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27章 一门之隔如天涯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自从金子投入水中之后,薛从良惊喜地发现,洪水正在消退,消退下去。一阶一阶的楼梯,开始慢慢显露出来。当洪水的水位降到某个楼梯的时候,一块金子露了出来,水位就不再下降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下去,把这枚金子重新投入水中。随之,这些水像是有了灵气一样,接着开始逐渐下降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果然是这些金子的功劳。”薛从良喜不自禁,刚才的愤怒和忧愁一扫而光,开始展现出笑脸。

    “果然呢,总而言之,还是你造出来的问题,如果不是拿了这里的金子,我们也不会被困在这里,这里的洪水也不会上升到这么高。”拐子薛有些抱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拐子叔,你没看到,这里的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了吗?我们一会儿就可以走到楼梯的底部了,很快就可以逃生了。到了外边之后,我要潜心研究医道,把这老头的医学记载全都用纸拓下来,然后回去慢慢研究。争取成为全球顶尖的医生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,拐子薛听到薛从良这样的豪言壮语,都觉得可笑,薛从良的眼里,只有钱,只有金子,哪里还想到什么修炼医术了,全都是在想如何得到更多的金子,得到更多的财宝。虽然是伏龙山疗养院的医院之长,身家千万了,但还是财迷心窍,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所以才导致今天这样的境地,这现在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呢。

    “不要妄想成为什么全球第一了,你只要好好把这医学古籍都传承下去,就已经不错了,满脑子的金银财宝,到什么时候都是无法成为一名神医的,这个你一定要记住啊。”拐子薛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拐子叔,你教训的很对。我回去之后,首先要把《薛庄之魂》上边的精髓全部学会,然后在把这个洞穴中的医学秘籍全部学会,不论成为什么样的人。我只要努力学习,就可以了。能够成为第一,那就让外人去评说吧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的一番话,让拐子薛的心中甚是安慰,这是薛从良说的最有内涵的一句话,也许真是因为这次事故,这次面临生死考验,才让薛从良成熟了很多,才让他明白了生命的可贵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很久,不知不觉中。楼梯逐渐呈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。好像,这楼梯也在履行这座墓主人的诺言,在教会人们,金银财宝面前,不要迷失自我。而是要坚定自己的人生方向,去学习一些对自己永远收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看,楼梯已经出来了,我们继续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慢慢地走下楼梯去。这下边的楼梯,经过洪水的浸泡,变得异常的湿滑。拐子薛用自己的精钢拐杖拄着,竟然也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慢点,小心!”薛从良搀扶着拐子薛,慢慢地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到了最底层一看,果然。这扇石门是封闭着的。地面上的淤泥不是太多,但足以淹没人的脚脖子,薛从良一脚踏进淤泥之中,推了推那扇石门,哪里推得动。这门的厚度足有一米,重达万斤,就算是一个炸药包,也不一定能够把这扇门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推不动,拐子叔。怎么办,我们就剩最后一步了,门一开,我们就可以出去了。”薛从良说到这里,心中充满了期盼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来的时候,机关是在外边,说明这东西里边应该有机关,否则进入这里边的人,也不可能不出去呀。”拐子薛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里边肯定有机关的,但是,这机关在哪里,还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扫视了四周,发现这里完全是石头墙壁而是,那里还有什么机关呢!就连一个翘起的小石块都没有。所以,想要找到的那个蘑菇一样的小石头机关,可能性非常小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才发现,虽然自己逃脱了出来,但问题依然非常严重,石头门如果开不开,这还是要面临死亡威胁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站在那里,都在低头寻找所谓的机关,或者开门用的把手。但这扇门像是焊死了一样,除了门缝之外,没有任何迹象可以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看,这扇门肯定还有什么玄机,我们需要赶快找,在这个洞穴中的氧气消耗完之前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时候才意识到,这洞穴中的氧气是有限的,刚才有水的时候,这里边的温度是凉爽的,而现在这里没有水了,洞穴中的温度,突然上升了很多,薛从良感觉到有些烦躁了。如果在这里待下去,必定会被闷死的。

    这种危机感,立刻让薛从良的心跳加快,还刚没有从被淹死的威胁中跳出来,现在有陷入被闷死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开始有条不紊地寻找着像是机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寻找的过程中,有重新找到了自己从圆锥形仓库中,取出来的宝贝。这些宝贝,现在都陷入了泥潭中,薛从良把它们全都拿出来,然后擦干净了,重新放回包里。试图把这些东西,全都带出去。

    拐子薛看在眼里,他觉得,这扇门不开,可能和这些宝贝有关。因为,这扇门或许是有灵气的,如果这样的话,它会明白自己丢失了多少宝贝,如果没有归还,它就不会打开这扇门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扇门一直不开,他的意思是要归还他的金子。”拐子薛进过仔细思考了之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无非就是一扇石头门而已,他有这么聪明吗?我觉得,我们还是没有找到机关。”薛从良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,不以为是。

    拐子薛从薛从良的背包里,那出来一个金条,然后对着的洞穴的上方说到:“不知是哪位大仙,如果你能够听到的话,请听我说,我们因为无知和贪心,闯入贵地,现在,我们把宝贝重新物归原主,希望你能够放我们一条生路……”

    拐子薛仰着脸,说了一阵子话,但这洞穴中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算了,拐子叔,没有反应的,这里边哪有什么大仙呀,我们还是赶快寻找机关吧,否则,氧气越来越少了,我们要闷死在里边了。”薛从良喊道。

    当拐子薛正在纳闷的时候,忽然看到石壁上不知什么时候,开了一个椭圆形的黑洞。

    这黑洞黑乎乎的,看上去有些吓人,不知道这黑洞是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良子,刚才你看到这个黑洞了吗?我印象中,刚才这里全都是石头墙壁呀,怎么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呢?”拐子薛觉得上分蹊跷?难道,真的是自己的喊话起了作用?

    “你说,这是不是它要收回宝贝的通道呢?”拐子薛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我看,这只是一个洞穴而已,你可千万别把这金条放进去,这一个金条,起码好几万元呢!”薛从良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拐子薛犹豫了一些,但看了看周围,这周围都是铜墙铁壁,惟独这里出现了一个洞口。说来真是奇怪。洞口是斜面的,是朝下通向地下某个地方。但可能性最大的是,可以通向圆锥形的藏宝仓库里。

    拐子薛突然灵光一现,从薛从良的口袋里,重新掏出一小块金子:“别心疼,我做个实验。”说吧,拐子薛突然就把这一小块金子,放进了这个黑洞中。

    只听得当啷一声清脆的金属声,拐子薛忽然听到,这扇大石门,好像轰隆动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快,快!”拐子薛一听,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他夺过来薛从良的背包。

    但薛从良把自己的背包抱得死死的:“干什么呀,拐子叔,这是我的金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动静,你也听到了,这说明如果这里的东西,你全部归还的话,我估计,这扇大门立刻就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拐子叔,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都投进了这黑洞中,大门依然没有打开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薛从良的问话,突然把拐子薛给震惊了。是啊,如果宝贝全都倒了进去,大门还是没有打开,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

    薛从良的担心不无道理,现在,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一大包宝贝全都倒入这黑洞中,却是有些风险。如果这黑洞是某些歹人所做的呢?那岂不是让薛从良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还是想做实验,在朝里边投入一些金子,地上不是还有一些石头,我们把这些东西混在一起,他又不是个验钞机,看看是否能够把大门打开,如果真的打开了,我们就趁机飞奔出去,如果打不开,我们重新寻找办法。”拐子薛也怕被骗了,所以,现在只能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没有想到,如果他们拿石头骗这黑洞,是不是也容易遭到这黑洞的报复呢?

    现在想不了这么多了。拐子薛把石头和金子同时投进了黑乎乎的洞穴中,静候这扇奇怪的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只听得,轰隆一声,折扇大门开了一个缝隙,从中涌进来一股清新的空气。薛从良还没来得吸一口空气,这扇门又轰隆一声,重新关闭了……

    看来,这扇门果然发现了这两个人作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