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82章 吐山火坠入天坑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宝贝都扔出去了,薛从良的跟前,能够打斗的人,也就剩下了一人了。这人看上去是h医药集团的忠实执行者,他怒目圆睁,气势不凡,咄咄逼人,夜明珠没有吸引他,这人的意志力,还是蛮强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最怕这种忠心耿耿的莽汉,没有脑子,不会思考,只是一个劲地效忠某个人,这不是效忠,这是盲从,这是愚昧。薛从良最看不起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哼,看来,你这次是要与我决一死战了?”薛从良的拳头放在胸前,做着防御的姿势,“跟我告诉你,我薛从良一向宽容待人,如果你现在后悔的话,还有退出的机会,留下你们的东西,早点逃命去吧。”薛从良警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这话,有点早了吧。”没想到这人竟然能够说出中文来,这让薛从良大吃一惊,本以为,他们只会什么外星语言,叽里呱啦一串字,没想到,这人竟然中文流畅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,再有三分钟,你就要和这世界说拜拜了,你说还早吗?”薛从良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,拐子薛带领着人们,早已经把飞船中的人,全部都活捉了去。重新捆在了树上,等待薛从良制服了强敌之后,对这些人进行发落。

    去拣宝的两个人,到现在还没有返回的影子,而倒在地上受伤的那个人,还在地上翻滚,不知道是真的那么痛苦,还是装的,反正。嘴巴里还在流血。大概是流血过多,导致体弱无力,无法再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。这一个看似高手的人,矗立在薛从良的眼前,像是要和薛从良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为了抓住战机,薛从良首先出手。他一个霹雳掌,对着那人的脑门,就劈了上来,这一掌。绝对是一招毙命。薛从良推出了五成的功力,一旦命中目标,这人的脑袋。将会使像是一只西瓜一样,瞬间骨碌出去。

    但这人反应极快,他头一偏,右手出拳。迅速把薛从良的霹雳掌给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接触。薛从良右手整个发麻,强烈震动,可见,此人的拳法,功力深厚,一招一式,都有严格的招式,绝非任意出拳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暗自惊叹。没想到。今天果然遇到了高手。

    既然是高手,那就大战一百回合。看看这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。薛从良自从基本学通了地术之后,对这种高手,一点都不害怕。因为,地术之中,有一招式,是见招拆招,同时,薛从良还能够吸收大地的能量,只要薛从良还能够站立在这地上,他的能量就是无穷尽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招毙命的目的没有实现,这人迅速开始改变了攻击方法,开始主动攻击薛从良的软肋。薛从良立刻收回掌法,守护自己的肋部。

    一股猛烈的真气,从这人的体能升腾起来,这人的脸色,突然变得像是关云长那样,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夫?薛从良隐隐觉得,这功夫,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就在这人被憋得通红的脸色的时候,突然,一团火焰,从这人口中猛烈喷出,如同高压火舌,速度极快,薛从良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这火舌吞并。

    “啊!”薛从良朝后跳动了一步,他依然没有躲过这高温的火舌。一股头发的焦糊味,浑身生痛,薛从良的衣服上,瞬间像是泼了油一样,火苗子突突地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慌了神,刚才运出的功力,顿时泄了,攻击力迅速下降到了一成,灭火要紧呢,这火烧的薛从良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这火势凶猛,周围十米范围内全都是火焰。薛从良在火堆中倒地翻滚,以至于头发被烧焦,眉毛被烧没了,嘴唇被烧裂,衣服上全都是大洞小洞,还有被烧糊的味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这还得了,但这山上,从哪里找水还是个问题。只有在一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流经树林的小溪,那里还有潺潺流水,众人纷纷脱了自己的帽子,鞋子,还有从树上摘下来的叶子,去小溪取水。

    但这毕竟是杯水车薪,而且,往返需要二百米的距离,绝对供不上灭火的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没有办法的时候,薛从良突然发功,他不知从哪里来了这么大的力量,一跳数几十米远,一个跟头栽进了他事先挖好的天坑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边的水,全都是地下水渗出,冰凉刺骨,如同井水一般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管他三七二十一,迅速跳了进去,一股清水从天坑中溅了出来。一阵冰冷,让薛从良打了个激灵。这里边太爽了。

    这地方的水,足有两米深。可以把薛从良正好给埋住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看薛从良跳进了深坑中,都放下了心,看来这次算是有救了。但刚才吐火的人,看到了拐子薛一行人。他嘿嘿一笑,朝着拐子薛一行人,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得了了,这人太厉害,我们还是躲避一下。拐子薛向后边挥了挥手,其他几个年轻人,迅速朝后边走去,各自找了大石头,或者大树,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拐子薛必定不是这人的对手,如果正面交手,定然要占下风,但是,现在,也是无路可逃了。

    正当拐子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拐子薛发现了一个秘密所在。也就是说在,这吐火人,绝对会有一个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根据五行相克相生相侮的原来,火势凶猛的人,如果水不能克的话,土过多的时候,照样可以反克。拐子薛想到的这里,顿时找到了问题的根源。

    当这人喷火的时候,必定是站在一棵大树的木头上,只有这个时候,他的火势才会凶猛。看来,他喷火的能量,是来自大树,或者木头。毕竟,木能生火。

    拐子薛悟通了这个道理,他立刻找了一个满是泥土的地方,趴在了里边,这下好了,这人一看周围全都是泥土,竟然真的不敢在向前行走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把自己身上的火势给灭了,然后,从水里探出脑袋来,船舱就陷在水中。薛从良扒着船舱朝里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看,顿时又重大发现。

    他忽然看到,在船舱的一脚,两个人被捆在那里,嘴巴上塞着一团破布。

    啊,不会吧,他千辛万苦找不到的草上飞和草菇,竟然被这群孬种,捉到了这里,如果不是自己多看了一看,那里还能够找得到草上飞和草菇。

    薛从良掏出神枪,在船舱上,划了一个大洞。然后,翻身跳进舱中。割断他们手上的绳子,拿掉嘴上的破布团子,两个人才开始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们怎么被他们给捉住了?”薛从良急迫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倒霉,我们被这群巡山的龟孙子发现了,被他们一并捉了过来,没想到,这东西竟然在这里出事了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草上飞说到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的头发,眉毛呢?衣服怎么成了这样?你怎么被烧得这么厉害?”草菇一看薛从良,顿时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他奶奶地倒霉,外边这家伙,竟然会吐火,搞得我措手不及,烧得遍体鳞伤,现在好了,我跳到外边的水池子里,洗了个澡。”薛从良得意地说到。

    这时候,草菇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香囊,从中倒出了一点粉末状的东西,涂抹在薛从良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只觉得这些伤口有些发痒,想要挠挠,但被草菇制止。只过了两分钟,这伤口就已经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“哇,好神奇呀,这肯定是重生木的功劳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这就是重生木的粉末,我把它收集了,装在香囊了备用。”草菇平静地说到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忽然听到外边的打闹声,才忽然想起,外边的战场还没有彻底地清理掉,吐火的那个人还在。

    薛从良跳到外边一看,吐火的人,正站在一个大木桩子上,准备继续攻击拐子薛。而拐子薛就趴在的一个土坑里躲避。

    天坑里有水,薛从良首先想到了水能克火。薛从良一提气,顿时从提出把功力推到了了流程。这时候,一个重达五百公斤的立方形水体,突然被薛从良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吐火的人,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薛从良运足了力气,迅速把这立方水,推了出去。这立方水,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泡一样,冲击了上去。

    冲击力之强大,可想而知,在加上这人正好吐出火来,水火不容,高温的火,遇到冰冷的水,瞬间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砰的一声巨响,冲天的水雾,窜出几十米高,巨大的水雾,把周围一百多米的距离,全部都覆盖了下来,周围的水汽,如同下雨一般,迷迷蒙蒙。

    强大的冲击力,把吐火人直接撞翻在地。更别说大火了,当然已经熄灭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洋洋得意,这次,看着这家伙还有什么招式。

    当水雾散去的时候,薛从良忽然发现,水雾中出现了五个人。就是之前被薛从良生出各种办法打败的四个人,也出现了。他们盘坐成一个五边形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是五行阵法!”拐子薛见状,立刻警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