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38章 惹美女老牛吃嫩草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可否让我看一眼呢?”薛从良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当然可以了。”虽然这老先生有些犹豫,但最终还是同意了薛从良的请求。

    薛从良趴在这玩意上一看,忽然发现,真是真一个崭新的世界,虽然是夜晚,但山上的一切尽收眼底,虽然距离上千米,山上趁着夜色奔跑的灰色的也兔子,依然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惊叹之余,薛从良就想,如果自己也能够有这样一台望远镜,那该多好。自己就可以站在瞭望台上,观看这台上的一切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想,但薛从良那里还有时间观察这东西,病人们的病情,就让他忙得不可开交,谁还有心思看这些东西呢?如果有这功夫,还不如看看街头的美女,看看她们婀娜的身姿和妩媚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就是薛从良,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困难和风雨,薛从良依然对美女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在薛从良的病人当中。哦,其实,不应该算是病人,如果说是客户,其实更加准确。新来了一个女孩,这女孩,看上去真是天生丽质,百般娇媚。第一次来的时候,使用宝马车送来的,送他的司机,大概是他的老爸,反正看上去挺苍老的,绝对不是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“王佩珍!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“……人家女孩的年龄,可是要保密的哦,不能轻易说给别人的。”这女孩调皮地说道,两只眼睛笑起来,弯弯的,并且闪动着电光,顿时把薛从良的心脏,击穿了,咚咚咚地响。

    “呵呵,美女,年龄是我们医生给你用药的依据。年龄不同,用药量也就不同的,所以,我们需要掌握你的年龄哦!”薛从良虽然心中砰砰直跳。但表面上还是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医生,看起来还算是老实,好了,本姑娘就不难为你了,二十三。”这王佩珍无所谓地说道,好像豁出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,我们绝对替你保密的,而且,你在这里的情况。我们也会严格保密的。”薛从良就差拍着胸脯说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,很多无良的医生,口口声声说,给患者保密。实际上,背后却倒卖患者的个人信息,希望你不是这样的人。”王佩珍的话,让薛从良感到无语,没想到,这姑娘长得这么漂亮,说话可是绵里藏针。

    好像美女都是这样吧。薛从良记得。在城市的街头行走的时候,对面总会时不时走过来一个美女,但凡是美女,一般都是看上去冰雪美人,从来不看周围的人,拉这个脸。撅着嘴巴,像是路上所有人都欠了她的钱似的,别人看她一眼,她就气呼呼地走过去。好像人长得漂亮,也是件很牛逼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没办法。可能美女们总是能够享受到百般娇宠吧,所有的好处,都汇聚一身,对所有人都看不眼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眼前的这个美女也是,对薛从良更是看不眼里。薛从良也似乎自觉惭愧,一个乡村小医生,在这大家闺秀面前,当然自惭形秽了。

    这王佩珍是来做保养的。她这个年龄,能有什么病,无非就是不调之类的,除此之外,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大问题了。不过,人家有钱,趁着工作之余,来做皮肤的保养,要用伏龙山泉水洗澡,要用伏龙山晨雾滋润皮肤,这有何不可呢?

    当然,薛从良还可以通过中医的手段,给她进行熏蒸和按摩。可以让她的皮肤更加白皙,细嫩,富有光泽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入住了伏龙山疗养院之后,这个平时一向安静的疗养院,顿时躁动了起来。这女孩无疑成为伏龙山疗养院的一道风景线。虽然这里居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但男人到了六十岁,依然有审美功能的,所以,趴在窗户口向外看,是这些老男人们乐此不疲的乐趣。

    这女孩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散步。那时候,太阳正好升起来,光线不强,阳光充足,看起来不错,山上的湿度较大,这女孩穿着白色的纱裙,披着黑色的长发,娇美地行走在疗养院的院子里,她喜欢穿行在花丛中,偶尔还会扑捉花瓣上的蝴蝶。

    她轻盈的身姿,顿时成为伏龙山疗养院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很多老年人,有早起的习惯,平时他们都去附近山上散步,不过,自从这个美女来了之后,到外边散步的人少了,而大多数,都趴在自己家的窗户后边,津津有味地看着院子里,这如同仙人下凡的美女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,这女孩都是在固定的时间,出来散步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天开始,一个老头忽然走了出来。女孩正低头走路,忽然看到前边一个老头迎面走来,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姑娘,早上的空气有点凉,要注意保暖哦。”这老头正是杜老先生。平时,杜老先生这个时间点,都是到山上他的菜园子里去种菜,今天一反常态,反而在这院子里散步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爷关心,我这叫晨雾沐浴,这样对皮肤好,有保湿的功能。”王佩珍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长得这么好看,其实不用再来这地方保养了,你看你的皮肤,简直就是美玉一般,还有你的身材,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美的身材了……”杜老先生止不住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大爷了。越是皮肤好,越需要保养啊,薛医生给我设计了很多方法,都是中医疗养,现在这皮肤,更有光泽了吹弹可破,滑嫩着呢,呵呵呵!”看来,王佩珍对薛从良给她的保养方法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这杜老先生,调转了方向,跟着这个美女王佩珍一起同肩并行,一边走,一边说,一边说,一边笑,惹得窗户后边的老男人们,各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靠,真是老不正经了,这么大年龄了,还寻花问柳!”

    “老牛想吃嫩草了,绝对的老牛想吃嫩草,卧槽,这老杜,平时都那么烦人,现在怎么又开始烦人了!”

    窗户后边的抱怨声,此起彼伏,都是对杜老先生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我们出去好好收拾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从房间里出来了两个老头。这两个老头,看上去还是魁梧,一看年轻时候,就是作战队员出身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挡住老韩头和王佩珍的路,双手抱在胸前,气势汹汹地说:“吆喝,老杜啊,你这是在干吗呀?把我们这疗养院当成谈情说爱的地方了,我们看着可不舒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老先生一看,这两个人来者不善,不过,看着两个人的体格,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,自然好汉不吃眼前亏,杜老先生本来想要发作,但立刻改变了脸孔:“二位,咱们都是病友,在一个院子里,朝夕相处,你们别在意,别在意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开始装疯卖傻,咚咚咚地敲打着垃圾桶的盖子,向自己的房间走去,留下来满脸惊愕的王佩珍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别害怕,我们都是好人,刚才那个人,他是个神经病,来这里就是为了治疗他的神经病的,你别在意啊,有我们在,我们会保护你的。”这两个人,说道要保护一个女孩的时候,心中特别高兴,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样,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,哦,两位大爷,谢谢你们了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王佩珍看着这两个老男人,心中觉得不爽,揽起自己的白色纱裙,匆匆忙忙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这医院里,都住的是什么狗屁病人,我看,全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流máng!”刚回去,王佩珍就拿起电话,对着薛从良发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求换地方,我强烈要求换地方,这地方我呆不下去了,我呆不下去了!”王佩珍发飙起来,倒像是河东狮吼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顿时懵了。这人,怎么回事?人家说丑女多作怪,看这美女也是,同样多作怪。

    薛从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,王佩珍已经气呼呼地坐在办公桌前。她上身穿着白色棉质半透紧身衣,穿紫色弹力超短裤,雪白的大腿,如刚刚剥开的山东大葱一样。

    她气呼呼的样子,也显得很美,当然,如果平静下来的时候,更加娇媚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王佩珍,我们这里有些人,确实有问题,我向你道歉。”没想到,薛从良上来就给王佩珍道歉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发作一场的王佩珍,这时候也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顿时没了怒气。

    “算了,本姑娘本来是想发作一场呢,没想到,你这么快就承认了错误,本姑娘就暂且饶你一次了。不过,我还是要求换地方,换房间,这那群老不死的人住在一块,他们的呼吸,我都觉得恶心。”王佩珍的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想,现在医院的房间很紧张啊,病人们住的房间,基本上全都占满了,别说换房间了,就算是再来人,也没地方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佩珍,换房间这事确实很困难,因为现在没有房间了……”薛从良遗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不行,如果确实没有的话,那我就住在你的房间?”王佩珍说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住我的房间?”薛从良张大了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