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18章 飞刀蝙蝠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后边的人影,在薛从良的视野中一闪,就消失了。拐子薛虽然扫视了四周,但是,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。人老了,眼睛也要差点劲了。拐子薛自我感叹,人老珠黄,不中用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说有办法来处理,这件事,就交给薛从良,看他怎么来处理。但是,薛从良知道,这些人,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他们之所以盘踞在伏龙山,就是因为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更多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,薛从良无法明白,他们好像是想要得到名贵药材,也或许是把薛从良置于死地,更或许是,想要把伏龙山的金子据为己有,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薛从良想到这里,真是觉得一团乱麻,这些人的目的,谁都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人的目的是否明确,他们好像已经猜透了薛从良的意图,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金子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不由得加快了步子。想要甩掉这个人,谈何容易,他无法做到,如果真的甩掉这些人,那首先要被甩掉的将是拐子薛了,拐子薛年老力衰,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,一会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反正现在薛从良还没有找到什么金子,互相利用,说不定薛从良也能从这个人影这里,得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想在伏龙山上,找到金子的老巢,谈何容易。现在的伏龙山,植被虽然返青,但山上被冲刷的异常干净。山上的石头像是最新生长出来的一样,都变得干干净净。雪白明亮,看上去就像是大理石一样。薛从良顿时觉得神清气爽,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淤泥的存在,黄豆大小的金子,在这伏龙山上还真的不太好找,由于洪水的冲刷,薛从良的线索中断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可怎么办。我看我们是不让容易找到他们了,你看,我们明显没有了任何的线索了。”薛从良无可奈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想象一下当时大雨冲刷伏龙山的时候。当时的雨势是从什么方向过来的,一般来说,水流都是从上向下,不会拐弯,我们就找到雨势最大的地方,然后和山下金子最多的地方,做一个对照,就会发现,这些金子是从哪个山坡上滑落下来的。”拐子薛这么一分析,薛从良顿时明白了许多。心中暗自惊叹拐子薛的分析推理能力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,这大雨当然是从薛潭过来的,当初薛从良调水的时候,只有薛潭的水最为充足,当然是从薛潭调水了。这就意味着。大雨是从南边而来。同时呈带状分布。

    后山虽然是雨水冲刷的集中点,但从人们捡金子的方向来看,这些含有金子的淤泥,都是从伏龙山的阳面冲刷下去的。薛从良想到这里,已经排除了金子在阴面的可能。

    薛从良得到这个答案之后,顿时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把伏龙山和金子最多的淤泥的地方,连成一条线。就可以推测出,金子是从伏龙山哪个地方冲刷下去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越想越开心:“拐子叔,你这个方法,太高明了,我们快要找到金子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梦里寻他千百度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曾经。薛从良为了找到金子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有任何的收获。曾经,为了找到金子,王大宝也花费了半辈子精力。还是一无所获。现在,竟然通过一场水灾,薛从良竟然找到了金子的藏身之处,而且,这还是大量金子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心中画了一条直线,然后,沿着这条直线,开始向着山上爬去。果然,在没有走到半山腰的时候,就发现在山上水流冲刷过的地方,在草丛中,零零星星地发现一些金子。这些金子,数量不多,但足以说明,它们的运动足迹。薛从良看到这些,迅速像是得到了鼓励似的,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快看,果然找到了金子。”薛从良抑制不住地兴奋。他弯腰把一个黄豆大小的金子捡起来,然后放在手里端详了一下,果然是金灿灿的金子,一点都不假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惊呼,顿时把那个人影,也吸引了过来,只听得一阵呼呼的风声,这人影,以极快的速度,从树林中穿梭过去。像是一阵鸟从头顶上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看来,这些人,要捷足先登了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捷足先登,他们要怎么捷足先登,难道,他们已经知道金子在哪里了?”薛从良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可不笨,他们机灵着呢,你没有发现,他们得到一点提示,就会得到一大串的答案,刚才我们发现了第一粒金子,说明他已经知道金子的方向了。说不定,这些人已经找到了金子所在之处了。”拐子薛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拐子薛的话,让薛从良顿时有些心惊了。如果让这些人得到金子,那可是莫大的损失了。这不仅是伏龙山的损失,更是薛从良的重大损失。薛从良将要失去一个得到巨额财富的机会,也将失去让自己高速发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由得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这一带的山势,并不平坦,而是呈阶梯状的,所以,难以行走。再加上巨石林立,薛从良每走一步,都要休息一下。高高低低的石头,有些地方根本无处落脚。薛从良以前,从来没有来过这地方,因为一方面这里并没有路,另一方面,这里也没有生长什么药草。

    就连声称爬遍伏龙山角角落落的薛药香来说,恐怕这地方也没有来到过。薛从良对于陌生的地方,有种天生的恐惧感。这地方,就是这样,看上去怪怪的,阳光在这里也逐渐变得柔弱了起来。石头成为这里的主旋律,冰冷的石头,在这里开始变得有些张牙舞爪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里你以前来过吗?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里呀?”薛从良看着眼前的石头,纳闷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哪里?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呢?按理说,我们应该在伏龙山的朝阳一面,你看现在的太阳,好像有些偏东方向,这就是说,我们好像进入了伏龙山内部的一个环形山,这个可谓是山中之山了。”拐子薛的话,让薛从良心中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这山中的环形山,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。虽然看不到它的全貌,但可以想象,这座小的环形山,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,被伏龙山抱在怀里,伏龙山在南边呈半月牙形分布,所以,这个环形山,也应该是个半圆形的。但由于它和伏龙山的母体区别不大,而且,范围有些小,所以,几乎没有人发现这个环形山。

    确实如薛从良的想象一样,这个环形山面积并不大,但也占了伏龙山的五分之一,它的高度,在伏龙山的半山腰及以上。这里有些荒芜,在加上这里几乎是寸草不生,怪石林立,所以,少有人从这里出入。即使有采药人从这里经过,也不会有人注意到,山中之山,这个神奇的发现,应该是薛从良的首创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行走多远,有发现了金子。这里的金子,明显增多了不少,石头缝中,还有草根附近,都可以找到散落的金子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赶紧捡金子呀,你看,这些零碎的金子,捡回家够我们花半辈子了。真是靠山吃山呢,哇哈哈!”薛从良兴奋地蹲下来,撑开口袋,捡起了金子。

    拐子薛看着这些金子,也有些行动,不捡白不捡,这么多,就跟秋天摇了一下枣树,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地的红枣一样,薛从良手脚麻利,不一会儿,就捡了大半袋子,现在,他的口袋都有点小了。

    “真晕,以后我再出门,一定要背上一个背包,这样,口袋就不会这样小了。真是后悔死我了。”薛从良一边捡,一边向前挪动。

    这些金子,是越来越多,以至于捡得薛从良根本直不起头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得头顶上,嗖嗖嗖地飞过一阵东西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薛从良支起头来,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没有看见!”拐子薛也支起头来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是一阵嗖嗖嗖的东西飞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薛从良惊叫了一声。用手抹了一把脸,手上出现了红色的血液,“啊,流血了!”薛从良一阵惊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拐子薛吃了一惊,前面戒备。他立刻断定,是那些从头顶上飞过的蝙蝠。

    “小心这些蝙蝠,刚才飞过去的一群,是蝙蝠,这些蝙蝠被称为飞刀蝙蝠,他们的翅膀上,带着锋利的尖刀,是一种罕见的飞刀蝙蝠。”拐子薛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有飞刀蝙蝠的存在,就说明这附近,将会有山洞的出现,而且,这山洞,还不是一年两年的山洞,而是二三百年以上的山洞,因为,两三年的山洞,只会出现一般的蝙蝠。

    “良子,小心了,我们匍匐前进,我觉得,前边要出现数百年的山洞了。而且,这些山洞,恐怕已经遭到了侵袭,否则,飞刀蝙蝠不可能这么大群的从洞中飞出来。”拐子薛预测道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另一拨飞刀蝙蝠,又扑棱棱的飞了出来。薛从良顿时趴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