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488章 美人用计惑人心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又转念一想,根据一分院的财务报表,他发现,这一分院这段时间业绩还算是不错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当然了,这不会是这郭去病的功力。这是李美玉的功劳。

    自从李美玉被委任为一分院的最高院长以来,她一直勤勤恳恳,鞠躬尽瘁,虽然没有死而后已,但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。薛从良甚是感激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个医院,还有郭去病这样的蛀虫,在医院里什么事情都不干,而且,还得给他发着工资,消耗着医院的财物,真是令人寒心。

    现在,这白淑静突然又带着郭去病来到薛从良的办公室,不知道他们二人又有什么花花肠子要耍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到郭去病的第一眼,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出,脸色顿时变了。正好,拐子薛从这里这里走过去,他立刻喊道:“拐子叔,你一会儿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。”他想通过拐子薛的到来,压制一下郭去病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薛从良的办公室里,就集中来了四个人,薛从良,拐子薛,白淑静,郭去病。

    拐子薛一坐在这里,就已经知道,薛从良为何突然让他过来。看来,薛从良遇到这样一个棘手的人,从来都是这么紧张的。

    “哦哈哈,老同学,搞得这么紧张干什么,我来这里,其实没有什么事情,就是感谢一下我的老同学,叙叙旧情,看你紧张的,又不是来找你借钱,你紧张做什么?”白淑静突然开口说话,虽然玲珑的脸庞,看上去让人陶醉,但因为过去有壹仟万元费用在白白从她这里出去。(平南网)薛从良当然无法放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老同学还这么惦记我,我这穷乡僻壤的地方,有你这样一个名门闺秀来这里。真是蓬荜生辉呀。我们医院的人,都为此而自豪。要不是当年,你在上边为我们开路,哪有我们的今天,所以说。我们现在的发展,也有一份你的功劳啊。”薛从良为了不剥这白淑静的面子,用恭维和讽刺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你这样说,我真的好感激呀,我白淑静对别人,都很少用真心。但是我对于老同学你,我可是真心实意的。现在的官场,难啊,人人都难。当初,你下海,我从政,现在想想啊,到真不如来你这医院,挣钱随意,同时还为人民服务,这才是作为一个医生的生命的意义呀。”白淑静感叹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这话,让薛从良有点摸不着头脑,这人到底想来干什么的?是有求于人,还是想来说说闲话,侃侃大山?这官场的人,说话也都是拐弯抹角,从来不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你有话就直说吧,我这里比较忙,要不,我先给你安排一个住宿的地方,住下来,我有空了带你去游玩伏龙山,你看怎样?”薛从良感觉,这白淑静的话,还有很多,估计要消耗下去,但薛从良哪里有时间和这女人一直聊天,何况,薛从良还是单身青年,和这已婚的妇人,有什么可聊的呢?让别人看了,会怎么说呢?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老同学,真是我的老同学啊,我这段时间,正好有空,如果老同学赏脸的话,我倒是想在这伏龙山,好好游玩一番。”白淑静竟然顺杆子爬,这把薛从良搞的是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“喂,给我的一个朋友安排两个房间,对,一男一女,好的,好的。”薛从良一转身,打通了负责房间安排的人的电话,给白淑静和郭去病,安排了两个房间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于白淑静的突然到来,甚是纳闷。但是,这白淑静又不说出自己的来意,真是令人奇怪了。

    房间安排了之后,服务人员,已经带着他们两个人,到房间稍微休息一下。办公室里,留下了拐子薛和薛从良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白淑静和我的关系你也清楚,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薛从良想看看拐子薛对这件事,有没有新鲜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一直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,但是,从他们的表情上我可以看出,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”拐子薛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他的大烟袋锅子,冒着屡屡青烟,把薛从良给呛得咳嗽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呛着你了。你这一咳嗽,我倒是想起来了。听说,现在当官的,特别的难做,不知道你近段时间,是否关注新闻,动不动就要处理一批干部,不管是职务有多高,官有多大,只要查到贪污受贿,徇私枉法的人,一律清除。这么严的背景下,很多人都丢掉了官职,沦为阶下囚,我想他们这次来,会不会和这样的事情有关?”拐子薛揣测道。

    拐子薛这么一说,薛从良突然醒悟了过来。也许白淑静现在的处境,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听说,他的老公也是什么厅级的高官,所以,她才能够飞黄腾达,趾高气扬。想起当年白淑静开着白色的豪车,第一次来到薛从良的家门口的时候,那样的气派,真像是一代伟人。而这次,白淑静的豪车,薛从良好像并没有见到。院子里倒是停了几辆破旧的小轿车,其中一辆是郭去病的,估计白淑静,就是搭着郭去病的破旧轿车来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拐子叔,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的想起来了,看来,这白淑静的家里,确实出事了。你没看到吗,这次白淑静这次来,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趾高气扬,而是多了一点多倒霉的味道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老同学,没有了过去的王者之气,薛从良忽然发现白淑静老了很多。毕竟,女人是最经不住岁月的侵袭的,以前,白淑静涂脂抹粉的,现在几乎是素面朝天,可谓是令人惋惜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次算是明白过来了,这人啊,不会一直都春风得意,只有依靠自己的本事,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。

    果然,在晚上的时候,人们都已经散去了,薛从良看到,白淑静的房间你里,依然亮着灯,看来,她还是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薛从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想要处理一点医院的杂务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但一看号码,竟然是白淑静的号码,这人不是在房间里休息吗?怎么突然还打来电话了,真是令人奇怪。

    “喂,老同学,还没有休息呀?”薛从良接通了电话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还没有休息,你这会儿忙吗?能不能来我的房间一下?”白淑静小声说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?去你房间?”薛从良听到这句话,就有些热血沸腾,他知道,白淑静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,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单身男人,去一个女人的房间,多少令人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来我房间一下,我有点事情。”白淑静执意要薛从良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那好吧。”薛从良倒是想要看看,这白淑静到底想要搞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办公室出来,经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白淑静所在的房间外边,他向外边偷偷地看了看,怎么像是做贼似的,外边的灯光有些昏暗,虽然还有护士在走廊里走动,值班,但这个时候,大多数的人,已经休息了。

    看没人注意,薛从良轻轻地敲了敲门,房门很快打开了,白淑静微笑的脸庞,出现在门后,轻声说“良子,快进来!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这样的称呼,薛从良的意识,突然之间就回到了三年前,在医学院的时候,白淑静就是喊叫薛从良。那时候,白淑静经常这样称呼薛从良。

    一进房间,只见白淑静好像刚刚洗过头发,她乌黑柔顺的头发,像是瀑布一样,垂在胸前,身上穿一纯白色棉质t恤,下身着一宽松的粉红色短裤,脚上穿着一双房间里配备的桃红色拖鞋。

    关上门的一刹那,薛从良的心,嘣的一下,绷紧了许多。他的心跳,不知为什么,突然开始加速,自己的身体,像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带鱼一样,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良子,你这么紧张干什么,来,坐,这可是你的医院呀!”白淑静走过来,一阵香风扑面而来,薛从良顿时觉得浑身上下,真是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就在说话的同时,白淑静那柔嫩的小手,突然拉着薛从良的大手,示意薛从良坐在房间的小圆桌旁边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他的目光好像游荡在茫茫雪海之中,竟然无处着落,因为眼前的美人,裸露出来的肌肤,美白如雪,她背心式的t恤,衬托得她的身材无比的娇媚,这让薛从良能够直视?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同学,你有什么事情,你就直说吧,我……我可受不了你这样的待遇。”薛从良有些颤巍巍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白淑静默不作声,又倒了杯开水,把茶叶放进了薛从良的杯子里,淡淡的茶香,弥漫开来,薛从良从来没有时间享受这样的香茶,而且,还是由美女浸泡的香茶:“良子,我们三年了,难得有这样的时间,静下来,说一会儿话,有什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薛从良手心的汗,一层层的浸出来。