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37章 问白光深夜探秘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草菇这么一说,薛从良顿时觉得有些绝望。如果这人真的是草菇的二哥,那可就惨了,想想这样的对手,都觉得后怕,这都是几百年的修炼了,而薛从良自己,才二十多年,这怎么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看,这事还真是难办了。你是她的妹妹,难道他都不听你的话吗?”薛从良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好说了,你可以想象,都几百年了,谁还认识谁呀?如果在人间,三五年不来往,就形同陌路了,你可以想象,现在都几百年,别说是形同陌路了,简直是隔了好几世了。”草菇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虽说他也许是你的二哥,但时间间隔太长了,谁都不一定认识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何况,像我们这活了几辈子的人,都脱皮脱了好几层了,是不是原来的模样,已经难说了。”草菇的话,让薛从良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“不过,如果有机会的话,让我们兄妹见个面,也可以,说不定,我还能够说服他改邪归正,毕竟都这么多年了,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太好了,如果你真的能够说服他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你说让我征服这个强大的敌人,我还真的是没有这本事呢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,如果你摸出他的活动规律来,一定要叫上我,让我们见个面,看看能够相认。”草菇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个哥哥活在世上,心中也有些激动,毕竟,在这世上,有个亲人,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我一定叫上你!”薛从良听了这句话,心中轻松了很多,如果真的能够通过草菇把这人搞定,那薛从良何必劳神费力。单打独斗呢?

    现在,山下的人们,早已经散去,草菇的任务也基本完成了,“那好吧,我们就这样决定,我回去了。”草菇说罢,口中念了一句话“阿玛尼那!”紧接着,草菇就变成一道闪光,消失在山上。

    “哇。好帅啊,现在竟然可以像神仙一样,玩起了咒语。”薛从良还记得刚才草菇口中所念的哪句话,他自己也重复地念了几遍,但没有任何的效果。“奇怪了,我念着咒语,怎么没有一点作用呢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良子,人家那咒语是由法术生发出来的,你无凭无据地念着咒语,是没有作用的。等你修炼到一定程度,学成了天术之后,自然才会有所理解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呵呵呵地干笑了几声,原来是这样,到时候,如果自己也能够像草菇一样。一转眼就不见了,那可就太帅了。

    月色迷人,虽然不是刚才的巨型圆月,但现在已经是一轮真的圆月,挂在树梢了。薛从良借着月色。用望远镜向山下看去,透过一阵阵烟雾缭绕的香火,薛从良看到,这几万人给伏龙山留下的,是满地的垃圾。有方便面盒子,有快餐的泡沫盒子,还有各种食品的包装。山脚下的农田里,都被踩平了,田里的玉米,本来已经长得有一尺高了,现在好了,全部都被踩倒在地。有人趁着夜色,在田地里整理庄稼。

    这可都是农人们半年的粮食,如果这个时候庄稼被糟蹋了,那秋收就成了问题了。薛从良想到这里,真是觉得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他准备想象办法,给这些人们一些补偿,要不,乡亲们的损失,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察看了山下的一切之后,四周静寂了下来,这里所有的一切,都已经恢复了平静。人群散去之后,山体也好像进入了沉睡,只听得一阵接一阵的风声,如同呼吸一样,开始慢慢的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下山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阵突突突的拖拉机的声音。一车男人,被拉到了山脚下,他们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,激动地干起活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薛从良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不知道?你们看,这是要建一座庙堂的吗?”其中一个像是负责人的人,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建一座庙堂,你们为什么要建庙堂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人怎么这么愚钝呢?看你这么笨的脑袋,早晚都发不了财,我告诉你吧,是我们头儿,晚上看到了这里的山神知道吗?山神显灵了,笨蛋,说出来吓死你!所以,我们头儿为了积德行善,就准备在这里建一座山神庙,以供奉神灵。我告诉你啊,我们头儿可厉害着呢!他一年就能挣一百多万……”这人看上去,对他们头儿是满脸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哦,一年能挣到这么多钱!那你们头儿是谁呀?”薛从良故作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这个你就别问了,这可是机密,我是不会给你说的。”这人顿时开始埋头苦干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些人行动这么迅速,这才几个小时呀,这人就开始抢先在这里建一座庙堂了,真是热心过度,突发奇想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觉得好笑,刚才不过是自己和草菇演的一场大戏而已,没想到,这些人们竟然当成了真的山神显灵了,哈哈,这可真是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算了,他们要建就建,反正花的钱,也不是自己的。如果建了这样一座庙宇,也好处多多,起码,让这些人对伏龙山多了一份敬畏,否则,这些人整天在这山上,为非作歹,不可一世。如果有了这样一座庙宇之后,有些人岂不是多了一点顾及了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很晚了。薛从良回到五行医院,已经是凌岑三点多了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够听到外边还有人在活动,随着咚咚咚有节奏的敲打声,这说明杜老先生还在没有休息。多亏自己给给这杜老先生分配了一间隔音的房间,否则,就这声音,不知道多少人要投诉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推开杜老先生的方面,一阵刺耳的声音,突然传过来。外边走廊里的声控路灯,都突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老先生,还没有睡啊,我看你的精神头,挺好的呀!”薛从良深夜来访,不知道这杜老先生,是否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这么晚了,你不也是没有睡觉吗?”杜老先生说起话来,意识还算是清醒。

    “杜老先生,我深夜来访,其实,就是想了解一下,你对那团白光的看法,你不是说,你对伏龙山上那团白光,研究的**不离十了吗?”薛从良像是请教老师一样,诚恳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真想听听我的看法!我告诉你啊,这件事情,绝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,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妖怪,其实,他也就是伏龙山上的一种生命而已……”这老头的话,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是一种生命?”薛从良从来没有想过,何种生命,竟是以白光的形式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生命有多种形式,有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形体的生命,比如人,人死后,才变成了其他形式的生命。另外一种生命形式,就不同了,比如青蛙,刚刚诞生的时候,人们叫它小蝌蚪,但后来,就成了长了四条腿一个尾巴的怪物,再后来,就变成到尖头之四条腿大肚子的东西,再最后,又变成了其他形式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说的话,薛从良听起来有些吃力,他竟然说起了生命的起源问题,真是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听了这老头的启迪,薛从良顿时觉得,有道理,也许,他意思就是说,这团白光,也是某种生命的一种形式,这是一个过度的时期,这个时期过去之后,说不定会变成另外的一种生命。

    “嗯,对,你说的非常对。这就是我要给你讲解生命的不同形式。”杜老先生对薛从良的快速进步,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那他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?”薛从良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我们就会知道了,我之所以说,我研究的**不离十了,那就是说,毕竟还没有到十嘛,所以,就不知道结果了。”杜老先生摊了摊手,无可奈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不还是没有解释清楚任何问题吗?”薛从良听了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别失望,别失望,这个东西,会给你带来惊喜的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,就开始完成第二生命阶段的变形,所以,你会发现,这个世界,真是奇妙!”杜老先生欲言又止,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得晕晕乎乎,这杜老先生和这团白光,一样充满神秘感。他说的话,更是令人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哦,那算了,既然这样说,我们就慢慢等待着吧,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的真实面目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在密切关注它的变化,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深的夜晚了,还没睡觉的缘故。”杜老先生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窗口。

    让薛从良没有想到的是,在杜老先生的窗口,居然架设着一台长长的望远镜,这倍数,绝对可以看到伏龙山任何一个地点,并且,把一切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薛从良惊讶不已。这老先生竟然是个大自然研究专家呀,他会发现什么秘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