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395章 跳飞恶斗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喜,看来这人的胳膊,必碎无疑,嘿嘿。

    谁知道,随之有听到一声哗啦声。低头一看,地上散落一堆碎片。原来,这人手臂上戴着护腕,护臂。这东西虽然碎裂了,但对方的手臂,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这人被薛从良的五成力量击打之后,迅速警觉起来,看来,薛从良和这草上飞,都没有把对方当成回事,只是随便玩玩而已。而薛从良猛然提升了功力,瞬间把他的护臂打碎,顿时把草上飞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眼前的这个白面书生,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,他闪出十米开外。有些恐惧地看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这个毛头小子,还有那么点功夫,我说我们老大,让我千里迢迢赶到这里,和你一战。”草上飞终于说话了。他本来以为,薛从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,他准备三下五去二,就把薛从良给收拾了,并且,感觉自己完全是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把他的护臂打碎之后,草上飞终于明白了,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作恶多端,我不除掉你,我薛从良不是男人!”薛从良说出这句话,有些后悔。他面对这个人,心中没谱,这人功夫确实了得,在面对吞噬者的时候,薛从良也从来没有这种胆怯的想法。

    草上飞听完薛从良的话,从怀里抽出一把利剑。运功,只见,利剑的颜色由银色,突然变成了紫色。只听得草上飞说道:“我这次来,不除掉你。我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愣,遇到高人了。自己和这人无冤无仇,这人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,这可真是令人纳闷。他的待遇是多高,竟然这么舍生为其卖命?

    容不得薛从良多想,这人早已经施展自己的法术,对薛从良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从怀中抽出穿甲神枪,运足了六成了真气。

    顿时。周围的空气里,像是被爆裂开来,尘土漫天,飞沙走石,就连鸡蛋大小的石头,都悬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每个人周围的磁场,都强大无比。他们两个形成一对半圆形的磁场。薛从良的磁场呈白色透明,而草上飞的磁场,呈紫色。这两个磁场相互抗衡,都企图吞并对方。

    对峙三分钟过后,薛从良的头上,就冒出了一层的细汗。这样对峙下去,双方的内力消耗过大,最终会导致两败俱伤。薛从良准备速战速决,快速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突然把自己的力量推到七成。骤然加大的量,迅速把草上飞推出五十米远。薛从良并没有恋战。而是趁机撤销磁场罩,瞬间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只觉得头顶上一股撕裂般的冲击力,掠过自己的后背,向远处冲取。

    这股反弹出来的冲击力,打到一百米远的一棵大树上,那棵一人抱粗的大树,突然被爆开,轰然倒下,砸在附近的一座房子上,多亏这房子的结实,并没有被砸倒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地上一跃而起,弹跳到**米的高度,举起穿甲枪,用了六成的力量,瞬间劈了下来。这力气,气吞山河,一股剑气,瞬间把天空中的一团乌云,劈出了一道百余米宽的痕迹来。

    这草上飞,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他举起紫光利剑,和薛从良的穿甲神枪砍在一起,只听得如同炸雷一般,震耳欲聋,寒光闪闪,生发出来的冲击波,像是地震波一样,几乎把周围的房子都振塌了。

    只见,草上飞的脚下,被砸出了两个深坑,深度到达膝盖处。

    但草上飞没有丝毫受伤,反击迅速开始。

    薛从良见势不妙,提起真气,迅速开始诈逃。说是佯装逃跑,是薛从良想把这人引出薛庄,以免二人大战,把薛庄搞的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只觉得身轻如燕,薛从良脚下生风,跃上树梢。只需要有零点一牛的反作用力,薛从良就可以利用这点作用力,进行跳飞。只见,薛从良轻快地点着树梢上的树叶,飞快地在树上跑动。真够过瘾的。薛从良从来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跑过。

    前边的是一条河薛从良像是像是飞人一样,从树梢上盘旋下来,他准备踏着水面飞奔过去。但是,薛从良从来没有这样飞过水面。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这个自称草上飞的人,同样具有在树叶上飞奔的本事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一横,哼,有什么了不起的,老子这次全都不顾了。薛从良心一横,提足了气,向着水面飞奔而去。果然,薛从良没有让自己失望。他竟然啪啪地踏着水面,向前跑去。这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哈哈哈,哈哈哈,薛从良自己都不敢相信,自己是在水面上飞奔。看来,这段时间的练功,成效显著啊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高兴,后边的草上飞早已经追了过来。这人丝毫不亚于薛从良,他在水面上行走的速度更快,行动更加敏捷,简直可以称得上身轻如燕。

    一人跑,一人追,在薛河上,出现了薛庄历史上,从未出现过的一幕。一个夜归的人,看到了这样一幕,顿时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是神仙吗?神仙下凡了?他想要拿出手机,把这珍贵的瞬间拍下来,无奈手机拍照没有夜间拍照功能,他拍下来的是一片漆黑的夜幕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得意间,突然前边炸起四五米高的水柱子,这可不是一般的水柱子,水柱子呈八卦状,迅速升空,瞬间把薛从良给裹在了里边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雾,呼的一声扇在薛从良的脸上,薛从良顿时有种眩晕感,甚至迷失方向。他擦去脸上的水雾的一瞬间,薛从良只觉得,自己的身体突然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,他忘记了运功,空气无法承受薛从良的重量。

    薛河水,最浅的地方,也有三米深,这要是掉落下去,能不能爬出来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要吸一口气,洋洋洒洒的水雾,迅速让他无法呼吸。咳咳咳,薛从良突然觉得,情况危急了,麻烦了。自己的处境,现在非常不利。对方也就在四五米远,可是,薛从良还是轰隆一声,掉落在水中。

    刚才水柱子掀起的波涛,迅速把薛从良给淹没在水中。一股冷水,顿时把薛从良淹没,肺部一股强大气流,冲上来,把薛从良的鼻子,都冲的生疼。薛从良呼吸困难,被憋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薛从良不习水战,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    就在薛从良在水中挣扎的时候,一团红光突然出现,把薛从良包裹其中。一股反弹的力量,又把薛从良弹向空中。

    原来,薛从良身上带着的无影石,遇水就有苏醒的功能。它形成的力量,把薛从良反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意外,让薛从良迅速找到了逃生的机会。在半空中,他猛吸一口气,踩着一团水珠子,立刻冲向对岸。

    在岸上的草丛中,翻了个跟头,搞得满身是泥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说,薛从良这是捡回来一条命了。多亏了无影石,否则,自己这次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刚刚恢复意识,半空中突然跳出一个人来,哇哇大叫着手握紫色利剑,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躲闪,甚至有些招架不住。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强大,可见功夫已经远远超过薛从良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敢再恋战,他虚晃一枪,运用自己的独门功夫,走为上策。在这方面,薛从良还是有所特长的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跑到伏龙山,在山上七拐八拐,回头一看,竟然再没有看到草上飞的身影。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奶奶,这场战斗薛从良打的可谓是寒碜。不仅没有占到便宜,反而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听下来喘口气的时候,忽然发现,一道白光,在山下的薛河附近升起……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