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34章 砸车辆万人围攻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杜老先生到底想说明些什么,薛从良对他的话,充满了兴趣。薛从良倒是想要看看,这其他形式的生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有什么特别之处呢。

    杜老先生撂下了一句话,说他研究的**不离十了,让薛从良顿时充满了疑惑,难道这老头已经对这白光有所掌握了吗?这团白光曾被薛从良成为不祥之光,会带来厄运的,所以,薛从良对于这团白光的观察,也是经常保持着距离,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吧,这团白光,其实并不是什么妖怪之类的,据我所致,应该是某种生命,这生命,在地球上没有,所以说,应该是外星生命。”杜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外星生命?”薛从良一听,顿时觉得好像。人们都说这杜老先生精神有问题,现在一听他说话,果然明白了很多。薛从良对这杜老先生的话,完全不相信,他这回答,太多玄乎了,就想说,晚上闹鬼一样玄乎,没有十足的证据,薛从良总是不会相信这些飘忽不定的答案的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吧,不相信的话,慢慢等等,有一天,你会相信的。”杜老先生这样说道,然后,就离开了薛从良,自己去干活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呆呆地站在原地,有些痴痴地想着这杜老先生的话,但,还是无法理解。薛从良虽然见过什么其他的生命形式,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外星生命。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薛从良一定要找到十足的证据,否则,他是不会相信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算了,别想了,你就当这东西是个妖怪得了。现在好了,一千个人,有一千种说法。你到底要相信哪一个种呢?还是相信自己的想法就行了。不论怎么说,它就是个妖怪。”李美玉在一边下了一个统一的定义。

    薛从良拍了拍脑袋:“是啊,现在没有搞清楚这些,即使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用。反正他也没有危害别人的生命。得了,就像这老头所说的,等以后有了十足的证据,再来搞明白这件事情,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薛大哥,我们下山吧,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带着巨大的谜团,各怀心事地下山而去。这次薛从良知道如果真的要弄清楚这个东西到底似乎什么玩意,却是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医院。自从吞并了m医院之后,在行业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。一下子,就把薛从良的名声,传遍了大江南北。

    一方面来说,来薛从良的医院就诊的人。越来越多,同时,来寻找薛从良合作的人,也越来越多。但是,薛从良的医院接待能力是有限的。于是,不得不寻找了一个解决的办法,那就是预约法。

    从现在来看。很多人预约排队,已经排到了六个月之后,当然,这其中很多都不是真正来看病的,而是来疗养的,也就是一些达官贵人。听说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之后,带着自己的父母,前来疗养身体,企图获得健康的身体和年轻的身心。

    而真诚的病人,却无法排上队。而且要等到半年之后才能够看到病,这对于危重病人来说,早已经死亡了。所以,人们对薛从良的医院,怨言也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所以的床位,都被富人所霸占,最好的环境,也全部被富人所占领,前来投诉的穷人们越来越多。毕竟,这世界上,百分之八十的人是穷人,而富人只占到了百分之二十。

    所以说,穷人的数量,远远超过富人的数量。穷人也是人,穷人也得活呀。但富人挡住了穷人的活路。怎么办?战斗。

    是的,战斗。当薛从良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者医院的细节的时候,忽然有保安队来报,说不得了了。很多人在外边慢慢集结,看起来,情况不太好啊。

    薛从良站在自己的瞭望台一看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乖乖里,这是怎么回事,外边的人们,像是蚂蚁一样多,都开始慢慢朝这边集结过来。人数比薛从良的诊所开业的这天,都要多上几倍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些人们,带有很强烈的劫富济贫的倾向。停车场听着上百辆的豪车,这些人们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攻击停车场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人,开始把停车场的车,掀翻来,推到山沟里去。这些价值上百万的车辆,很快就变成了一堆废铁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大震,他立刻打开广播设备,开始对这几万人进行广播:“各位父老乡亲,你们有什么问题,可以派出代表来,反映给我,请不要从事违法犯罪活动,请不要从事违法犯罪活动,我们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得到解决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薛汉中从外边冲了过来:“完了,完了,良子,这次这些人们看来是要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们不是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吗?”薛从良本来还以为,外边的都是周围的乡亲们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,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,大部分人,都是穷人,根本不是咱们的乡亲们,所以,我也是无能为力,他们根本不认识我这个村长啊。我在下边私下的打听了几个人,原来,他们以前都是来这里看病的,没想到,排队都排了三个月,最终也没有派上队,在回去的路上,他家的病人,死亡了。”薛汉中举了其中一个例子。

    “啊?原来是这样,没想到,大家看病都这么难吗?”这些问题,给薛从良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本来他以为,自己的医院,天衣无缝,凡是来的医院的人,都能够得到救治,没想到,自己的医院,什么时候,成了富人的医院,竟然把这么多的穷人,都置之门外,这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这些穷人非常的疯狂。他们这是不要命的节奏了。既然自己的亲人都去世了,自己在这世上,就更加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他们把停车场上的车辆,全部都给砸了。这一百多辆的豪车,每一辆的价值,都在上百万以上,停车场上,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所有的富人们,这时候,像是缩头乌龟一样,躲在医院里,趴在医院的窗户后边,愤怒地看着这些人们的疯狂行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是在恼羞成怒,从医院里冲出来。保安队已经锁住了医院的铁大门,但这人还是从高墙上,翻了出去,跳入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像是一个小石头投入了一片大湖泊之中一样,还没有来得及打出一圈水波,就完全淹没在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人顿时成为众人攻击对象,他们的拳头,像是雨点一样,落在这人的头上,前胸后背上,大腿上,等等,凡是能打的地方,全都是拳头。

    这下好,这人还没来得及哼唧一声,就被打得鼻青脸肿,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。听说这人以前是银行家,家财万贯,不缺钱,缺的是花钱的渠道。

    当然人们知道达到了一个银行家之后,人群顿时欢呼了起来。好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其他的人们,见到这种情景,立刻山呼起来,好像取得了巨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召集来了拐子薛、王大宝、孔圣人、乔运昌等人,紧急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“就现在这种情况而言,我觉得,还是以不变,应万变。在这些人中,可以相信,他们有一部人是穷人,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,这其中,肯定会有你的对手,也就是说,这场事故,可能是某些歹人策划的,目的就是利用人海战术,打败五行疗养院。”拐子薛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拐子薛的这句话,让薛从良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。却是如此,如果这些穷人被自己对手所控制,那这已经不是为了争取穷人们的看病权利而战了,而是有些人图谋不轨,准备对薛从良的诊所,进行占领了。性质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这些都是穷人呢?按你说的,我们岂不是冤枉了这些人们吗?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,才来这里,但是,排不上队,看不上边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,死去。这是一种神秘滋味?”乔运昌毕竟是穷人出身,对穷人的生活,有着充分的体谅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这些之后若有所思,两个人说的都不错,如果真的这样的话,那这件事,好像就变得复杂起来了。薛从良最烦这种复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得想个完全的办法,把穷人和肇事者都区分开了,然后,在对专门来看病的穷人,采取救治措施,对另有所谋的肇事者,采取另外的措施,这样以来,就可以把他们搞定了。现在,这么多人,只有采取分流的方法了。”薛从良一边想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以伏龙山疗养院为中心,周围的山坡上,全都是人,真是铺天盖地,漫天遍野。

    镇上的几个交警,也从镇上调过来。在人海中,闪烁的警灯,就像是一个萤火虫一样,显得太过弱小。他们看到这么多人,也仅仅是对着对讲机,一直不断地汇报着这里的情况,却不知所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