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69章 草菇的美人世界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两个人目瞪口呆了一会儿,薛从良首先醒悟了过来。刚才的一幕就像是一场梦一样,让薛从良迷迷蒙蒙,他拍了拍脑袋,打了打脸蛋,发现自己是清醒的,同时,自己也是在现实中。薛从良倒是期盼,这些如果是在梦里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就像以前一样,薛从良一觉醒来,发现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一场梦,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,与上次不一样了,薛从良已经是清醒状态了。所以,刚才发生的一切,全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“孔叔,孔叔!”薛从良摇了摇孔圣人,发现孔圣人眼神傻傻地盯着地面,像是被锁定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,良子,我这是怎么了?我睡着了吗?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梦见白先生了,那团白光在这里说话对不对,告诉你,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,确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刚才那家伙在这里说了一大通的话,让我来帮助他完成一件事情。”薛从良还没让孔圣人把话说完,就接着孔圣人的话,说了一大通了。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,你做的梦,怎么和我的一样?”孔圣人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一样,我不是给你说了吗?刚才就是发生这件事了。”薛从良拿出驱邪神针,对着孔圣人就要扎去。这下,孔圣人一惊吓,跳出两步远,这才彻底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想起来了,刚才真的来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给你说了,我得赶紧去找人了,说不定,这事还得找草菇去处理呢!”薛从良不管孔圣人了,一边说,一边走出房间。这时候,真好和乔运昌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对不起,薛院长,我正要找你呢?你这是要出去吗?”乔运昌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的话。还得去看看那个杜老先生,我觉得,他经常疯疯癫癫,胡言乱语,好像要道破什么天机似的,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乔运昌接触杜老先生比较多,所以,听这老头儿唠唠叨叨的说话,比较多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反正,这老头天天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走,反正正好顺路,去看看吧。”薛从良又跟着乔运昌去了杜老先生的房间。

    杜老先生精神矍铄,看上去。在伏龙山保养的不错。他看到薛从良就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终于来了,我觉得,你这医院里,我就喜欢你,其他人,我一概不喜欢。”杜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乔运昌听了这话心中不忿。这人真会说话,都什么玩意,给他服务了这么久,连一句好听话,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谢谢,杜老先生。你有什么要求,尽管给我们提,我们尽量满足你的要求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求,能不能让你的人,回避一下。我给你说句话?”杜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乔运昌两个人对视了一下,乔运昌知趣地走了出去。房间里,只剩下薛从良和杜老先生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要什么话,尽管说,没必要回避我的同事呀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让你看看一样东西。”杜老先生带着薛从良走到他的望远镜那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知道,这望远镜并不是什么真的望远镜,而是一个玩具而已。薛从良叹了口气,觉得,这杜老先生的病,估计又发作了。

    “看,你看嘛,快看!”这杜老先生急迫地想让薛从良去看看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只见,在五公里之外的半山坡上,一棵树下,几个人正在那里商量些什么。原来是五个披风人,带头的那个就是薛从良所说的草上飞。这几个人,在干些什么?

    薛从良转念一想,不对呀,这望远镜怎么可以看到那么远,他不是个玩具吗?

    薛从良走到望远镜的物镜上看了看,物镜确实对着外边的世界,而且,从外边来看,也却是对着那棵大树。

    如果用目视的话,那棵大树下,确实有几个小黑点,像是几个人,在蠕动,如果借助望远镜的话,可以肯定,那几个小黑点就是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没想到,这望远镜真的可以看到外边的世界,它并不是玩具,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超视距望远镜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人,想要干嘛?”薛从良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让你来,就是为了让你判断他们几个要干嘛的?”杜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地上转了几圈,用手指抚摸这自己下巴上的胡子,像是一个智者一样,做了一个手势,但却什么也没有思考出来。

    等他再去看的时候,这几个小黑点,就已经看不到了。看来,这几个人,是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,我已经知道了。现在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,这样吧,等一有什么新动向,你立刻通知我。”薛从良说到这里,匆匆和杜老先生告别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杜老先生天天提供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事情,让薛从良也是心神不宁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个h医药集团的干扰。薛从良心中很是纳闷。看来,如果不及时清理掉这个h医药集团,自己是永无宁日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径直朝山上走去。他需要寻找草菇的帮忙。如果草菇能够帮忙的话,那一切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夏日的阳光,照得山上全都是热乎乎的,草叶子都已经耷拉了下来,这样的天气,真是让人忍受不了,看来,夏天最热的时节,是真的要来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有走几步路,就已经满头大汗,后背上的衣服,早已经粘在了背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按照原来的道路,一直走到生长有一棵重生木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地方,早已经没有重生木了。那仅存的一个重生木,不知什么时候,就没有了踪影。薛从良感觉到一阵落寞。

    薛从良失望地蹲坐在石头上,找了个大树,树荫浓绿,这里唯一的好处是,叶子茂密,看上去,完全像是一个绿色的巨伞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自己扇着风,稍做休息。

    他发愁起来,这可如何是好,这该如何找到草菇的桃花源呢?以前,薛从良就是从这里进入草菇的时间夹缝的,现在好了,这夹缝现在不存在了,当然也无从进入了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来,天气凉爽了了许多,坐在树荫下的薛从良,眯着眼睛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忽然,他听到有人在轻声呼喊他:“薛医生,薛医生,你醒醒啊!你醒醒!”

    薛从良从梦中惊醒,发现,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花团锦簇的世界,自己正坐在一条长满鲜花的小路旁边,而对面,则走过来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这姑娘,飘飘如仙女下凡,笑容可掬,身材婀娜,迈着小步子,像是飘过来的一样。“草菇?我终于找到你了!我怎么会在这里呀?”薛从良喊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时候才发现,自己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置身于草菇的桃园世界了。这里,天气不冷不热,就像是秋天一样,凉风习习,花香真真,这里还有流水潺潺,好一派田园风光。

    薛从良身上的汗水都消了下去,身上感觉无比的舒适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你,在我的门口坐着,我就把你接进来了,外边那么热,进来小坐一下,当然也不错了。”草菇低声细语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世界,真是养人,草菇虽然这么大年龄了,但看去,完全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年,皮肤如同婴儿的皮肤,白皙娇嫩,真是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,我正是要找你呢!只可惜,没有找到入口,而且,外边酷热难耐,只有先坐在地上休息一下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找我有何贵干?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事?……”薛从良居然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啊,我这里有点活干,我一个女孩子家,做不了这些重活,薛医生可否帮我干点活呢?草菇一定感激不尽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来了兴致,正好,给草菇干点活,岂不是更好开口了:“好啊,你有什么活想让我干呀?我浑身都是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喏,那你有几个花盆,堆在树下很久了,我一直想把它们转移一个地方,无奈,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,你来了,正好帮我一把,把那些花盆,搬过来,放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,就这活呀,太简单了:“好啊,这些活,难不倒我的,你等着啊,我这就给你干!”薛从良搓了搓手,准备大干一番。

    这些花盆却是很重,一个足有五六十斤,薛从良虽然满身力气,搬上三四个花盆,还是可以的。但是,这花盆总共有二十几个。全部搬下来,总重量足有一两千斤,在这要是干下来,还是需要不小力气的。

    当剩下最后三个的时候,薛从良早已经大汗淋淋,胸闷气喘了。

    “来,擦擦汗!”草菇从身上,掏出来一只香巾,在薛从良的脸上,沾了沾。薛从良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,突然感觉到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然而,更让他觉得神奇的是,薛从良在搬起倒数第二个花盆的时候,看到了一样东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