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08章 药草枯死美女现身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本以为,刚才的一切,都是一场梦而已。没想到,薛药香慌慌张张的跑过来,说了这样一句话。薛从良忽然发现,自己梦中所看到的一切,突然之间,都变成了真实的。

    薛药香看薛从良顿时昏倒过去,立刻开放下手中的东西,抢救薛从良。掐人中是抢救晕倒之人的重要方法。薛药香掐了几下薛从良的人中,薛从良才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药香满脸惊慌地说道:“薛医生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我刚说到这里,你就眼睛一翻,晕倒了呢?”

    薛从良睁开迷蒙的眼睛,有些吃力地说:“在你来之前,我做了一个梦,梦中所见到的一切,就如同你说的一样……”薛从良把自己做的梦,给薛药香说到了一遍。

    薛药香听了之后,也同样啧啧称奇,不过,现实中发生的一切,和薛从良所说的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薛药香说:“薛医生,山上发生的事情,和你所说的,并不太一样。我刚才,爬到了山的最高处,从上边向下看,最能够清楚地看到山下的一切。枯黄色呈在带状分布,大部分分布在山的背阴面,当然,在山的南面,也有,只是并没有那么严重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薛药香说的话,让薛从良突然想到,在两年前,伏龙山山体局部枯黄的状况,难道,这山体又要重演以前的状况吗?

    “难道,这地方,又要发生什么灾难吗?”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,但是,根据薛庄灵域传来的消息,薛庄再次发生灾难之日,起码要在两年后,所以,现在伏龙山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并不大。如果不是自然规律导致的。那必定是认为破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薛药香看着薛从良闷头沉思,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薛医生,这件事情,说起来。非常蹊跷,昨天早上,我上山采药的时候,还好好的,没想到,今天就成了这个样子,看来,这件事情,可能是中间有歹人作梗啊。薛医生,如果可能的话。你抽空到山顶上看看,或许能够发现一些问题来。”

    薛药香的话,给薛从良很好的提醒,何不到山上看看呢?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。找了一条小路,径直朝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薛从良和薛药香所走的这条路,正是薛从良在梦中所看得到的这条小路,薛从良像是重新行走梦中的这条路一样,薛从良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看了看,又向远处看了看。但是,并没有发现自己梦中看到的那个白衣美女。这多少让薛从良有些失望了了。

    但,这山上峰回路转,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发现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是早晨,薛从良带着薛药香。两个人直奔山顶。当走到那美女消失的地方时,薛从良走到那条路的末端,朝下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果然令薛从良心中一惊,从这里看下去。山上的一切草木,像是在深秋一样,到处是一片枯黄。不论是高大的树木,还是低矮的灌木,凡是有生命的植物,都变得一片枯黄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药草,也都变成了枯黄色。有些药草,变成枯黄色之后,药效也就失去了,所以,这满山的药草,是完全没有药效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怒火中烧,这到底是谁干的?竟然如此丧心病狂,把这里的一切,难道都要置于死地吗?薛从良想到这,迅速想到了这段时间,和自己纠缠不清的披风人,难道,这又是h医药集团的杰作,他没有得到的东西,也不让薛从良得到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强压住心中的怒火,和薛药香共同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有些情况下,能够听懂动物的声音。在这一路上,薛从良听到了很多动物的哀鸣。尤其是从山后边飞出来的一些鸟儿的鸣叫,他们有的说:“自己的儿女们,全都在这次变故中死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更有几只仓鼠,藏在丛中,窃窃私语:“自己贮存的粮食,也遭到了污染,无法再食用了。其他几只小仓鼠,因为吃了被污染的粮食,已经死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像在山上经常疯跑的兔子,现在也开始成批地向山的阳面逃跑。看来,这些人们,不仅破坏了山上的药草,同时也破坏了这些动物们生存的家园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些动物们的交谈,叹了口气,继续朝山顶走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两个人终于到达了山顶。从山顶上望下去,伏龙山五峰,全都看的清清楚楚,大面积的枯黄,还在蔓延开来,就像是黄色的乌云一样,慢慢吞噬绿色的植物。

    令薛从良惊奇的是,在这片枯黄之中,竟然有一片绿洲,这看起来非常的令人惊叹,这绿洲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薛从良细细的看上去,发现这绿洲之中,还有一朵像是白色的蘑菇一样,漂浮在的绿洲之上,是什么东西呢?

    “快看,那是什么东西?薛药香,你看看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薛药香本来就有点近视,他伸长了脑袋,朝这白色的蘑菇看去,大胆的说道:“薛医生,那个好像是一个女人哦。”

    薛药香的话,立刻让薛从良兴奋了起来:“是个女人吗?真的是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本来,薛从良就觉得,自己曾经在梦中看到,一个女人在这山行走,现在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那确实是个女人,这女人好像在拯救这些药草呢,凡是她经过的地方,都变成了绿色,但是,这绿色的面积也太小了,看上去完全是杯水车薪呢!”薛从良看到这个女人之后,心中也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看,这女人到底是谁?她是怎么把这些药草救活的,说不定,我们还能够从这里找到拯救药草的方法呢!”薛从良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出现,多多少少给薛从良有些受伤的心灵,带来了一些安慰。他一直在期盼着,看看梦中的那个美女,到底是谁,她是这山上的人吗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

    薛从良的步子,突然轻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薛药香也觉得有些好笑了。没想到,这大名鼎鼎的薛神医,竟然对女人也是这么上心。看来,凡是做出成就的人,可能都对女人比较感兴趣,精力旺盛嘛,很多人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女人在山顶上看起来很近,但走起路来,山路十八弯,走到那里,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得是步伐轻盈,身轻如燕,而薛药香毕竟是凡夫俗子,走的是满头大汗,跟头流水,不知不觉间,已经被薛从良甩得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等等我!”薛药香在后边喊叫,但薛从良哪里还有心情等下去,他迫不及待地朝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在后边慢慢走,我先过去看看。”薛从良生怕那女人又像是梦中一样消失掉,于是,提起真气,开始快步如飞。他的双脚,像是汽车的两个轮子,飞速地转动起的,速度快到几乎要飞起来了。又几乎是在草尖上行走。

    很快,薛从良就到了这女人的附近山坡上。他停了下来,回头看了看薛药香,这家伙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。算了,不管他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偷偷摸摸地走到距离这女人越来越近的地方,但又不想让这女人看到自己。

    只见,这女人并不是凡人,她拿着一个瓷器瓶子,用柳枝挥洒着其中的清水,像是观音菩萨倾洒生命甘露一样。她所到之处,这些青草迅速恢复了绿色……

    当这女人转过脸来的时候,薛从良忽然发现,原来,这是个熟悉的脸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