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31章 问恋情美玉发飙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为什么说,人一有钱就变心的原因吗?薛从良现在是有钱了,亿万富翁,名词已经进入全国富豪榜了。——当然是土富豪了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在看报纸的时候,把富豪榜的财富,和自己的财富值相比,身家十个亿,在富豪榜中可以排行老几,薛从良想到这里的,发现,自己居然可以进入一百强了。名额位列富豪榜六十八位。这可是个吉利的数字。

    虽然在富豪榜上没有薛从良的名字,但这种闷声赚大钱的人,在全国大量存在,薛从良只是一个后起之秀而已。并没有引发多大的关注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现在的心理,真的是自豪不已,心花怒放。天下所有的美女,几乎没有一个不爱钱,而自己年轻有为,英俊潇洒,身家过亿。虽然没有开豪车,住别墅,当然,这不是薛按照薛从良的风格,薛从良要做一个布衣富豪,有钱不一定非要花在这些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想,但薛从良的内心还是在发生着很奇怪的变化。薛从良发现,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想过,但现在,当李美玉突然提出来这个问题之后,薛从良顿时开始惊讶自己内心那些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薛从良竟然无法相信自己的变化,他想了想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薛从良,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李美玉突然发飙了。薛从良的犹豫,让李美玉突然明白了什么。女人的心,都是敏感的,薛从良现在的表现,与以往相比,存在巨大的变化。想当年,两个人可以带着一包小吃,快快乐乐地到山上小树林里,甜甜蜜蜜地吃上一上午。聊上一上午,甚至到了太阳西下,依然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而现在,别说带什么小吃了。薛从良带着李美玉,也是以带着下属的身份,前来上山的,这么以来,两个人还有什么乐趣?

    “小玉,这段时间,我太忙了,竟然几乎把你都给淡忘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薛从良觉得还是需要给李美玉道歉的,以挣得李美玉的谅解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。看来,你们男人,真是没有一个好人,本以为,你是个好人呢。原来,你是个负心汉,负心汉!”李美玉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负心汉,我怎么负心汉?我为了这个医院,我付出这么多,我起早贪黑,我流血流泪。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薛从良本想坐在地上,大哭一场,想到这些日子以来,自己受到的委屈,何尝需要一场暴风骤雨的哭泣呢?没想到。李美玉早已经泪牛满面,抢先自己,蹲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先哭了?算了,算了,算我什么都没说!”薛从良对女孩的哭泣。最是无奈,女孩子一哭,他就没有任何办法。薛从良手足无措,站在原地,连一步路都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的泪水,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啪啪啪地掉落下来,哭的很委屈,哭得梨花带雨,哭的是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就是先下手为强的好处。如果薛从良先把眼泪给流下来,那这件事不就好办了吗?李美玉肯定一看,薛从良想哭了起来,也不会逮到机会,这样哭得天翻地覆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,好吧,是我错了,你别哭了。”薛从良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,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向李美玉道歉。

    虽然道歉了,李美玉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老人背着小背篓从两个人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看着这这两个人的狼狈样子,觉得好笑:“薛医生,你看病高人一筹,但哄女孩子开心,可就没有我们这些人灵验了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正是没有办法呢,立刻投来请求的目光:“大爷,请给个良策吧,我收拾不了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薛医生,你别这么说!”这老头把小背篓放下来,歇歇脚,“其实,也没什么办法,眼泪是女人的核武器,男人没有办法,只有等了。就像着夏天的雷阵雨,天要下雨,你能阻挡住吗?”两个人,你一言,我一语地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美玉的哭声,不知什么时候,就停止了。薛从良的注意力,全都被这老头吸引了去,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李美玉又开始出招,她二话不说,站起来就走。

    “小玉,小玉,你干什么去呀?”薛从良一看,李美玉站起来走了,顿时又是一阵凌乱。他抛开这老人,立刻去追赶去了。

    “去会把,赶紧去追吧,女孩子就是这样追出来的。”这老人背了篓子,重新站起来走路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插曲,多少给了薛从良一些缓和的余地。起码,李美玉的哭声停止了,这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走的很快,女孩子生气的时候,走路的速度都是嗖嗖的,薛从良在后边跟着,紧追慢赶,才勉强跟得上李美玉。

    “小玉,你听我说,我的绝对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最近忙的太很了,你要理解我。”薛从良在后边一直不断地解释。

    现在解释这些,好像没有什么作用了。李美玉哭哭啼啼,完全听不进去薛从良的解释。一股脑地向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忽然发现,在一个乱草丛生的山窝子里,一团白光,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这团白光,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已经出现了多次。

    “小玉,快隐蔽,快隐蔽,前边有危险!”薛从良压低了声音,喊道。李美玉一听,也突然站住了,不哭了,抬起头来一看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把把李美玉拉到了一块石头的后边,两个人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第一次在这光天化日之下,见到这团白光,这白光像是一团巨型的棉花,在山洼子里,慢慢蠕动。看上去,异常恐怖。薛从良冒了一头的冷汗。他不明白,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正当李美玉和薛从良躲在大石头后边,偷看这白光的时候,这东西突然像是一只白色的猛虎一样,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!”薛从良看到,这东西朝这边冲了过来,说时迟,按时快,只有两秒钟的功夫,突然听到一声惨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这不是薛从良的惨叫,也不是李美玉的惨叫,而是另外一个人的惨叫。

    薛从良睁开紧张的眼睛,朝远处啊望去的时候,忽然看到,那团白光正在吞噬一个人,而且,只剩下一只脚露在外边,显然,这人已经完全被吞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,吃人的白光!”薛从良低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我害怕。”李美玉也不再哭了,而是紧紧地抱住薛从良的后背。薛从良的心咚咚咚地跳着,虽然也很害怕,但有了李美玉的拥抱,自己竟然感觉到有种无法言说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不怕,不怕,有薛大哥在这里,不怕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远处的白光开始蠕动,然后朝山上慢慢爬去,看上去,像是山上漂浮的一块白云。

    “它离开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会回来吗?我们要不要出去?”李美玉躲在石头后边,竟然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里等着,我出去试试!”薛从良试探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小心点!”

    薛从良趴着走出去,发现在外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完全是一片宁静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命!”一声微弱的救命,像是从地下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谁?谁在喊……”薛从良打了个激灵,机警地朝四周看了看。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李美玉也从石头后边探出头来。她也听到了呼救声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谁在后边呼喊?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也是在寻找。”薛从良东看看,西看看,就是找不到谁在呼救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薛从良突然被什么东西搬到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定睛一看,发现,一个人竟然躺在地上。这人看起来十分狼狈,衣衫褴褛,脸上沾满泥土,浑身上下,湿漉漉的。并且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薛从良蹲下去一看,这人脏的几乎是在挑战医生的忍耐极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这人没有说几句话,虚弱的完全没有力气说下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找来一个柔软的麻叶子,在他的手腕上,擦拭了一下,擦去他手腕上的污秽之后,把了把脉搏。这人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,但脉搏虚弱,几乎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在他的不远处,是一个背篓和镰刀。前边正是野草药生长密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薛从良忽然明白了很多。原来,这人又是一个来偷草药的人。只不过,这人是个单个小偷而已。自从中药院建立起来之后,现在偷草药的人,越来越多,他们把自己偷来的草药,再拿去卖。关键是,他们不认识草药,胡乱挖掘,有些名贵的药草,被他们挖掘一空,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那这么说来,难道那团白光,是来守护这里的药草的吗?为何这个偷盗药草的人,遭到了攻击?这个推测,薛从良不知道是否正确。也许,它是见人伤人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