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05章 杜老先生夜半狮吼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丢下了这个疑问,所谓眼不见,心不烦,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,权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这是现在薛从良的处世之道。

    也难怪,现在的事情太多太杂了,如果全都面面俱到,别说薛从良这个年轻人,就算拐子薛这个经验丰富的老者,也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生意,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井喷之后,逐渐趋于缓和。这段时间里,薛从良的诊所,更准确地说,已经变成了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没钱的人,基本不会在这里包房间,而这里的房间,都异常的紧张,所以,可以看到,这里住的人物,都是深藏不露的人,不是高官,就是高管,人们都看到了这里延年益寿的效果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薛从良都觉得不可思议。二十天前,这里住进来一个老人。这老人看上去有七十多岁。姓杜。杜老先生入住的时候,薛从良给他检查了身体,说是来这里看病。他患有比较严重的神经系统疾病。

    这种疾病,每天晚上,都会爆发。爆发的症状,很令人崩溃。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这人总是会突然惊叫。叫声颇似狼叫。所以,薛从良就管这种病叫做狼性神经官能症。

    除了每天晚上吼叫之外,这人还有另外一个毛病,就是每次出来活动,就开始击打能够发声的东西。伏龙山疗养院的院子里,放着十几个铁皮垃圾筒,敲打这些垃圾筒,能够发出巨大的爆裂声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些垃圾筒成了杜老先生的最爱。他每天中午出来活动,这个时候,有的人已经午休了,而有的人,也似睡半睡的状态。这个时候,外边忽然就传来“通通通。通通通……”连续不断的爆裂声。

    众人到趴在窗户上一看,就看到,是杜老先生在发威了。不知道是愤怒,还是举得好玩。这杜老先生就一直不断地击打这些垃圾筒。垃圾筒像是一个个被压扁的饺子一样,被这杜老先生打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种疾病,薛从良从来没有见到过,说他是神经病吧,他平时说话也都正常,说他不正常吧,他经常就这样发作。

    在这里掏了高价钱居住的人,全都开始投诉,说是来休养的,这可好了。不但没有得到休养,反而搞了一身的火气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这个人,毫无办法。给这杜老先生治疗治疗了几次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薛从良查阅了相关的图书,但是。对这种疾病,没有任何的对策。只有减缓这种疾病的发作频率。

    这杜老先生住进来半月以来,薛从良这院子里,一直都热闹非凡。这时不时响起的咚咚声,几乎成了全院的标志性声音。有人把薛从良的医院,称之为“咚咚”医院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时不时地向全院客户道歉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薛从良想到了一个办法。给这杜老先生,开个单人包间,让他自己一个人单独居住,这样一来,这人不就不会影响他人了吗?

    薛从良为自己想到的这个方法而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于是,他把这人安排到了一个单独的包间。这包间的隔音性能很好。杜老先生的夜半狮吼,被减弱到了最小程度。

    不过,这杜老先生的夜半狮吼,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几个到医院进行盗窃的毛贼,半夜里打着手电筒来到伏龙山疗养院偷盗。没想到,还没有得手,就被这杜老先生的夜半狮吼吓得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二十天后,有人忽然注意到,这杜老先生的吼叫声和制造噪音的爱好,突然消失了!人们都在打听,这老头儿是不是去世了?

    薛从良一想,就是啊,这老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发出声响了。询问负责这个病人的护士,那护士说,这老头现在好多了,精神正常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事真是奇怪了。薛从良的方法就是,先在这里养着,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不如在这里慢慢养着得了。这老头有的是钱,他的儿子们没事也都开着豪车,来看看他,给他送点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薛从良后来制止了这老头在吃他儿子们送来的食物,是仅仅单独食用伏龙上的事物。比如,喝水要喝伏龙山矿泉,吃放要吃从山上摘下来的蔬菜,偶尔还吃一些从山上打来的野兔子,野鸡了,这些都是山中珍品。

    这些食物,都是没有被现代工业所污染的食物,所以,没有任何毒害作用。

    一个人天天在这里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喝着甘甜的山泉,吃着山中的野味,不想健康起来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这杜老先生经过二十多天的休养,竟然康复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真是让薛从良欣喜若狂,也是没有料到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薛从良就有办法了,他给这杜老先生开了一些安神补脑的中药,每天由中药院专门熬制汤药,并送过来让这老人服用。

    一个月下来,这老人红光满面,像是坐了月子之后的女人一样,鹤发童颜。

    以前对着老头无比讨厌的人,现在看了这老头的气色,真是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是伏龙山山水的灵气,它不仅可以去除一个人身上的病痛,同时,还能够让一个变得更加年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杜老先生自从精神恢复正常之后,开始讲话了。

    “五行疗养院,真是名不虚传,我活了七十多岁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一个地方。这辈子能够来到这样一个地方,此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说得薛从良心花怒放:“呵呵,杜老先生,您真是过奖了。我这里也仅仅是普通的医院而已,主要是您的身体比较好,再加上这里的环境相对不错,所以,您恢复的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本来以为,这老先生的身体好了之后,就要办理出院手续,重新回到他的家里。没想到这老先生有自己的想法:

    “学医生,我这老骨头了,回去也没什么可做,我有个想法,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?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觉得奇怪:“杜老先生,您有什么想法,就说吧,不用担心什么,我全力给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住了一个月,对这里的山啊,水啊,还有这里的空气,都觉得放不下,这样你看行不,我还在这里住下去的,只不过,不再在这里的治疗,你呢,帮我在山上批一片地,这片地,平时我就用来种植一些蔬菜了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,平时我没事了,也到山上去转转,这个要求,不知道你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杜老先生满怀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没有想到,这杜老先生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要求,在山上开一片地,不属于自己的权利范围呀,这需要村支书薛汉中的同意,毕竟这荒山野岭虽然没什么价值,但在山上乱挖乱踩,也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“杜老先生,你在我医院里住下来,我没有意见,不过,这在山上的开一片地方,不是我的权限,这事,我还得请示村支书薛汉中大叔,这样吧,你就安心在这里等着,等批下来了之后,我就告诉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薛从良说到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,这事我就是提提,不急,不急,我有的是时间,这人生的老年,也是一种享受啊,夕阳无限好,哪怕是黄昏呢!走,钓鱼去!”这杜老先生的,早已经在医院里找到了几个渔友,几个人隔三差五的就到山下去钓鱼,生活的可谓是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着杜老先生,并没有在意,就当做是个普通的病人而已,一个有钱的病人,只要他不干扰其他人,薛从良就烧高香了!

    就这样平稳地过着日子,直到一件事情,突然爆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