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62章 三分钟消失之谜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搞了半天,薛从良这才发现,杜老先生的病情,好像变得有些严重了。他所谓的望远镜看到的世界,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虚幻景色而已。

    薛从良终于明白,为什么杜老先生总是喜欢看这望远镜中的世界,看来,他看到的,也都是他自己想象中的世界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给他重点进行治疗,看来,我们是忽视了他的病情,总以为他本来就是这样,真是麻痹大意,这是我们的错误了,我们对不起患者。”薛从良为自己的麻痹大意而深深自责。

    这杜老先生看到的世界,其实亦真亦幻,有些是真实的世界,有些是虚幻的世界。

    从这里向外边看去,薛从良确实可以看到外边的世界,有的时候,和杜老先生看到的世界确实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,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样,充满令人惊讶的事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调集了一部分医务人员,对杜老先生的病情,进行集中会诊。但是,这杜老先生的生活习惯,依然没有什么改变,依然是每天中午的休息时间,开始在外边进行敲敲打打,把院子里的垃圾桶,敲打的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火山一号病毒的袭击之后,这里逐渐恢复了平静。医院里,前来美容的美女们,慢慢的都离开了。这次事件,几乎如同是汹涌的潮水一般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但火山病毒一号,究竟是如何被带进薛从良医院的。至今是个谜。

    李美玉负责调查这件事情,她想要弄清楚,这件事。到底是自然现象,还是有人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李美玉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,这件事情绝对是有人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火山一号病毒,在几百年前,都已经绝迹了。同时,人类已经放弃不对这种病毒进行研究了,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。其实更重要的一点,就说明了火山一号病毒,是有人特意把火山一号病毒植入某位美女的体内。导致该病毒的发作。

    从这里来看,这火山一号病毒,就像是细菌炸弹一样,被投入了薛从良的医院。看来。这时蓄谋已久的计划。如果想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。确实有些难度。这对于李美玉来说,这件事情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些蛛丝马迹已经在说明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些病毒爆发之前,医院里几乎全都是女孩子们。而女孩子们虽然对于病毒的抵抗力,比男孩要强,但是她们携带病毒的能力,也要比男孩更强。所以,从这点来分析。这些女孩子们,应该是某个人身上。携带了火山一号病毒。

    而火山一号病毒,又是如何出现在这女孩身上的呢?

    通过察看大门口的监控可以,李美玉发现了一件蹊跷的事情。其中一个女孩,在晚上的时候,曾经出去了一次。但是的时间是晚上的七点十五分。这个时候,太阳刚刚西下,山上虽然太黑的有些早,但李美玉依然可以看清楚这女孩的脸庞。

    之后,这女孩在晚会十点钟的时候,才回到宿舍。这个回来的时候,大门口的门卫老头儿给她开的大门,这些在监控里都看的是一清二楚,李美玉通过询问这门卫老头儿,同样得出了相同的结论。看来,这女孩,在晚上的时候,出去了三个小时,这个小时,他一个女孩子家,能够去了哪里呢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女孩出去之后,当天晚上,就开始爆发火山一号病毒的疫情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女孩与火山一号病毒关系甚大。说不定,这女孩就是火山一号病毒的最原始宿主。

    想要搞清楚这三个小时,到底发生了什么,必须找到目击证人,也就是说,找到这件事的旁观者。如果有人看到这样的情景,挤就足以说明这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伏龙山这么大,谁会注意这样一个女孩,极为平常的外出呢?薛从良医院的监控,也仅仅是监控医院周围十米远的距离,出了这个距离之后,就全部是盲区了。从女孩背影消失的方向来看,这女孩是朝着山上的方向走去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想了想,一个新鲜的想法,突然跳入他的脑海,既然可以看到这个女孩的脸孔,何不找来同事们,对这女孩进行辨认,通过辨认,来分析这女孩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如果有联系方式的话,直接和她联系不就可以了吗?反正这女孩还活着,如果打电话话的话,李美玉肯定可以问出,在那三个小时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通过对监控画面的辨认,这件事情又重新陷入了一个僵局。

    所有参与给这些女孩子们美容的护士,全都没有见过这个女孩。这个女孩到底是谁负责治疗的,都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李美玉拿着这个女孩的照片,在护士大会上,逐个进行询问:“这个女孩,你见过吗?这个女孩是谁负责的?”但是,所有人都问了一遍之后,并没有人对这个人有任何的印象。

    李美玉的助理小红说:“小玉姐,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这里怎么没有一个人认识她,那她是怎么住进医院的呀?这个人,真是太奇怪了。”小红也表达了对这个女孩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对每个人都登记造册,现在忽然发现,竟然有一个漏网之鱼,这真是奇怪了。如果这个人不是我们医院的病人,那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,他是如何混进医院的?”李美玉这段时间,像是侦探一样,对这件事进行慢慢的梳理,可是,仅凭借她的简单思维,好像无法解开这个疑团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,村里有人前来反映问题。

    来这人是个五六十岁的妇女,薛大妈说,她曾经在当天的晚上,看到过这样一个女孩,出现在山上。当时,她正在山上给家里的猪割草,无意中看到了这样的情景:

    当时,太阳已经西陲了,但忙碌了一天的薛大妈忽然发现,家里的猪草已经被猪吃完了。本来,她是不想山上的,但自己男人外出干活,还没有回来,他只好自己去山上的割草了。

    在山上割草的时候,他无意中看到一个女孩,在山上漫步。心中还想,现在的女孩子,真够浪漫的,山上这么多蚊子,她还有心思在这里漫步,穿着裙子,露着雪白的手臂,颀长的大腿,这山上的蚊子,又大又猛,被咬上一口,就是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她还朝着女孩喊道:“喂,小朋友,你早点回去,如被蚊子咬住了,那可就惨了,这山上的蚊子,大着呢,你看大妈,穿的多厚,你穿的太少了。赶紧回去!”这薛大妈穿了一件大罩衫,头上裹着纱巾,全副武装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,这女孩远远看了看她,并没有做声,而是朝着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!”这大妈看自己的喊话,没有什么作用,就幽幽地说,然后继续低头干活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,这薛大妈在抬头看这女孩的时候,这女孩不知什么时候,消失不见来。这可把薛大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胆小的,山上有什么风吹草动,她都会心惊胆战,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,这里经常发生的奇奇怪怪的事情,所以,这大妈更是有些心惊胆战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姑娘!姑娘!?”这大妈在山上喊叫了几声,没有人应答。只有山上的夏虫起起伏伏的叫声,从草丛中一阵一阵地传过来,山上显得更加幽静。

    “喂!喂!”大妈拿着的镰刀,走出半尺深的茅草,一边喊叫着。

    大概经过了三五分钟,这大妈忽然看到,那女孩正蹲在远处茅草堆中的,白色的裙衫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。

    之后,这女孩站了起来,匆匆忙忙地朝回去的路走去。

    “哦,我说呢,原来是在上厕所。这女孩真是的,上个厕所也不答应一声,吓了我一跳。”这大妈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话,一边低头拎起自己打了捆的猪草。

    就在她拎起猪草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从自己不远处的嗖嗖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呀?跑那么快干嘛?”这大妈喊叫道。

    但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,在没有出现任何的声音。这大妈像是惊呆了一样,愣愣地站在荒草中,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然后,猛然醒悟了过来,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赶紧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于是,这大妈就匆匆背上东西,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他远远地看到,那身着白色裙衫的女孩,消失在了薛从良的医院里。所以,她知道,这女孩还肯定是来医院看病的。

    自从医院里传出来寻找这女孩消息之后,这位大妈就积极来提供线索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从这里来看,问题的关键是,这女孩消失的三分钟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如果这女孩真的是在上厕所,那为何她又匆匆地离开了呢?

    所以,从这里可以看出,这女孩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,或者遭遇了不可告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要搞清楚这些,这个谜团,需要进一步的解开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