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29章 巨型水泡裹薛庄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哇哈哈,最终还是得到了一颗夜明珠!”薛从良高兴地心情,无法用言语形容,“拐子叔,给你,这是你的,可以当做传家宝了。”薛从良大方地把另外一颗夜明珠送给了拐子薛。

    “什么传家宝啊,我可是单身一人,不需要这些东西,你拿着吧,到时候,送给你的子孙。”拐子薛说道自己是单身一人,显得有些郁闷,他估计现在已经没有心思给后人留下些什么了,唯一想要留下的就是自己的一身医术。

    “什么没有后人,你现在不是收了一个徒弟薛药香了吗?到时候,他就像你的干儿子一样,照顾你,你为了表示感激之情,把这个传家宝送给他,不就得了吗?”

    听了薛从良说的这话,拐子薛觉得也有道理,现在有了这夜明珠,不要白不要,反正发现了已经有了一个了,何不自己也收藏一个,没事拿出来看看,心中也是高兴啊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说的有道理,那我就不再推辞了,这东西装起来,以后送给我的徒弟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拐子薛接住薛从良递过来的夜明珠,心中很是高兴。像是呵护自己的儿子一样,充满了慈爱的眼神,可以看出来,拐子薛的满腔慈爱,几乎全部都倾注到了薛药香的身上,薛药香如果知道这件事的话,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感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也是死里逃生啊,不过,最终还是托这祖师爷的福,竟然如愿以偿。下面的工作,我们就是整理这些《古医奇谭》了。”薛从良把衣服在水坑里吸了吸,然后,又重新穿上,“走吧,我们!”

    这时候。一大群的飞刀蝙蝠从外边飞进来。不觉间,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白天了。这些蝙蝠从外边觅食之后,重新飞了回来。只不过,这次飞回来的蝙蝠。并没有携带金豆豆。看来,有些蝙蝠是专程出去寻找金豆豆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知道,昨天全村人都捡金豆豆的场面,已经结束了。不知道人们这次收获了多少金豆豆。

    说不定,这些人,全都沉浸在寻找金豆豆的快乐之中,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开始兑换成钱币,开始购买各种东西了。薛庄人这次真的富有了,而且,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事实并没有薛从良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现在。薛庄陷入一片混乱之中。自从洪水退去之后,薛从良离开了薛庄到了山上,这里就开始陷入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人们找到了的金子,和薛从良从洞中找到了金子一样,成为头顶上的诅咒。也成为薛庄的诅咒。所有的人都逃不出这样的诅咒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拐子薛两个人走到山脚下,忽然发现,人们全都在自救。薛庄沉浸在一片汪洋之中。说来很是奇怪,从山上看去,周围一公里出的范围,都是一片土地,而唯独薛庄陷入一个椭圆形的湖泊之中。这湖泊没有没有堤坝构成的边缘。更没有挖出来的大坑,就像是一滴水落在玻璃上,中间鼓鼓的,四周全都是椭圆形的,这水珠子深有两米,把薛庄的房子。全都泡在了水里。

    而薛庄的人们,能够走出来的,全都出来了,都蹲坐在山岗上,看着这个巨型的水泡。无可奈何,这东西也没有消散的意思,一天一夜了,没有任何下降。

    人们全都困得不行,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,没有睡着的人,看着周围的一切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些人捡到了金子,同样遭到了薛庄的诅咒了,如果他们不把金子还回去,估计这些水是不会消失的。”拐子薛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哦,不管是我们被困在山洞中,原来这些人们也被困在这里呀,哈哈,其实很简单,只要他们把这些金子都换了,不就可以了吗?”薛从良想到这里,顿时高兴了起来,原来,还有人和自己同出灾难之中啊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这些人,都是贪得无厌,得到了金子,谁家不想发财,到了他们的手里,休想在收回了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这个诅咒,要不我们去给他们说说,看看他们有没有人听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如果想要产生作用,最好是给村支书薛汉中说,毕竟他的权威性比较大。”拐子薛建议。

    “嗯,嗯,确实需要如此。”薛从良觉得确实需要人协助,可以想象,从大家的口袋里掏出金子来这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,来到人数最多的山岗上,发现这里全都蹲坐着老少爷们,还有各种行李,花花绿绿,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薛汉中则在一线指挥抗洪,说是抗洪,说来有些可笑,不如说是蚂蚁战水泡,这水泡,高有十米,鼓鼓的,诸多人开始下边推,但这上千吨的水泡,哪个人能够推动,都是使出了全是的力气,但水泡是有弹性的,一推一个坑,甚至会把人吸进去。风险极大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薛汉中拉出来,说:“汉中叔,别费劲了,我告诉你,这东西不是普通的洪水,这是施了魔咒的洪水,不论怎么救,他是不会消退的,除非有一个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薛从良欲言又止,这让薛汉中兴趣极大:“除非什么?良子,你有什么方法,赶快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,估计不太好实施,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的腰包,我估计,没有人愿意掏腰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简单,不就是掏腰包吗?让他们出几个钱怕什么,现在他们都有钱,又不知道吧,这几天,他们捡金子,都发了,发财了知道吗?”薛汉中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汉中叔,我如果说,相亲的捡到的金子都需要换回去,魔咒才会解除,你觉得,大家会愿意吗?”薛从良试探着说道。

    薛汉中的笑容立刻消失了,脸上都僵住了,甚至有些瞪大了眼睛:“不会吧,要乡亲们都被这些东西还回去,这可能性不太大吧,毕竟到手的鸭子又飞了,这谁都不愿意呀。如果是这个方法,我看,你还是别说了。群众的工作难做呀。”

    薛汉中难为地说道。看来,这个计划,是难以执行下去的,薛从良想要把这里的魔咒都解除,面临巨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其实我想到了。不过,现在的问题是,如果我们不执行这个试验,我们的水患难以消除啊。我估计,这些水,既不会蒸发,也不会流失,它就像是这样,永远如同一个凝固的琥珀一样,被村庄团团围住。你没看见吗?水泡里边的牲口,全都闷死了,如果里边有人的话,估计也早已经闷死了。如果,继续下去的话,我估计,房子不出两天全都要泡塌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会这样吗?如果这些洪水真的不会消退,那肯定会损失更大了。这样吧,我动员一下大家,看看大家反应如何,但至少要把这个消息传给大家。看看这些人们是否原因舍弃金子,换回家园。”薛汉中毕竟是领导,思想比较进步。

    薛汉中找了一个台阶站了上去:“乡亲们,现在我们的神医发现了一个解除洪水的方法,那就是,需要还回我们的金豆子,如果大家都能够做到的话,那我们的洪水就会消退,这些洪水是施了魔法的,否则永远不会消退。”

    薛汉中的话,立刻引来大家的窃窃私语。毕竟,这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,如果真的这样,那这些人们千辛万苦捡来的金子,岂不是又要失去了。到手的肥鸭子,有重新飞了,这让谁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消息发布出去之后,竟然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意。他们都要保存自己的金豆子,也不肯相信薛从良的话。虽然薛从良在人们心中有一定的地位,但薛从良毕竟是要大家都把金子拿出来,这肯定没人干。

    “然我们抗洪可以,让我们交出金子,绝对不可能,那是我们自己的劳动所得,是我们自己的从土里、泥巴里刨出来的,谁都别想拿走俺的金子。”其中有人生气地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大家的呼声,我估计,这个方案执行起来,有些困难呢!”薛汉中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候,来了两三个村里的积极分子,他们对薛从良当然是崇拜有加,既然现在抗洪没有任何进展,而薛从良公布了这个办法,哪为何不试一试呢?几个人一商量,于是来找薛从良和薛汉中。

    带头的是老韩头:“良子,支书,我们听了你的方案,觉得也有道理,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,我们几个人带头做个试验,看看有没有效果,如果有效果,我们大家都做,那所有人心服口服,如果没有效果,那我们几个的金子就但是扔掉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韩头的话,让薛从良心头一震,果然是先进思想的人,步步能够走在人们的前头。薛从良想到这里,立刻表示答应。现在,只有这个方法了,如果真的效果明显,那再说动其他人,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