刀片,迅速被打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趁着间隙,薛从良迅速冲了上去,准备对着人进行致命的一击,但在距离还有四五米多远的时候,这人的周围,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光电保护圈,随着嘭的一声,薛从良被弹出了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薛从良一下子摔在地上,衣服都要擦破了。还没来得及揉一揉疼痛的地方,薛从良忽然发现,这人手持一把利剑,直刺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翻身躲避,这把剑唰的一生,刺进了泥土中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薛从良顿时发力,功力提升至五成,对着的那人的手臂,轰然一击中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