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26章 舍金求生梦一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很明显,这水深至少十米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可想而知,这要是沉下去,除非是虾兵蟹将,否则,任何都无法从这么深的水中出来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听拐子薛的劝告,直接从这里下去,风险之大,可想而知。下边到底是什么样子,不知道,如果下边全都是水,这就说明这里边已经全部灌满了水。想要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。唯一的出口,也被封死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担心的很,如果一分钟内薛从良从水中无法出来,那么再出来的话,将会是薛从良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薛从良就从水中冒了出来。他几乎是赤身**,冻得有些瑟瑟发抖,上牙打下牙:“太深了,太深了,里边太深了,我隐隐约约地看到,我们最后打开的那扇门,不知什么时候,被封闭了。好冷啊!”

    薛从良摸了一把脸,把水全都甩下去,这件事情,果然被拐子薛猜中:“这么说来,我们从这里出去的唯一出口,也被封锁了吗?”拐子薛有些灰心丧气地说道,说完,穿上衣服,就蹲坐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看来,我们这次是被封锁在了金山上了,他奶奶地,我们这次是出不去了。”薛从良无可奈何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得,这下好了,哎,一失足成千古恨,真是不该进入这里来呀,是我考虑不周,人不能这么贪心呀,人太贪心了,天地不容啊。”拐子薛说的是声情并茂,薛从良听了这话,也是感慨万千。他从来没有听过拐子薛用这种语气来说话。这是一种绝望的语气。

    俗话说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拐子薛的话,也许就是拐子薛这辈子的肺腑之言了。他这一生。清心寡欲,但自从薛从良回来之后,他的生活随之也发生了改变。变得更加忙碌,更加富有。也更加富有朝气。

    但这些对于拐子薛来说。就已经违反了他的人生法则。后来,随着孔圣人的迅速崛起。桃木剑热销起来,看的拐子薛心中也是忿忿不平。这种心理,直接导致了拐子薛心理的失衡。金钱的魅力太大了,不论多么坚强的意志。也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即使是拐子薛这样的人,口口声声说不喜欢金钱,但现在依然落入了金钱的陷阱之中,无法自拔。但有些冤枉的拐子薛了,毕竟,拐子薛是不赞成薛从良带走这么多的宝贝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隐隐地觉得,这些宝贝之所以都在这里。而且,是在这圆锥形的翡翠容器里,肯定是有一定道理。但究竟是什么道理,拐子薛一直无法解开。

    拐子薛坐在楼梯上沉默了。既然已经无法拯救自己。那现在只有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我们怎么办?”薛从良当然不甘于等死了,他站在楼梯上,上上下下,寻找着生存的希望。这楼梯是呈螺旋状上上升的,最上边的出口,其实就是那座圆锥形的入口。所以,这里是没有出口的。至多是进入圆锥形的宝贝仓库之中。

    本来,这满地的金子,是让薛从良最为开心的时候,但现在,薛从良的心中,只有三个字:活下来。一定要生办法活下来,否则,拥有一座金山银山,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这时的水位还在慢慢的上升,平均十分钟能上升一个台阶,也就是说,这么多台阶,估计要不了三四个小时,就会被全部淹没了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薛从良和拐子薛的时间,只有三四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,对了我报警啊,我报警!”薛从良好像如梦初醒的样子,从口袋中翻出手机,试图拨打手机。但这都是徒劳无功的,在此之前,薛从良已经试图拨打了手机,由于这里的强磁场,手机没有任何的信号,想要呼救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了看手机上空空如也的信号,突然怒不可遏,什么狗屁手机,什么狗屁信号,信号差,害死人呢!薛从良顺手把这手机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突围,突围出去,老子就是不信,这地方能够把老子给困住了!”薛从良像是发疯了似的,在这有限的空间里,来回蹦跳,看的拐子薛都有些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还突围什么,刚才薛从良就是失败而归,所以,他走进被水淹没的楼梯之后,又重新返了回来,现在这些水,已经开始变得冰冷起来,薛从良的脚丫子,伸进水里,立刻就缩了回来:“看来这是地下水呀,居然这么凉。”想到自己将要葬身这冰冷的水流之中,薛从良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五行神器,我来个空气爆,看这里能不能打开。”薛从良想到了五行神器,心中兴奋了起来。这东西,在关键时刻,估计还能够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五行神器的力量无比巨大,形成的空气爆,像是一种高压包,可以把周围的空气,全都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开始发功之后,拐子薛觉得有些无法呼吸,胸闷气喘,就和气管炎有些相似。但惊奇的是,这些水位,突然下降了许多。起码下降了两个楼梯。

    这说明,空气爆的力量,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,如果能够把这些水全部逼出去,也是个不错的方法。毕竟,这些水流,它的压力没有那么大,而薛从良的空气爆的压力,要超过这水流的压力。

    但问题出来了,空气爆形成超强高压,对人体来说,是无法承受的。首先无法承受的就是拐子薛了。当薛从良发功之后,拐子薛就开始倒在楼梯上喘气,看来,现在这样做,完全无法把这些水逼出去,如果想要把水逼出去,薛从良和拐子薛恐怕也要被压得肝肠寸断,皮开肉裂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收功,这时候,下降了两个台阶的水流,顿时开始回升,竟然上来了十个台阶。

    薛从良吃了一惊,这是在加速自己的灭亡啊。看来空气爆的力量,是无法在这里运用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们一定要从这里出去,出去!”薛从良在生死面前,毫不含糊,他准备用尽所有的力量,准备给自己找到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“歇歇吧,良子,看来,我们这次是没有办法了。都是贪心呢,现在好了,这就是报应。”拐子薛坐在楼梯上,显得很颓废。面如死灰,眼神之中全都是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时候,真是令人无可奈何,累了,疲惫了。周围全都是铜墙铁壁,墙壁上的石头,足有两米多厚,这样的厚度,就算是炸药包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拐子薛百无聊赖地等待着最后的审判,或许这次,真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了。

    在楼梯的上边四五个台阶处,是薛从良的衣服,从衣服散落出来的金子,堆成了一堆。在此之前,这堆金子,是多么的令薛从良自豪和兴奋,但现在,这堆金子,简直就像是一堆废铁,生命都无法保障了,金子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薛从良也坐在的楼梯上,他心有不甘。年纪轻轻的他,为了得到这些金子,有什么不可?何况,自己几乎是伏龙山的主宰者了,现在,竟然要消失在伏龙山这个小小的洞穴中,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,可真是要人笑掉大牙了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薛从良内心火冒三丈,脾气大发,疯狂地摔打这些金子,把它们一个个摔在石头岩壁上。这金子,几乎是纯金,质地柔软,被摔了之后的金子,由之前的方条形,忽然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。

    这些金条,落得满地都是,其中有几块金条,跌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我摔,我摔,我全都摔了,老子不要了!”薛从良满脸通红,像是一头发飙的狮子。在这有限的空间里,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拐子薛想把这些金子重新捡上来,但薛从良喊道:“不要了,不要了!全都不要了!”之后,把这些金子,全都投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金子像是石头一样,噗噗噗地沉入水底,慢慢地沉入水底,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些可好了,金子也没有了,宝石也没有了,薛从良轻松了许多,想想自己所得到的这些,与生命相比,这有什么意义呢?完全是一场梦幻而已。

    “良子,良子,你快看!”拐子薛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,突然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薛从良顿时一惊,之前,拐子薛可是半死不活的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仔细一看,奇怪了。这水位下降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水位开始下降了。薛从良顿时兴奋了起来,水位下降,就是生存的希望啊,这就意味着,薛从良和拐子薛还有活着出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水位怎么突然下降了呢?”薛从良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,下边的门,被打开了吗?”拐子薛也疑惑不堪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明白了,拐子叔,也许是我刚刚投入的那些金子的作用,也就是说,我们从这里带走了金子,打破了这里的五行平衡能力,也就是说,金能生水,这里丢失了金子之后,就需要更多的水来平衡这里的五行,所以,就会从地下渗出来这么多水,来补充这种平衡。水位才会越来越高。而我投入进去的金子,恰好又弥补了这里的五行平衡,所以,才会出现水位下降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的分析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但不论是什么道理,薛从良和拐子薛看到了生存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