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44章 解怪梦竟遇旧爱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个梦,之后一直在薛从良的心头,来回不断地盘绕。尤其是小焕那泪眼婆娑的眼神,时不时地出现在薛从良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说来也很奇怪,小焕已经于几年前,投胎去了一个家庭殷实的家庭,薛从良还记得,那家人拥有好几个鱼塘,生活的肯定不错,这次做梦,小焕突然出现,让薛从良大感意外,这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,从来没有出现过小焕了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对小焕也很是想念,这个前世的妻子,对自己的帮助,简直不可估量,尤其是自己的穿甲神枪,现在还跟着自己,这可是小焕给自己的馈赠,否则的话,自己是万万不可能找到这神奇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次小焕从梦中出现,她为什么嘤嘤地哭泣,到底是为了什么?薛从良百思不得其解,按理说,薛从良现在生活的这么好,而且,已经成为方圆千里的五行神医,小焕应该高兴才对,但这次,薛从良忽然发现,小焕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巨大成就而高兴,反而在梦中哭泣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有些担心,于是,找到孔圣人。

    孔圣人这段时间,也是忙忙碌碌,自从他的得到拐子薛的警告之后,一直在忙碌于观察自己的老婆,是否出现出轨的情况。除此之外,孔圣人还在给自己挖掘准备另外一条路,也就是看看能否从这么多来美容的美女之中,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美女都还年轻,如果自己有女儿的话。年龄也和他们差不多了,从这里边寻找配偶,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。但现在这种想象,十分普遍,很多老年人,应该准确地说,是有钱的老年人,都纷纷开始过上了老夫少妻的生活。

    老男人要的,和小媳妇要的都不一样。可谓是各取所需。老男人要的是尝鲜,而小媳妇看重的,则是老年人殷实财富了。到时候。这老男人两腿一蹬上了西天,这小媳妇继承万贯家产,从此以后,就过上了富婆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女人。有了钱。自然花容月貌,再找一个年轻小伙子嫁了,照样过上神仙般的生活。说到底,这也是一种曲线致富的好方法。

    薛从良曾经也想过这种好办法,但无奈这辈子没有这个福分,一个穷小伙子,难以遇到这样的女人,毕竟。生活的圈子都没有交集,所以。薛从良的美梦并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现在,孔圣人好像正在上演着这样的故事模式。

    “孔叔,我有问题要咨询你!”薛从良找到孔圣人的时候,孔圣人正蹲在薛从良医院外边的大石头上,痴迷地看着薛从良五行疗养院你,如同仙女般飘来飘去的女人们,嘴角流着哈喇子,看的是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,别打扰我!”孔圣人看着前面的美女,目不转睛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,这人竟然痴迷到这种程度,好像没有见过女人一样,真是令人汗颜。索性,在孔圣人的眼前一站,挡住了孔圣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要干什么?你挡住我了!”孔圣人很生气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这是要干嘛呀?家里不是有女人嘛?怎么还出来找野生女人呢?”薛从良有些生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么一说,说到了孔圣人的心坎里。孔圣人的眼神,突然一聚焦,才发现,薛从良站立在自己的面前:“哦,良子呀,不好意思,我只顾看那些娘儿们了,没有看到你,呵呵呵!”孔圣人有些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人啊,现在这么大岁数了,竟然还对女人这么感兴趣,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没办法,老男人照样喜欢小女人,男人不论多大岁数,看到美女,照样喜欢,良子,你是医生,这事你最清楚。”孔圣人对这种事情,还振振有词,好像是天然是这样这样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表现的这么明显呀,色眯眯的双眼,天天盯着女人的敏感部位看来看去,要含蓄知道吗?含蓄一点,这样才像个有涵养的老头儿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这辈子已经够涵养的了,还要什么涵养啊……对了,你有什么事要求我啊,你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求我了,赶紧说吧,别当误了我的好事。”孔圣人有些急不可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一个梦,一个奇怪的梦,想找个人说说。”薛从良最终还是放不下自己所看见的那个梦。

    “梦啊,所谓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这东西,你别在意,我现在都不相信这玩意了。我孔圣人一生行走江湖,给人解梦无数,但都是逢场作戏罢了,无非是给这些人一个生活的希望和生活下去的勇气,你可是当今强人,说解梦,有些俗套了。”

    孔圣人的一番话,让薛从良觉得自己确实庸人自扰了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什么解梦不解梦的,我就是说说而已,找个人聊聊又怎么了?”薛从良还是想把自己的梦说给孔圣人听听。

    “说吧,说吧,给你个倾诉的机会。”孔圣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自己所做的梦,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孔圣人听。孔圣人听得也很仔细,并且,有些苍老的眼睛,也在吧嗒吧嗒地眨了眨,甚至还叼着烟头,慢慢地品味了一番,最终,开始说话:

    “哎,你这梦啊,我给你分析了一下,我这么多年的解梦经验告诉我,你这梦,乃自然生成,并非什么外界激发的梦。说白了,就是在胡说八道。你想想,小焕早已经于几年前投胎去了一户人家了,给人家做了女儿了,你说,她还有机会来找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薛从良对孔圣人的回答并不满意,但,他说的,也和自己想的,颇有些相似,理由是同样的,小焕已经不可能再来找薛从良了,除非她现在病危,如果有什么灵魂出窍的话,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孔圣人也是持有同样的观点,但现在来看,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低。因为没有人说那户人家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梦,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薛从良拜谢了孔圣人。孔圣人说到,以后有什么梦,可以找孔小圣帮忙解决,自己已经把全套的经验,都传授给了孔小圣。

    薛从良并不认同这孔小圣,他才多大的,入行一年不到,能解开什么梦呢?

    工作繁忙,薛从良刚刚回到诊所,就看到护士长嫣然抱着一大摞的病人登记表,来找薛从良过目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顿时开始专心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但,从这一大堆的报表中,薛从良忽然发现了一个蹊跷的病人。这人还不满三岁,而且,是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嫣然,这个小女孩,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张着大大的眼睛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薛大哥,这个小女孩,是昨天傍晚的时候,送来的。病人的家属说,好像这小女孩在池塘边玩耍,一不小心,掉进了池塘中。不过幸好的是,之后很快被人从池塘中捞了出来,这小女孩经过抢救,现在生命体征已经平稳了。是乔大夫做的抢救,他医术精湛,你就放心吧。”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当然了,薛从良对乔运昌和嫣然的医术,相当的放心。但这小女孩,让薛从良忽然想到了小焕。

    小焕当不就是投胎到了那个有池塘的渔家吗?现在,突然掉进了池塘,而自己昨天晚上,突然又梦到小焕,会有这么蹊跷吗?

    “可否带我去看看这个小女孩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她在41床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嫣然说完,就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心情,有些忐忑,他跟在嫣然的后边,心中有些杂乱,可谓是五味杂陈,他不知道,真的见到了这个小女孩的时候,自己会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来看你们了!”刚走进房间,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妈妈坐在这小女孩床边,眼睛红红的,一看,就是哭了半夜了,现在看上去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,手上扎着针头,挂着吊瓶,在床上玩耍,显得很调皮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看到薛从良之后,顿时笑了起来。像是见到了自己见过无数次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这小女孩的眼神撞在一起的时候,心头一震,几乎把手中的听诊器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太像了,简直太像了,和梦中见到的小焕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薛从良瞪大了眼睛,像是看到了就别的亲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?”薛从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叫小焕!”这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回答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头又是轰的一震,自己竟然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没事吧,我看你脸色不太好!”嫣然立刻上前扶住薛从良,生怕他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关系,我没事!”薛从良轻抚额头,按压了百会穴,以减轻自己头晕。

    “给,给这个小女孩免除全部的医疗费用。她的所有费用,由我承担!”薛从良给嫣然留下这句话之后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留下了错愕的嫣然和长着大嘴的病人的家属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