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02章 天灯计划(3)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站在院子里,惊讶地看着一群黑乎乎的鸟儿,从深蓝色的天空中飞过,迷迷糊糊地落在远处的树林里,一看,就是夜惊之下的鸟儿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纳闷的时候,紧接着,就听到呼啦啦的声音,像是一阵风,又像是一阵鸟儿,更像是大暴雨拍打着树叶的声音。从远处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难道,是那些披风人来临了?这些人难道是飞过来的?而不是薛从良想象的那样,从村子的主干道潜伏进来的?

    忽然,头上扑棱棱过去一只大鸟,这大鸟,速度极快,薛从良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,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日他奶奶,我倒是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薛从良迅速蹬开双腿,运用轻功提纵术,迅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窜到树梢上,薛从良忽然发现,这合影朝着村子的里边跑去。就像是一团黑烟,在树梢上翻滚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脚蹬着树枝,瞬间弹出老高。咬着这个黑影,紧追不舍。这黑影迅速淹没在居民房子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薛从良也看到,在这周围,同时又有几个黑影在树梢上跃起,同时也消失在相邻不远的几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这些黑影应该就是薛从良所要活捉到人。”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跳飞到村庄的上空,对着黑乎乎的村庄,“呼——”的一声,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。

    就在口哨刚刚落下,村里突然万道灯光齐明,刚才还黑乎乎的村庄,现在突然一片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原来,电工老光头和村支书薛汉中两个人忙了一天,就是为了忙碌这样的一个村庄亮化工程。每个房屋的上方,都安装了白色的灯泡。这在白天看不到有什么异常,而在晚上。通上电的时候,就会万灯齐明,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些灯盏组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形状,从半空中看去。完全是一个完整的八卦。这些灯光构成的八卦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镇压邪门歪道的妖气。构成一个迷宫,从而形成一个没有出口,没有入口,一片萧杀的八卦阵。

    如果从这个阵中步行,没有一两个小时,是无法找到出口的。

    但站在半空中的薛从良,很清楚地看到这些灯光的布局。

    当这些灯光突然点亮的时候。薛从良看到,几个黑影,像是飞蛾扑火一样。灯光中左突右撞,他们像是丢了翅膀的鸟儿一样,并没有向刚才那样飞舞出来,而是在灯光组成的八卦阵中,左突右撞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。机会来了,这正是活捉他们的时候。

    脚一蹬,薛从良从树上弹跳下来。也降落在刚才披风人降落的地方。就在这里的墙角,薛从良忽然发现,一团黑呼呼的东西,堆放在墙角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?薛从良走上去一看,发现。原来这些东西是刚才披风人从天空飞过的时候,穿在身上的飞翔衣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些也能够飞翔呢,原来,这些人穿的是特质的衣服。

    薛从良突然心生一计,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,对着这些衣服点燃了一下。没想到这些衣服是易燃品。一碰明火,立刻燃烧起来。像是点燃了汽油一样,四个人的衣服,燃起的火头,有房子那么高。瞬间把薛从良的脸,照的通红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黑影突然从火光中闪现,薛从良还没看清楚到底是谁的时候,这人突然从火堆中抢救出了一东西,拉着这些东西,就朝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给我站住。”薛从良在后边大喊,试图追上这个人,但这个人迅速消失在没有灯光的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薛从良追出在一瞬间就追出了几百米远。等他回头再看的时候,那堆衣服,早已经烧成了一堆灰烬,看来,这东西,是着火快,烧得也快,瞬间就被烧得成了一团灰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当然了解这天灯所构成的八卦阵的入口。他踮着脚尖,像是一阵旋风一样,冲进八卦阵中。果然发现,还有三个人,在这八卦阵中,冲来冲去。

    雪亮的灯光,大概照花了他们的眼睛。这些人,大概对灯光过度敏感。遇到明亮的东西,会看不清楚,或者精神混乱。

    他们在其中一个人的带领下,在村子的小胡同里,冲来冲去,像是被吓得不知所措的鸭子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到来,立刻让他们进入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薛从良借着灯光的优势,迅速占领到了有利地位,这几个人的并没有找到什么有利地位,刺眼的灯光,让他们无法看清楚薛从良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风声,薛从良对准其中一个人的胸部,踢了过来,他准备三招内把这三个人彻底干掉,快速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谁知道,这三个人,不是一般的人。他们甚至可以不用眼睛,直接像蝙蝠一样,通过耳朵,辨认敌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脚踢了个空,不但没有踢到那个人,一脚踢在了一棵大树上,这棵大树迅速被薛从良踢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脚脖子上一阵生疼。薛从良顾不得看看自己是否受伤,立刻回头寻找这三个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三个人,行动迅速,瞬间没了踪影。但村庄中不下的天罗地网,很快暴露了他们的行踪。只见,在不远的灯光,突然闪了记下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箭步冲上去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拳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只听得对方一身惨叫,这次,打中了一个。薛从良还没来得及高兴,忽然发现,对方原来并不是披风人,而是村里的一个老头。

    “啊!谁呀,你怎么在这里?”薛从良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尿憋着了,要出来撒个尿,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三个人,窝在这里,我一泡尿把他们给浇了出来……”这老头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人家,你怎样啊,你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天灯行动?”薛从良有些惭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我们没事,我没事。你赶快去追他们,他们朝那般跑去了。”这老人看上去好像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薛从良放下老人,继续朝南边追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是迎着灯光冲上去,所以,对自己来说,非常的不利,远处,由于灯光的照射,薛从良的眼睛也有些昏花,看不见前边的东西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忽然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下意识地斜了一下身子。这时候,一个胳膊粗的闷棍,突然闷了下来。呼的一声,薛从良侥幸躲了过去。否则,这一闷棍下来,薛从良非要晕倒了不可。

    刚躲过去这一记闷棍,薛从良的背后,又冲上来一个人,这人,这人手持半尺长的尖刀,寒光凛冽,把薛从良给吓了下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,薛从良眼疾手快,飞起一脚,击中这人的刀柄,由于力量过大,这柄刀子,突然从对方的手中飞了出去。直接射进对面的大树上。嘣愣愣的一声,刀尖刺进树干大半,刀柄在树干上摆了摆。

    薛从良知道,这几个人开始发动攻击了。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自己的后背,就遭到了一记重拳。

    后背的震动,像是鼓一样,轰隆一声,震得薛从良的心脏乱颤,可见,这一记重拳,是动用了不小了的力气。

    疼痛突然从后背,传导全身,薛从良像是失去了重心一样,几乎要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重新运功提气,直接来了一个鲤鱼翻身,飞起一脚,踹在了对方一个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人一声惨叫,在半空中,翻了个声,被踢飞出五米远。

    打了这么久,薛从良依然没有看到这几个人的脸孔,他们的脸,都由黑布遮挡,好像要掩盖什么秘密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