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63章 通鸟语目击证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件事看似无法解开,但另外一件意外的事件,却把这件事打开了新的破解口。

    当李美玉把这件事的大致过程,给薛从良介绍了之后,他们二人分析发现,这件事只有一个暗区了。就是那莫名奇妙的三分钟。这三分钟,形成了一个黑洞,里边到底有什么秘密?薛从良对此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薛从良发现,这件事情,肯定没有这么简单,如果这三分钟仅仅是消失而已,那么后面这么多大的事情,就不会再发生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三分钟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这件事情,没有人知道。只有天地知道,只有无法言语的草木知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突发奇想。如果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,只有去问问周围的草木,还有鸟兽了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让薛从良顿时高兴了起来。他拥有听懂天地的鸟语的能力,所以,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得知真相,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按照薛大妈的表述,亲自到山上去审问这些“目击证人”。所谓的目击证人就是周围的花花草草,还有鸟兽虫鱼。

    “听说薛神医要审问花草鸟兽了!”这件事情不胫而走,来山上看热闹的人,早已经把周围的山地给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当薛从良来到的时候,立刻被这些看热闹的人们给惊恐了。

    与薛从良同行的是几个医院里的工作人员。乔运昌和拐子薛都没有跟着。

    “让大家都退后一百米,只可远观,不可近前。”薛从良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工作人员立刻拉出了警戒线。众人纷纷退后。

    “你别挤我,别挤我……”人们熙熙攘攘,争先恐后,但被拉出的警戒线。赶到了后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是早晨,晨露还没有完全蒸发消散,但空气中早已经被夏日的阳光照射的有些焦躁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人站在的警戒线的中央,寻找着当天那个女孩消失的地方。但几天过去了。即使是被压倒的杂草现在也都直立了起来。哪里还有什么蛛丝马迹呢?薛从良前前后后地看了二十分钟,也没有什么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群众。看着薛从良在地上像是找针一样,也慢慢失去了耐心。有的回家喂牲口去了,有的回去到田里拔草去了,还有的回去哄孩子去了……

    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地方。现在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薛从良喜欢的。只有这样的环境,鸟兽才会慢慢聚集过来,否则,这些人们早把鸟兽给吓跑完了,就连一只蚊子,也不敢近前。

    谁料到,首先发出声音的。就是一只蚊子。

    薛从良闭目养神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只蚊子在不远处说:“快,发现了一个二蛋,这家伙正傻傻地呆在匆匆中。等着我们饱餐一顿呢!哇哈哈!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这蚊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竟然叫自己是二蛋,立刻火冒三丈。但转念一想,和一只蚊子生气,值得吗?不觉,自己又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万物有灵,当然,也有一套通用的语言,动物有动物的通用语言,植物有植物的通用语言。薛从良虽然不甚精通,但对这些语言,也是略微通晓,他想了想说:“诸位,可否问你们一件事!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发话,顿时把那两只蚊子吓懵了。

    只听得他们说,“不好了,不好了的,这东西居然会说话!”

    但这两只蚊子迅速定了定神,飞到薛从良的鼻尖,惊讶地看着薛从良。薛从良的两只眼睛,也看着这两只蚊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事情?”其中一只大点的蚊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几天前,一个姑娘在这里出了事,你们可曾看到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姑娘?我知道,我知道,我还喝她的血了呢!真是够嫩啊……”另外一只小点的蚊子,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!”这时候,另外一只稍微大点的蚊子,恶狠狠地说道,“哦……,我们的寿命才有七天,几天前的事情,那么久远,我们怎么会知道呢?我们什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这只蚊子拉着另外一只蚊子,匆匆忙忙地飞走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感觉到很惊讶,没想到,这两只蚊子,竟然也对他保守秘密,这是何等的高压政策,难道,也有人对这些昆虫进行控制吗?不可能吧,这伏龙山哪有这么黑暗?

    两只蚊子离开之后,薛从良越发觉得,这其中定有什么秘密,但是,竟然没有人愿意说出来。真是令人奇怪,是谁在管制了它们的嘴巴呢?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炎热了,还好,附近长了几棵大树,薛从良坐在大树下边,慢慢地琢摩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这附近,就连一只昆虫的声音都没有,本来,这个时候应该是知了的活跃期,但在这里,却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终于发现,一只鸟,竟然呆头呆脑地停留在树枝上。

    “喂,老弟,你一个鸟站在树上干嘛?怎么也不说话呢?”薛从良用鸟语系统问道。

    这鸟是一只白头翁,头上的一撮羽毛都白了,看上去年龄很大的缘故,它睁开无神的眼睛,看了看薛从良:“薛医生,我就等着你了,为了等您,我已经在这里,等了三天三夜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这只白头翁,语出惊人,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你竟然一直在这里等我吗?”薛从良伸了伸手,这只鸟飞了过来,然后落在薛从良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我年龄大了,本想在这棵大树上安度晚年,谁料到,看到了一个秘密,我想,这个秘密,有必要让你知道,因为,你是我们伏龙山的保护身神,为了我的子孙后代的安康,我一直在这里坚持着,等着你,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,告诉你。”这只白头翁,站在薛从良的手臂上,晃晃悠悠,无法站稳,语速缓慢而苍老,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找到这件事情的秘密呢!可是,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薛从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傍晚,我在这可树上休息,忽然听到一个大妈在喊叫,于是,我睁开眼睛看了看,就看到了一个姑娘,出现在不远处……”这只老鸟,在慢慢悠悠地讲解着那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,他听到那位大妈喊道:“蚊子多呀,姑娘,你早点回去吧!”后来,他通过一个鸟人的视野,看到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鸟类的视觉,和人的毕竟不同。它们的目光,可以看到人类无法看到的事情。这只白头翁说在这里,曾经停放着一个巨大的房子,但是,在自然光的情况下,它是透明的,看上去,什么都没有,但如果让鸟类来看,她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,不知为什么,就走到了这里,而且,走进了隔着看不见的房子里。透过房子的自动门,这只鸟看到了里边摆满了各种仪器。花花绿绿的,充满了神奇。

    只见,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,然后在这姑娘的手臂上,推送了一剂药剂。她的精神,好像被控制了,像是木头人一样,慢慢地转过身,僵尸一样地向外边走去。

    到大门口的时候,她扑通一声,摔倒在地上。这时候,这姑娘才行醒了过来。从地上站起来,慢慢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这几分钟,就是李美玉所说的,从视野中消失的三分钟。

    听完这只白头翁的描述,薛从良把这一切都连接上了。原来,这里果然出现了一些歹人的恶行。薛从良好像明白了许多,但又陷入迷惑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把我看到的……说完了,我也该……安歇了!薛医生,我们的后人,就……靠你了!”

    这只白头翁,说完了这些,身体向后边一样,扑棱棱地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弟,老弟?”薛从良把它从地上拿起来,发现,这只鸟已经闭上了眼睛,看来,它已经死去了。薛从良突然感觉到,心中一阵悲痛。

    “把这只白头翁好生埋了吧!”薛从良抱着白头翁,递给了一个小伙子。这小伙子在大树下边,挖了一个深坑,把白头翁埋葬在树下边,让这个还原了事实真相的生命,得以安息。

    “好了,真相我已经清楚了!我们离开吧。”薛从良有些沉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薛医生,我们不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见到的吗?”小伙子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见到的,比见到一个人,都胜过千倍了……”薛从良心情有些沉重,他一方面是悲痛这只鸟儿的死去,另一方面,也在琢摩这隐形的房子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,这一切都是h医药集团所干的吗?他们怎么又有这么多大能耐?居然拥有如此高的科技?这可能吗?

    另外,薛从良也把这个现象,和伏龙山出现的那团白光,进行分析对比,或许,这团白光能够说明些什么呢?如果从这团白光得到什么启示的话,那么,解释这件事,或许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几个人一同走下山去,这时候,薛从良从山下边,迎上来一个人,也说有重大发现……[本章结束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