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78章 筑天坑静候良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在突破了这些人的层层包围之后,和孔小圣继续朝山上走去,他们是要给草菇和草上飞送饭吃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谨慎地看着周围的是否有人跟踪,一边从小路上慢慢找到通向山洞的路径。经过一二十分钟的路程,薛从良和孔小圣两个人,来到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草菇,草菇我们来了。”薛从良站在洞口,向洞里边喊着。

    当洞里边,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,一片静谧。薛从良向四处看了看,还是觉得奇怪,这洞中,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呢?如果草菇和草上飞在的话,他们肯定早已经出来了呀。

    “草菇,草菇,你们不要吓我啊!快出来,我来给你们送饭来了。”薛从良带着孔小圣,向里边走去。但是,这洞中依然十分安静,可以听到,石头缝里,传来一阵阵水流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站在洞里,仔细地聆听了一番动静,最终确定,这里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草菇,草上飞,你们去哪里了?”薛从良大声的呼喊,他有些焦急,他们如果在这里消失了的话,那到底会去哪里呢?这明显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觉得这件事情,太蹊跷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是好事,还是坏事,不得而知。草菇和草上飞双双消失,他们到底是走出了山洞,还是被人抓走了。这两个人就像是一个谜一样,困扰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薛从良蹲坐在一块石头上。有些无奈地抱着脑袋,他有些后悔不该把草菇和草上单独留在洞中,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。或许是草上飞,临时叛变,带走了草菇,这个可能性太大了。

    难道,草上飞对自己的姐姐,也要不放过吗?

    草菇虽然有重生之术,但是。没有攻击力和抵抗力,一个柔弱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薛从良十分后悔,自己马虎大意。竟然把草菇和草上飞两个人,单独留在了洞中。

    必然是草上飞重新恢复了意识,被中继站所控制,然后把草菇也给抓走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痛心疾首地坐在地上。很是伤心。

    “薛院长。要不我们通知拐子薛叔和我师傅孔圣人,来这里商议一下,看看下一步该如何是好吧。”孔小圣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商议也没有用了,毕竟,这是我的马虎大意,草菇被这草上飞带到了哪里。还不得而知。这种人,真可谓是没有人性……”薛从良说到这里。又重新打住,他觉得,或许这草上飞也是身不由己。当初,他们在相认的时候,这位硬汉子,也是泪流满面,看来,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并非薛从良想象的那般龌龊。

    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,薛从良下一步的行动,就是赶快把草菇给救出来,每耽误一分钟,就会多一分钟的危险。这些人,都是心狠手辣的货,草菇在他们那里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后果的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立刻回去,尽早开始执行我们的计划。”薛从良从地上拎起饭菜的篮子,向山洞的洞口走去。

    在山上,早已经开始了机声隆隆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的计划了。在山上的某个地方,薛从良准备在这里挖掘一个大坑,然后,再把大坑隐藏起来,到时候,薛从良准备来个瓮中捉鳖,看他们再高的科技,也你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孔小圣两个人径直朝工地上走去,“喂,师傅,你这样的速度,挖出一个十米长,十米深的大坑需要多长时间。”薛从良朝这其中一个挖掘机的师傅喊道。

    “简单,我们两台挖掘机,可不是吃素的,我们曾经创造过两个小时挖出一个篮球场一样大的天坑的奇迹,不过,这里是山地,乱世丛生,可能会比较慢些,但是这不出两个小时,我和我兄弟,就可以把这大坑给挖出来了。”这位师傅踩着挖掘机的油门,挖掘机突突突地冒出一阵黑烟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了看那不远处的另外一台挖掘机,车里的师傅,朝薛从良伸了伸的大拇指,表示坚决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在附近,还有另外一拨人正在等候,他们带来了竹篾子,准备等天坑挖成之后开始做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天坑挖到六七米的时候,开始从地下涌出清水来,但水量并不大,不太影响施工作,但是,水在源源不断的涌出来,估计,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,一天一夜,会涌出来不少的水。挖掘师傅们,在天坑的侧面,开挖了一条排水小沟,让这里边的水流,慢慢流出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也有些担心,这样的水流,如果一直源源不断的涌出来,这天坑早晚会变成一个大池塘的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过后,天坑被成功挖掘成功。薛从良看着这个大大的天坑,心中很是激动。挖掘机沿着山路,徐徐下山而去。薛从良为此支付了几万元钱的费用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开始第二轮的作业。百十个人,首先在得填坑的上边,搭建了胳膊粗的木棍,就像盖房子一样,先把主要的支架搭好,这些支架,正可以承担一个人的力量,而不会折断。

    人们站在支架上,开始进行作业。他们把竹篾子像是编制草席一样,密密麻麻地编制了一层。经过一个小时的工作,天坑上边,完全被这些竹篾子所覆盖了,这要是在天色昏暗的情况下来看,甚至看不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天坑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算是完工。薛从良的理想状态是,要恢复这天坑上边的植被。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把附近的泥土,重新洒在了天坑上,由于天坑上边,覆盖了一层竹篾子,当然能够承受二指厚的泥土,泥土上带有青草,这些泥土被覆盖在竹篾子上之后,看上去完全和周围的土壤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等这一切都搞定了之后,薛从良长长地松了口气,这就是薛从良想要的效果。从表面上来看,这里和周围的草地,没有什么分别。从天坑中挖出来的土壤,全部被堆积在了山下,在这里,看不出任何异常现象,就和开挖之前,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天色暗下来之后,这里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草间的虫儿,在草丛中低吟,蝙蝠在天空中低空飞舞,捕食飞虫。

    而在附近的树林间,在大树之间的空隙里,探出了几个脑袋,这是薛从良和另外几个人,他们早已经埋伏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情报没有错的话,今晚,凌晨零点的时候,中继站的飞行器,就要降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挖下的大坑,就是中继站飞行器降落的坐标,绝对是丝毫不差。而这个大坑,就是为这个庞然大物准备的。

    按照薛从良的构想,这东西的重量足有十几吨,一旦降落下来,关闭动力设备之后,全部重量落在这些竹篾子搭成的地面之后,绝对是轰隆一声巨响,然后,这庞然大物深陷这大坑之中,真可谓是大快人心,顺便把这玩意给着活剥了,岂不是痛快?

    薛从良像是看到了的这庞然大物落入深坑之后的火爆场面,心中的得意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埋伏在这里的,不是四五个人,而是四五十个人。出了薛从良之外,还有孔圣人,拐子薛,乔运昌,就连老韩头都来了。当然,老韩头还带着村里的几十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薛从良的医院,几乎是没有什么人了。医院里,全都是一般的护士,和一些病人了。主干力量,都已经倾巢而出了,只剩下薛药香,孔小圣在医院里值班,处理一些日常事务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次可谓是誓死要活捉了这些人,不论他们多么厉害,如果他们失去了中继站,他们还有什么好牛的,不都是人吗?薛从良和他们相比,并不差在哪里!所以,这次行动,一定要胜利,否则真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经验丰富,这次行动,你一定要帮我,协调一下这些小伙子们,他们容易冲动,但是,大家都听你的,你振臂一呼,他们绝对服服帖帖的!”薛从良给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当然要帮你指挥这群人了。你只要负责主攻他们的飞行器,就可以了。”主攻飞行器,是薛从良的主要任务。

    这项任务,对薛从良来说,也是困难重重,兵法上云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而薛从良对这些先进玩意,完全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,所以,薛从良的压力,就在这里。如果事先有个什么结构图之类的东西,那该多好,只可惜,现在这种情况,就像是瞎子摸象,完全不知道对方什么模样?

    “喂喂,杜老,杜老,听得到吗?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”薛从良还在联系着杜老先生。

    杜老先生这会儿,正在医院的瞭望塔上,通过红外望远镜,观看这周围的情况:“薛院长,我这里一切安静,目标并没有出现,现在还没有到零点,你需要耐心等候,拿好我给你的红外望远镜,这东西老贵了,一个现在的价格都一两万元,摔坏了你得赔我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杜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切,这杜老也太小抠了,什么时候了,还关心他的望远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